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s

一只辗转日德的人偶。主业研究生物。副业研究动漫、日语和心理障碍调节。

泛谈共产主义

發布於

走出国门后收获到的其中一点,就是当代民主政治下的政治思想复杂度。

与我曾经预料的不同,或许也同国内各位Matter笔者想的不同,海外并不是异口同声的一种思想。或者,我说得更明白一点,自由民主制度并不是所有人支持的。

我举个现实例子,我在参加德语课程时有一回的小组讨论,坐我右手边的比利时人斥责中国人的独裁政权,坐我左手边的丹麦人则强烈认可共产主义制度,坐中间的我则吃着瓜听双方唇枪舌剑。

这样陷入烂泥的政治讨论无处不在,但是当你细细分析双方观点的根本差异时,就会发现争吵其实起于双方认知上的不同。比利时人仇华概念宣传已久,他们看到的是中国国家的现实构成。而丹麦人则是从中国共产党的“共产”两字出发,看到的是这个国家制度的基础理论。

私以为这摊烂泥,才是“民主政治”的本质。所以民主的几大缺陷在于,紊乱,决策耗时,和效率性低下(以及多数暴政之类)。在这摊烂泥中,折腾出对国家有益的政策,是民主党派所努力的方向。

但政治观点的复杂度,赋予了所有人“眼花缭乱”的同时,也给你带来新的思考角度。

我们回过头来看上面例子的争吵,争吵的核心问题在于对于中国现有制度的定义。那么中国共产党,究竟是不是共产主义?中国是不是独裁?以及相关的问题又怎么回答?

针对中国的政治问题,我问过许多俄罗斯人,因为我觉得他们总比我们在共产/社会主义实现上更有经验。其中一个俄罗斯人回答:“你们吵来吵去也没用啊”。一个经历过苏联的俄罗斯人绕弯子回答我:“中国不是原本的共产主义,也不是原本的社会主义”。他的一句话,点明了这个问题的本质,也提醒我许多中文圈政治争吵的起因。

许多人的政治观点争吵,是源于因为他们不懂这些名词,错误使用名词。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这些名字原本的专业性,并未正确普及到群众深层,以及,这教育上的锅,得执政党背。

中国政府近年实施的针对原旨共产主义的讨论会打压,你就可以明白,现今的中国,支持的不是共产主义,至少并非是支持马列的。

我并不赞同大陆出身的自由民主政见者拿马列说话,因为大陆出身的许多人都还没搞清楚马列,就开始仇视马列与共产主义,这样是不对的。

马克思本人的许多著作都只是在哲学和历史学学术范围内提出的。结合当时的资本主义社会环境,《共产主义宣言》是一部对抗当时固化的资产阶级分层的作品。正因为是过去的,其作品必然有其旧思想的局限性,局限性之一在于,它完全没有考虑到阶级变化后的发展方向。

而这个,则是当今中国国家制度存在的一个主要问题:

当一个无产的阶级中的部分人,成为国家权力的主宰后,他们是否依旧是无产阶级?他们又是否能代表真的无产者?

这本应该是共产党人努力的改善方向,从无产阶级中脱颖而出后应当为无产阶级谋利。但我前面也有提到原旨的共产主义,最大缺陷在于从未考虑到【保证国家权力始终为无产者服务】这一信条的维护。任何权力的发展,其原本的方向,都是维护权力本身。而防止权力的变质,防止权力为权力本身谋利,才是政党该做的,才是立宪和改宪过程中应该考虑到的。

然而你反过来看看我国上回改宪做了什么?取消了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

我个人觉得这是历史的倒退,是对马列和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背叛。实际上马克思从未提及“一党执政”,社会主义这个名词起初也只用于经济政策范围的构想。

我想,从制度优劣来说,我依旧更支持自由民主体系,虽然它有这样那样的不好,虽然它的开端同共产/社会主义一样稚嫩,甚至缺陷还比共产/社会主义多,但近几十年内,特别二战后,各先进国家对与民主政治本身的挖掘和提高改善,是卓有成效的,且能够继续坚持来展望未来的。

反观共产/社会主义,原本是人民民主(或者说无产阶级民主)的理念,近几十年停止了前进,甚至在我们时代出现了倒退,其框架正式被侵蚀成独裁政权,真的愧对那么高的起点。

4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