兰衣魂

静聆心语,淡看成空。音乐及写作爱好者。

【NK第一篇】樱花樱花

(edited)

曾无数次做计划回到H县,总是被各种各样的事情耽搁住,对于诺琪来说,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三月中旬休了7天的年假,本以为终于可以从T市繁快的节奏中得到缓冲,诺琪前一天晚上特意关上闹钟,准备来一个自然醒的睡眠为后面计划的“动物森林party”做足精神上的准备。才早上7点,来电铃声就从床头手机的扬声器里叫了起来。她睡眼朦胧的望着手机屏幕上陌生的号码,归属地是H县。在H县还能记得自己的人应该仅剩独自一人留在那里的外婆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促使她快速的按下了接听键。

“嗯...好...我立刻过去。”

是外婆的邻居打来的,果然出事了。

从H站下车便直奔医院。

“年纪大了就不要再急匆匆的了。”诺琪满脸不高兴的埋怨着躺在病床上笑嘻嘻的外婆。

拿着猫罐头喂家附近的流浪猫时摔了一跤。


为了给外婆拿换洗衣物,诺琪租车回到乡下。望着沿途风景,不禁有些唏嘘,一别就是10余年呀。在14岁时因父母工作原因,诺琪与外婆生活了2年,当时还在念中学的她转学到了H县的乡下。那是这里的唯一一所学校,她还记得学校后有一座小山坡,坡上孤零零的生着一棵樱花树。

初来的两个月,诺琪完全没有交到一个新朋友,这源于她内向的性格,总以一种冷冰冰的面容示人。‘真是太孤傲了’。‘遗世独立这个词是为她而生的呀’。同校的学生们都是这样议论她的。

转机是三月初的一天,山坡上的樱花那年开得很旺盛,却没有太多人去关注。诺琪喜欢着那颗樱花树,孤零零的她与孤零零的树是一对完美的朋友,每天午饭她总是喜欢坐到树下吃。有时起风了,风吹得樱花树唰唰得响,一朵朵樱花旋转着离开枝桠,如同跳起了一曲华尔兹。

我在自由自在的飞舞着...

轻柔地风儿呀,将我送去天际,我想和洁白地云来一个拥抱...

在远方我会遇见...

边吃着手中地饭团边望着漫天的樱花,诺琪想象着那些花的言语,想象着花的窃窃私语。她经常会把身边的东西拟人化,畅想着她们的生活,她们的话语,她们的一切。

“真的很美呀。”像是前不久吃过的棉花糖似的软软地甜甜地声音将诺琪拖回现实。

声音还在继续,“这么美丽的事物,欣赏的人太少了啊,难道因为是市花的缘故...”

诺琪循着声音望去是一位长发少女,穿着同一所学校的校服。看到眼前短发的女生注视着自己,卡修卡轻轻一笑后说道,“你是1班的转校生吧,好像是叫诺琪对吧。”完全的肯定语气。“我是3班的卡修卡,很高兴认识你。”说着伸出了右手。

喏,诺琪微微点着头回应道,伸出左手准备进行身体上的回应,却被一下子抓住了,手心被对方的食指轻轻按了下。

“是礼物。”对方笑着说。 再看向已经被松开的左手,手心躺着一瓣樱花。


前往外婆家不可避免的要经过那所待了两年的毗邻县道旁的学校。一切如初,时光并没有在这所学校留下任何的痕迹,校门两侧的绿化带依旧没有好好修剪过,校名牌匾上的“广”字依旧少着一点,那位会靠着墙打着瞌睡的安全员依旧在打着瞌睡,天空中依旧舞着樱花瓣......

诺琪情不自禁的停下了车朝学校后山走去,她想再去看看那棵樱花树,纵使树下已经见不到她。

那棵樱花树固然还在,那树却并不孤单,树下立着一位长发女人。 到头来孤单的只是自己啊。诺琪呢喃着这句话,停下了继续前行的步伐。一声叹息后转身准备离去。

“是诺琪吗?”一声小心翼翼地呼喊令诺琪诧异的再次朝樱花树望去,是那个长发女人。

女人看见诺琪望着自己,满脸写着“不好意思打扰了”的表情,但这持续了1s,那表情变成了惊喜,兴奋。 “啊啊!真的是你呀,真的是你呀......”女人边喊着这句话边跑向诺琪,随后张开双臂将她狠狠地拥在怀里。“真的是诺琪呀。”

诺琪此时此刻也认出了这位将自己抱得有些疼痛得长发女人是谁了,是卡修卡,是刚刚还在思念着的卡修卡。


“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有多么得想你,每一年三月我都要来看看这棵樱花树,当初说好了,不要断了联系,明明都是说好的,却从来都没有收到过你得讯息,连一封新年贺卡都没有收到,离开的时候你明明都是答应的,一次都没有实现过,太过分了。诺琪真是太过分了!我再也不要见到她了,我再也不要去想她了,我要忘了她所有得一切一切,可梦里还是会梦见,我控制不了,我还是想你,每一天都想要见到你啊。”诺琪看着站在面前的卡修卡朝着自己诉说着,看着她的脸上泪水纵横。

“你回来了,这不是梦吧,为什么你回来了,你现在回来了,悄无声息的回来,我明明已经决定了把你埋在记忆的深处了的,我明明...”诺琪没有在容她继续诉说,她吻住了她。

在快要窒息的时候,这个吻才结束,诺琪将卡修卡轻轻抱住说着,“对不起,我不奢求原谅,但对不起。”


待情绪稳定后,她们又如初遇般站在那棵樱花树下伴着漫天飞舞的樱花聊着再次相遇的话题。

“还会走吗?”

“嗯,假期结束就要回到T市。”

“哦,这次回来是旅游吗?”卡修卡的眸中含着一抹期待的光芒,她期待着诺琪回答些诸如想道当初的某些事情或者是说想到了她而突然想回来的。

诺琪摇了摇头,“外婆受伤住院了,放心不下才回来的。”

那一抹光芒黯淡下去了,但她还是关切的问道,“外婆怎么样了?伤到了哪里?”

“没有,没什么大碍,不小心摔了一跤。”

一阵沉默后,诺琪掏出手机说道,“我们加下line好友吧,这次我一定会联系你的。”

“我已经不信任你了。”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卡修卡还是掏出手机扫了诺琪的二维码。

“那个卡修卡,嗯...虽说这次是突然回来的,过去我真的很过分,其实我也在......”

“卡修卡该走了!”诺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男人的声音打断,她看到卡修卡循着声音望向那个男人挥了挥手,“这就来!”

“那个诺琪,我要走了,抱歉。”卡修卡说完就朝着那个那人奔去,跑到半途中回过头,指了指手机,“这次一定要联系哦!”


直到卡修卡的背影消失,诺琪在回过头来看了看手心握着的樱花嘀咕着,“原来太迟了呀...”

“其实我也在每天思念着你,可是我弄丢了你写给我的地址,我也不知道你去了哪所高中。我没有想要辩解的意思,这都是我的错,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虽然对不起你,但是我还是想要与你重新开始,如果你愿意的话,那这次换我先来,这是我给你的礼物。”太迟了了,迟到诺琪再也说不完这句话了,迟到她再也送不出手心躺着的一瓣樱花了。

樱花樱花

不远处的小山坡上立着一棵樱花树

树下站着一位长发姑娘

她指尖捉住一瓣樱花 微笑着 亲吻 呢喃着 望向前方 忧伤着 望向远方 她看起来期待些什么物 什么人 会是漫天飞舞的樱花 会是那个刚刚走来的短发姑娘 不远处的山坡上立着一棵樱花树 树下站着一位短发姑娘 她手心躺着一瓣樱花 哀伤着 亲吻 私语着 望向前方 凄然着 望向远方 她看起来悲伤些什么物 什么人 会是随风消散的樱花 会是那个刚刚分别的长发姑娘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