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y_Jaelei

我要直面这狗日的生活,直到我燃烧殆尽。

羊圈觀察筆記5|深夜出租車5.1

深夜的出租車就像一條船,既然有緣共渡,那麼我們聊一聊人生吧。

从KTV出门已是凌晨2:00,当我看到等在KTV门口的出租车是一位女司机时,我很安心。

我们谈妥了价格。路正中警察正在查酒驾,我们从一片闪烁的警灯中穿过,掉头。

我主动找她聊天:“开夜班车会遇到很多奇怪的醉酒客人吧?”

她说:“是啊。所以我晚上不跑东边,东边的客人喝醉了更容易闹事,西边的好一点。”

我说起我以前半夜拼车遇到的醉鬼,他不让我下车,还想伸手拉住我,司机见状立刻从另一侧打开了车门,让我下车了。

她说:“司机最怕遇见闹事的,一般都会选择息事宁人。”

毕竟处理纠纷得进进出出警察局好几次,说不定得耽误好几天,他们每一天都需要付出租车的租金,要是被迫闲下来,没人不焦虑,没有收入,但支出每天都在固定往外流。

她说以前遇到过这样的事,凌晨载的拼车客人,一组是两个男人,一个醉得比较轻坐在前排,一个醉得厉害坐在后座。后来又拼上一个漂亮姑娘去民航大巴处。后排醉鬼看着旁边的漂亮姑娘开始动手动脚,伸手去摸姑娘的腿。她没注意到。前排的客人看见了,就让她靠边停车,他和拼车姑娘换了座位。即使姑娘已经坐到前排,醉鬼还不停伸手去捞她,坐在他身边的同伴使劲按住他,并轻声呵斥:“别闹了,你别这样。”到了目的地姑娘付钱下车走了,什么都没有说,也没计较。

还有一次在东郊先载上一个醉酒的客人,又拼上一个漂亮姑娘,醉酒的客人一直骚扰姑娘,问姑娘:“你是一个鸡吗?”“你是不是鸡?”“这么大半夜还在外面晃不在家待着,你肯定是个鸡!”……姑娘全程没说话。司机说幸好姑娘全程没说话,她赶紧把姑娘送到才算松了一口气。我说那我完全不可能这么忍气吞声,肯定就要先礼貌的问候他父母长辈,然后让司机直接开去警察局,大家一起帮他醒醒酒。人家姑娘愿意几点回去就几点回去,愿意不回去也必须行。愿意做鸡做鸭做鹅都随别人愿意。就算她是性工作者,下班了不愿意再接客也不可以勉强人家。司机姐姐不太赞同我的观点,但她并不愿意和客人争辩,我明白她的不赞同在于:第一、她还是歧视性工作者,第二、她不喜欢在她的车上有争执、争吵,容易耽误事。

她又说起,她一个姐妹的姐姐,在北方做性服务行业。做了很多年,挣了点钱,回家找了个男人嫁了,可是那个男人不怎么样,没能力也不上进也不老实,生了个女儿,过一段时间还是离婚了。后来她又去了南方,带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一起做。慢慢的就失联了,家人也不管她,就不知道她去哪了干嘛了。她说北方乡下嚼舌根子厉害得很,走到哪人家都在背后指指点点。我猜大概是太闲了,也太穷了吧,不然怎么可能吃喝玩乐都堵不住那欠抽的嘴。

她随口一提,以前时常一边跑车一边帮楼凤招揽客人。她说出来做楼凤大多数是年长的阿姨们,年轻的女孩子几乎没有。而我在KTV见到的大多是年少无知的少女,有的被欺骗,有的被强迫,有的被诱哄。这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被社会成功人士们当做货品一样挑选玩弄,还要嫌弃她们浅薄虚荣拜金无知。

我俩拐上了大道,道路笔直路灯明亮,几乎没有车。

路边有个穿着粉色连衣裙的女士要打车,司机姐姐往路边开,在女士前面五米左右停了下来,停下后她又突兀的往前猛开了一点,我从后视镜去看那个打车的女士,她站得有点远。又看了一眼才看到我们右后方绿化带边上倒了一辆红色的电动车,一位男士正在狂怒摔钥匙踢车。原来这位男士占了机动车道,我们刹车时他离得太近追尾了,他摔倒了。

她犹豫了一瞬,加了一脚油,飞快离开了现场,她说这位男士看起来太可怕了。作为一个女性司机,在深夜的街头面对一位狂怒的男士,的确有些吓人。离开后我還是有点担心在那里打车的那位女士。

到了路口,我让她不必把我送到小区门口,在路口她方便掉头。再往西走几乎很难有客源了,而在小区门口掉头还需要绕很远。我看着她很快掉头走了。她的朋友约她去吃汤饭,就在附近不远处,她赶着去赴约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