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s

一只辗转日德的人偶。主业研究生物。副业研究动漫、日语和心理障碍调节。

这个深夜

發布於

这几日大家关心留学生群体,留学生之间的讨论也未曾停止。

留学数年,在母语交谈者原本就有限的空间里,小心翼翼建立起的亲密朋友圈,在一件事情上,一个问题上,破裂,炸开,粉碎。多年认识的朋友,拨开云雾,显得如此陌生。

我的第一情绪是感到不解,我尝试理解对方的立场,因为对方,可是我的亲友。

“可你不觉得【一个中国最低底线】,同【普天之下,莫非黄土】很类似嘛?”我无奈地摆头笑笑,心想抛出这样的反问,自信满满地以为身居民主多元文化德国多年的亲友,会自己发现疑点。

“根本就是一样。”她坚定地给出了我这个答案,我有些惊讶于她的未动摇。

“所以?这不对啊…因为它反人…”笑容尴尬地停在我嘴边,我甚至未说完,亲友便打断了我。

“并没有问题。”她坚定地吐着每一个字。

沉默的30秒里,我的大脑内部便爆炸起来。

“因为我们有14亿人口,所以我们不能给香港民主。”她继续坚定地阐述她的理由。

就【因为有14亿人口】?所以支持封建式集权?这个理由我前两天还听一个国骂华人网民到处喊,我当时还在心想怎么会真有智商的人信这个狗屁理由。

但现在,我信了。

为了大义,这是儒家传统,为了国家,这是共产理想,中西完美地合璧在此,完美地遮盖了吞噬香港经济辐射效益,压迫别人自由愿望的自私之实。

你若是承认自己自私,在我面前拌红脸,或者疯了到处国骂,我都不会痛苦。

可是,你是我亲友,所以我痛苦,我流泪,我沉默。

请容我在这里,在这个夜里脆弱而哭泣吧。为了压迫统治的复辟而哭泣,为同胞相残而哭泣,为了发展了三百多年的民主民权最终未能在那片大陆落根而哭泣,为了民主高度发达的环境没把民主思想播撒进亲友你的心里而哭泣。

请让我在这个深夜里独自脆弱而哭泣。

因为明日,我依旧会坚强地站出来,支持全人类的平权而高喊民主。

5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