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言(一)

lans

凡写篇文章就带政治节奏,还来骚扰人,很好玩吗?

讲实话,撇开观点,这篇文章有点垃圾。浪费我时间,不建议阅读。

10 個自我保護、避免駭侵攻擊的方法(上篇)

信息自由的乌托邦与现实

lans

一直觉得Aaron挑了一个非常明显而安全的方向反对“反版权”。学术发表的现状是所有人的钱都流入出版业,作者要倒贴钱给出版业发表自己的文献,而读者则付钱来买阅读权限,杂志编辑的所有工作都是义务免费的,他们完全不收工资,出版业相当于受了两份钱,还绑架免费劳动力。

相对于这么恶性的出版业界,艺术类的出版业就很良心,收益至少粉红给原作者。

所以我自己是一直对是否应该“反版权”这个问题,感到极其的矛盾。。

港独们不是坏,只是太天真吧

lans
回覆
我的笔名叫J@gearge

所以你一大错误在于,“港独”只表明了立场,勇武派也不只有“港独”支持者。(合着我说了半天的立场和行为分开,你完全不想听是么?

Tim在之前的视频里也谴责政府没有采取积极谈话的态度啊???

林郑欢笑着参加国庆的当天,香港实弹枪击了第一位学生;林郑欢笑着参加了日本庆典,香港当日也爆发了严重的冲突。“高高兴兴”这词是我写的,但我确实是根据国内媒体和日本媒体的照片写的,事实陈述,没有半点虚假。

lans
回覆
我的笔名叫J@gearge

不流血的革命,在史上也并不是没有,只是少,我倒觉得全盘反对之,反而是种天真。

勇武派和习总书记以及林郑特首都不愿意谈话,我并不鼓励只单方面的谴责。后两者不愿谈话,需要付更大的责任,位居高位,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影响很多人,不能只顾贪恋自己权力。整件事出现谈话机会,恐怕也只能是林郑特首辞职,换一位两方兼顾的议员主持大局了。不过目前看来林郑还高高兴兴去各地参加庆典,不太可能自己辞职,所以只能导致香港一日比一日糟糕。

我并不是香港人,我建议at个香港人问一下。

lans
回覆
我的笔名叫J@gearge

原来是这样,1)2)在你眼中不算港独。(我只是试图理清这一点

但是我依旧想说政治立场和采取的行动,并一定是完全相同的。你不能否认3)支持香港独立但是不支持暴力革命 异见者的存在。

Tim Sebastian的访谈我也看了,与众人不同的是,我不认为Tim是中国黑。他是一位中立的记者,他的采访风格很激烈,他也做过至少两期针对“为何林郑不辞职”的分别对不同两政府官员的采访,同样把两位政府官员搞得兔急跳墙。我觉得他这次做Joey Siu的采访,他确实点出了勇武派的无脑。

但是即便对于勇武派,我依旧持“促进谈话”态度,因为谴责没有用,而且反而助长仇恨。

lans

你也不是无脑,只是太天真吧。

首先,“港独”的定义要清楚辨别一下。在这场运动里,有支持1)香港作为民主起点以促进大陆民主化进程的,也有2)单纯希望香港保持民主状态与大陆共存的(这才是一国两制的核心)。而你文中所说,只有激进的极右派,即宣扬用暴力维持民主驱逐中央势力的勇武派。而很多有名的activist倡导的是在一国两制框架内的民主,即1)和2)比较多。

其次,其实很难讲,好或者坏。在许多问题上,有激进有保守,有左也有右。这样搭配一下就有四种人了,更不要说你还要算上他们的行为模式。我很支持双方对话,反对暴力,但是交谈的前提是舍身处地地换角度思考。假设你是一位香港人,你难道不觉得实弹射击自己同学的警察才坏嘛?

其实香港基层警察也很无奈,诚然有借机虐待学生的,很多警察确实是出于情况才射击(因为大脑无法在激动时冷静处理所以选择开枪),所以我支持谴责管理层,和双方中煽动仇恨的派别。香港需要冷静,需要谈判,立场过于坚定,不利于局势发展。

欲求不滿的經濟學

lans
回覆
甘草檸檬@yellowcandle

也有执事咖啡厅啊,还有bl咖啡厅呢。(以及我好像不需要通过日剧了解日本囧本身就住过日本

其实女仆咖啡厅都不算满足性欲囧。

又不是风俗店。。风俗店的话会有更多详细的级别,包括“单纯只能摸”级别的,“不能本番”级别的,“能本番”级别的。一般女仆咖啡厅连摸都不行,能摸举例的话是秋叶原久负盛名的“陪睡屋”,就真的只能抱抱睡觉,膝枕等特殊睡姿要另外加钱。

像是女仆咖啡厅,就是单纯卖亚文化服务我觉得,虽然这个说法也很笼统。但是我还是认为单纯的“萌”,也不用放大到性欲吧。就像追个星,可能是颜控,但是更多跟性欲无关。

lans

我很奇怪的一点就是日本把挖掘欲望这件事情做得如此之过,以至于原本日本是个鄙夷女性的社会,但是在女性市场的开发上全世界领先。女性有牛郎店,女性向游戏,drama,event等等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