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y_Jaelei

我要直面这狗日的生活,直到我燃烧殆尽。

燕山遊記1|法事

往生極樂

受人之托,在色拉寺做一场法事。

大厨房师父和养老院师父特别叮嘱:1、不要忘记或忽略坐在边角的小喇嘛们。2、看好自己的包。

早上一起床就开始下雨,越下越大。出门的路口就堵了十几分钟,于是到色拉寺停车场的时候已经9:52。再走到养老院厨房,刚刚好10:00。格桑师父不在厨房,门大敞四开,里面放着轻快的音乐,格桑师父的电话常年打不通,我也就不费那个劲打电话找他了。我在外面拍了拍照,看了看佛堂门口的壁画和门廊的绘画,和带白手套的小胖黑狗聊了会天,格桑师父从对面楼上下来了。他说明天养老院有念经,他去和每个师父都说一下,免得他们去办别的事情了。

喝了两杯甜茶,格桑师父说有个阿佳给我准备了一件褂子和一个藏式小包,答谢我对养老院厨房的大力支持。我不知道怎么拒绝,就答应下来了。东西还在阿佳那里,格桑师父说他有空了去拿回来,再给我。

格桑师父帮我准备了四条哈达,带我到大殿的厨房,负责管理善金的喇嘛很年轻,汉语说得很好,还算有条有理。写完名字,付完给厨房的餐费善金,换完零钱,格桑师父带我去念经的大经堂看了一下,他给我简单说了一下流程,然后他回养老院厨房做事去了。


我去二楼佛堂转了一圈,回到一楼,又去坝子里等着到时间点。

大香炉煨起桑,青烟弥漫在坝子里,经堂里吹起了法螺,低沉沉的重音回响在大殿上空。我还在玩手机,一回头,我周围已经全是披着大斗篷的喇嘛们,一片喇嘛红。 11:30喇嘛们准时进入念经堂,一片涌动的红色斗篷海,他们都很安静,在台阶上脱下鞋。高阶的喇嘛过来时,他们安静的退到两边,微微鞠躬等他通过。


我去问过大厨房的喇嘛,他说倒也不必安排一个小喇嘛帮我,我自己可以搞定的。于是我回到经堂,坐在布施人的长凳上。布施人坐了一整排。

大喇嘛领导念经,小喇嘛们跟着念。藏语念经,声音高低起伏,像是训练有素的和声,很有韵律。人在这个环境里,会不由自主心静下来。

很有意思,几乎大部分佛堂没有手机信号。不能玩手机,只能安静听经,即使一句也听不懂。

突然小喇嘛们站了起来,飞快的跑了出去。我还在张望他们在干嘛,他们又回来了,端来了满满一盆碗,挨个分发给布施人。再一会,他们用特制的桶拎来满满的酥油茶,开始从正中间一排开始倒茶。他们跑得飞快,身姿矫健灵活。很快就到布施人这边,我跟着喝了一碗酥油茶,味道不如格桑师父打的茶浓、柔和,这个茶有一点点尖锐的味道。

再过一会,小喇嘛又来发了一轮小塑料袋,每人发了很大一颗酥油人参果饭团。一个大喇嘛开始训经,训完经,全场开吃。大家都吃得特别快,三下两下吃完,喇嘛们又开始念经了。

中老年喇嘛们开始捧着佛教用品去敬小活佛,一个布施人大姐走去大门口拍照,我也跟着走去大门口拍照,拍了几段小视频,拍了好些照片。一个老喇嘛招呼我把哈达拿出来,然后领着我和其余布施人从正中间一排开始布施。


我给每人十元。有人给五十、两元、一百、五块,各凭心意各自不等,还有个姑娘带了一大包佛珠佛牌之类的,每个喇嘛会往里面吹一下。

我牢记格桑师父的话:不要忘记边角的小喇嘛们,有些喇嘛坐在前后两排喇嘛的中间夹角,可能是前排喇嘛的徒弟,紧跟着师父。

小喇嘛们都安安静静的跟着念经,如果旁边他们的伙伴去干活了,他们会示意布施人不要漏掉这个人,如果多给了他们会退回来。我在帽子上放了善金,又给坐着的小喇嘛给了,他发现我给过他的帽子时,他又隔着人群递了回来。

一条走道需要走到佛前再折返回来,要布施给每一个喇嘛,钱直接放在他们手上。先把左面的布施完,再布施右面,大家都走得特别快,钱刷刷刷放在喇嘛的手上或者斗篷窝窝里,我觉得我完全跟不上速度,索性也不着急了,后面的人着急的话自己走到我前面去吧。我就慢慢来。

事先准备了给小活佛的额外供养钱,结果走到面前我忘记小活佛坐在哪里了,带着我的老喇嘛不会说汉语,只是把哈达递给我,让我给某个喇嘛,我都昏头了。佛堂左侧全部布施完我一摸钱感觉不够了,结果右面布施完还剩了一沓子~

在布施途中小喇嘛们又去添了一回茶,发了面饼,他们双手拎着桶到胸前,跑得特别快,茶一点都没溅起来,还能灵活避让笨拙的我。

布施完去拜了佛,回到大厨房,把剩下的那一沓子钱给了管善金的喇嘛,管家喇嘛又给我给了一大盒甘露丸,一些药丸,金色的哈达。善金喇嘛特意给我说明了一下药丸的用处。

走出佛堂,走到坝子里,天空有很多云,阳光很灿烂,在太阳的周围形成了一圈漂亮的日晕。


在主干道上,朝拜的人熙熙攘攘,正向着大经堂走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