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y_Jaelei

我要直面这狗日的生活,直到我燃烧殆尽。

羊圈观察日记3.2|保姆日记2

發布於
她仍在寻找爱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客户寄了几个内陆芒果,形体憨壮但味道普通,不由得对比起之前在边境买的小绿芒果如何美味,再又谈起了那个时期的保姆——丁女士。

丁女士五十来岁,老公在一家餐具清洁公司做会计,两个儿子在老家已经结婚生子了。丁女士是个很爱俏的中年人,只是限于自身审美,每天打扮得农村妇女级别的漂漂亮亮。丁女士做菜不怎么样(难吃),只有番茄炒蛋做得非常好吃。

同事从边境带回来了芒果,丁女士很想吃,一直问:“这芒果味道怎么样呀?这芒果好吃吗?我可以吃吗?”但同事不想搭理她,最后她偷偷拿了几个走了。

同事又买了大杏子放在房间桌上,她也是一直想吃,有一天终于下手偷偷拿两个走了,同事问她,她死活不承认。

同事种了一盆芦荟,她悄悄拿剪刀剪了几片叶子敷了面膜,依然是死活不承认,说是芦荟叶子掉了,于是她拿走了,可是剪刀剪的痕迹很明显呢。

某天吃饭,丁女士很神秘的说:“哎呀,那天晚上很晚了,同事XX给我电话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呢。”我们都很震惊。虽然知道她也许只是说同事打错了电话,但就此我们嘲笑了同事很多很多年,每次一提这事,同事就很激动:“我怎么可能给她打电话,我瞎了吗?她是不是有病?”然后辩解三百字痛骂丁女士五百字。

丁女士交了一个男朋友,那个男朋友比她小十来岁,和她老公都在那家餐具清洁公司,住在我们公司附近。正好她老公喝酒喝到胃出血,回老家做手术休养了,于是她坚决不允许老公再回来上班了。她儿子打电话要求她回去照顾,她要求儿子先付给她三万元,否则她不会回去。她每天打电话去骂儿子儿媳,像是骂杀己仇人,日妈操爹的脏话连篇,一度骂到儿子儿媳要离婚,儿子也贱兮兮时不时打电话过来挨骂,倒是一对好母子。

公司司机酷爱钓鱼,十一前夕,司机钓到很多鱼,养了一洗衣机,于是给我也送了五条。我做了一道鲫鱼豆腐汤,用了两条鱼。还有三条鱼一直养在厨房菜盆里。某天同事一个人在家吃饭,丁女士自作主张把鱼杀了,照我的菜谱做了一锅鲫鱼豆腐汤,同事说腥气得很,根本吃不下,吃了两口就走了。十分钟后等他回来拿东西时,发现丁女士连人带鱼都不见了。她已经端着鱼去男朋友那里献宝了。

老板从家里带了螃蟹飞上来,丁女士说从来没吃过这些,从来都不爱吃这些,蒸螃蟹点数时又特别在意,她也不是要自己吃,只是时时刻刻心怀男朋友,想带给男朋友吃。

但凡我们吃点什么好的,她永远想着男朋友能不能吃上,能不能分给她男朋友一点,于是我们好吃的时不时就会消失,或者消耗特别快,没吃两下子发现什么都没有了。

因为会计牛女士也在丁女士的男朋友、老公同一公司兼职,她无意中说起,丁女士对男朋友还是无微不至的,关心他的饮食起居,时不时给男朋友打扫卫生,监督公司给他留饭,主动给他送饭,关心他是否按时吃饭。

虽然丁女士工作那么糟糕,但在我们另一位特别会做人的同事主持下,给她发了一万元年终奖。她拿到奖金后就跑了,过完春节半个多月后打电话说不来了。她从我们公司离职后,就去了男朋友公司做库管,但是她总是当自己是公司大总管,谁的事情她都要管要指手画脚,只有自己的事情从来做不好。牛女士过于会做人,总是小心的捧着丁女士,于是丁女士更加得寸进尺的指手画脚,连老板家事都想管一管。老板真想让她做点什么,她又特别不乐意了。我总是觉得,会用这种人会惯着这种人的老板,也是很奇怪的人呢。

丁女士辞职第二年我们组织公司旅游时,牛女士从那边公司请假,于是丁女士知道了,她有点气不平,也不知道离职那么久了怎么还觉得我们需要带上她,或者后悔当时不应该离职,嘴里嘟嘟囔囔了好一阵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羊圈观察日记3.1 |保姆日记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