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s

一只辗转日德的人偶。主业研究生物。副业研究动漫、日语和心理障碍调节。

关于神创论的当今考察

發布於

最近在同@开开心心读圣经这位Matters用户讨论到【同性恋是否是天生的】(讨论帖见关联文章),作为一个基因组进化学领域的研究者,从生物学的角度来回答的话,我的结论是【同性恋可以是天生的】。

参与同这位读圣经用户的讨论,是因为【神创论】是我本人一直私下自己搜集观点和资料的一个主题。

我的研究项目基于进化论学说,基本我和我的同事是全面反对神创论本身的,但是我一直不解,为何进化论概念已成为公众共识的现今,依旧还有人支持神创论。(题外话:深感于国内对于大众的进化论学说普及,非常薄弱,所以许多人持有的都是错误的进化观点,关于当代进化论学说的一些知识,可以在本文后记中找到。)

对于【神创论】,我采取的了解方式有:1.阅读圣经,2.阅读相关基督教历史,3.参加基督教会活动(包括周日礼拜,听牧师布道和参加教徒集会),4.与信徒(特别是有基督信仰的科学研究者)们的话题讨论。

第三项和第四项,是我来到德国后开始做的。因为我所住的城市,是全欧洲闻名的基督教区城市,历史可追溯回中世纪。该市内有十个以上的分支教会(因为我去面向学生/外国人的教会招人活动中见到十个以上,但我估计应该会更多),大多数都是以各地区大大小小的教堂为基础活动地点的公教教会,而我深入参加活动和讨论的则是为数不多的一个新教教会社区。关于正教,或者东正教,我只有一两次听俄罗斯人谈起过他们自豪的东正教传统。

在了解过程中,我最为震惊的地方在于,理科的年轻欧洲学生中信仰基督教的不少,而且学数学的特别多。

第二令我震惊的地方在于,年轻欧洲信徒(大多是公教信徒)的集会,并不是坐在大教堂听冗长的牧师布道,而是深夜里唱会儿经流行乐改编过的赞歌,喝点无醇酒或饮料,再听会儿别人分享被主救赎的经历。含酒精饮料则在牧师主持的分享会散了之后可以买,这时候场地完全就变成有信仰的乐队成员们的现场演唱会和大型跳舞场了。

这些经历,在一个党员家庭长大的我眼里,是非常魔幻的,它一夜之间刷新了我对基督教徒群体的认知。

参加了几回这样的大型集会之后,我经由一个结识的新教教徒,开始积极参加年轻教徒们的小型聚会,增加了深入谈话的机会。

我在谈话之后了解到的第一点是【现今的罗马教皇和天主教(即公教)教会是承认进化论的】。几位积极参与教会活动的理科学生,在我询问他们如何看待生物学进化论时,非常急切地想我传达了此事,坚定地说“大家都以为基督信仰是和科学反着来的,但是其实教会一直在支持科学发展”。

我听了之后对他们心中宗教信仰和科学信仰的冲突点,感到不解。

针对这个疑点,我开始追问许多有基督信仰的理科学生。

有基督信仰的理科学生,分两种。一种就是我上文所述,【积极参加教会活动的公教/新教教徒】;另外一种是【声称自己有基督信仰,但基本不去教会的学生们】。

第一种学生里,根据他们对【进化论】和【神创论】的看法,又能分成两类。但是请注意,因为谈话对象被特定为年轻学生,所以【进化论】本身并没有得到强烈的否定和反对。

1). 对于【进化论】认识不够的教徒。

这一人群会非常积极地向我普及“罗马教会承认进化论”,并且在他们的原本价值观体系中,好像并没有发现两者的矛盾点。不过我认为这种自己避开价值观逻辑矛盾点的行为,是非常正常的心理现象。

我有试着用我的专业知识,同这个人群中一位教徒普及准确的进化论概念,包括“并不是所有器官都是完美无缺的,因为进化会出错,所以这种坚持【完美】的神创论是绝对错误的”(详细解释见【注1】)。尝试普及的结果很不成功,最终被对方断绝了联系。我又尝试一两回别的交谈者,排斥反应没有那么强烈,不过他们都表现得有点疑惑,可能会把这个矛盾点抛之脑后。

2). 跳过【进化论】,将【神创论】深推至类物理层面的坚定教徒。

这各分类下的教徒,清楚地明白【生物是不完美的】这一进化论核心概念。为了逻辑自洽,他们将物理学知识掺入了他们的神创论价值观体系,试图解释万物本身并不是由主直接创造,但是主创造了万物的规律(类似于无神论者眼中的“自然的规律”,或者换个单词,就是“真理”)。这一群人中,数学/物理/化学相关学科的学生比较多。

相对与上一个类别的教徒,我同这些学生能有更通畅的交流,因为他们也接受无神论者的存在。

实际上,从进化论学界来看,这样的神创论分支是无法证伪的,因为它完全脱离了生物学本身的范畴,在讨论科学真理的存在和由来。而科学真理本身的存在与由来,目前并不可知,所以只能任凭想象了。

说完了积极参加教会活动的教徒们,我们再来看【有信仰但不参加教会活动】的学生们,即前述的第二种理科学生。

这一类学生中,生物学学生就比较多了,毕竟进化论是生物学学生必得学习的知识,对于其的了解和思考,肯定比其他理科学生更多。

虽然这一类学生中,也存在坚定相信神创论的,但是大部分人都承认【整个神创论就是错误的】,世界并不是由上帝所创造,上帝有可能完全不存在。

他们对于自己信仰与自然科学知识,进行了分类管理。【信仰是信仰,科学是科学】是他们普遍的论调,把科学的认知观,和用于稳定自己情绪的价值观,完全区分开来。情绪化时选择信仰,学习与研究时选择科学。

正因为他们这样的分类做法,使得他们更加宽容地对待许多社会问题,反对传统基督教对于一些特定人群迫害的同时,也积极支持基督教对于个人精神塑造的积极意义。

实际上,在我为这个主题东奔西跑地找教徒谈话后,我自己对于基督教和基督教徒的态度也发生了许多的变化。在开始对话前,我同许多人一样,觉得基督教完全是科学的对立面,作为一个科学研究者,特别是生物进化学研究者,应当抨击所有基督教思想和神创论。

但是交谈之后,我发现除了“完美”神创论违背科学真理我必须要反对之外,【每个人选择自己信仰,是完全自由的】。在交谈的过程中,我也学到了如何尊重对方的信仰,如何进入深度讨论的技巧。

基督教其实也不是迷信宗教,在德国教区生活这么久之后,我意识到基督教于欧洲,特别是于白人群体,实际上更是一种传统文化,类似于中医药在中国人眼中有对也有错的盒子内波函数状态。虽说传统文化固然有糟粕,但也不乏精华,当代基督教会,如同最初的基督教会一样,更多是在鼓励人们聚在一起,交流,分享经历,以及珍惜对方,而不是孤立特别的某些人群。

Netflix获艾美奖的真人秀节目《Queer Eye》中有五位男同,两位自己就是基督教徒,其中一位是负责室内改造的Bobby,他在某一集改造一位基督教徒生活时说道:【上帝,其实就是爱】。


【注】

  1. 针对【神创论】中的“一切生物都是经由上帝创造的完美模型”相关观点的【进化论】学说提出的反例:痕迹器官(现存物种中无用的/退化的器官证据,譬如阑尾)和有缺陷的设计(最为著名的例子就是“食道和气管太近”)


【后记】

鉴于大家对于进化论学说的不了解,我想写一点科普。

首先,当代的【进化论学说】已经不是达尔文时代的进化论了。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达尔文后进化论学说一直在发展,扩充和纠正的。有兴趣的同学可以阅读以下进化论发展历史的英文维基条目。值得一提的是,中文的维基条目到达尔文就结束了,可见我国普遍的国民教育里对于当代进化论学说是不重视的。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我可以推荐一本上世纪70年代的基础科普读物:《自私的基因》,这本书之后进化论学说的框架下还加入了社会行为,微生物,生物发育,不同范围种群的自然选择,非生物分子的遗传等等一系列概念。

关于同性恋的一些胡思乱想和胡说八道之一与之二

3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