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林子深處的血

Lancelot

可以感受到破四舊是您不太熟悉的題材,一去到那一段,文風就截然不同了,人物也變得扁平了起來,讓我覺得原本那種略帶一些神秘色彩的氛圍一下子被抽走了呢⋯⋯

其實我還蠻期待您把小仙兒和她的薩滿儀式寫下去的欸,薩滿的泛靈論本身就有一種奇異的引力,「比起人,她和動植物的關係更好」這段,還有小仙兒怎樣打開小櫻靈性的一面(會有這樣的情節嗎??),如果能多寫一些就好了 XD

由 IPN 聯繫起來的中文世界優質播客群 | 播客考據學 Vol.1

Lancelot

感謝補充!畢竟是以 IPN 作為線索的,還有很多很棒的播客沒有列在裡面,我以後會想另一個題目來試試考據它們的。另外,在我做這個圖的時候《不可理論》還沒有上線,所以那時沒有畫進去

Lancelot

我也一樣是在這些情境下聽欸,對我來說是一種李如一最近的一期《一天世界》裡面說的『what’s on』的感覺

Lancelot

我很長一段時間都不知道 podcast 和收音機有什麼區別,直到為了聽《一天世界》而第一次用 iPhone 裡的「Podcast」這個 app

Lancelot

說到見面忽然有點膽怯...哈哈,其實我沒有他們中任何一個人的 contact,目前也只是在觀察而已...

親愛的創作者:Matters的新年紅包,你們收到了嗎?

GFW 與自由

Lancelot

自由主義者也是很大一群人,有人關心這個,有人關心那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我同意您,爭取或維護自由和為人的尊嚴,在我們這個時代的確是一個需要很多思考、努力跟行動的事情。

Lancelot
回覆
gameicc@thisisagame

我理解您的意思,的確,「大陸的民主法治和你認為的民主法治不一樣」。譬如,「統治階級」是誰,為何要有,如何產生,它的 legitimacy 從何而來,法律又應該如何產生,為何要這樣設置等等⋯⋯我覺得我們在一些前提上有不同的預設

Lancelot
回覆
gameicc@thisisagame

我也無意於為任何政權唱讚歌,你所說的「殘酷現實」,我也沒少見。所以我也沒有點名任何一個所謂「先進國家」,從頭到尾,我都是在闡述,我相信的價值觀。

民主和自由的實踐的確是新東西,從啟蒙運動到現在不過數百年;事實是殘酷的,這個星球上還沒有出現真的能「終結歷史」的民主和自由;但是,「現在會受到懲罰」,正是因為一次又一次的民權運動推動的立法呀,這正好說明了民主的作用,和那些人相信手上的自由應該是無條件的。

我們讓渡部分自由組成政府,目的是保障我們的總體權益,以及讓政府作為一個管理機制,一套規則,讓不同的族群可以參與和自己有關的公共事務(事實上政治和每一個人都有關),協調、博弈。

極端一些說,如果國家拿走了我認為應該無條件屬於人民的自由,並且大部分公民無法妥協,那麼依然按照社會契約論來說的話,人民有一件終極武器——「終止契約」的權利。當然,這個過程,有的和平,有的暴力,但理論上(並且實際上發生過)這是一個選項。

我們可以爭辯(這也是自由),代議制、選票、現在的民主制度施行的方式,是否最好的政治參與方式(這事在歐洲這正在發生),它和其他有著不同傳統的地方如何相適應,但專制永遠不會是一個 better choice

Lancelot
回覆
ken@sanpighq

另外,也是我的理解,依據這兩條法律,他們必須先證明被屏蔽的網頁,被刪除的言論,威脅了中國的網路安全或觸犯了刑法,即是犯法在先,處罰在後,GFW 顯然也不滿足這些。

Lancelot
回覆
ken@sanpighq

多謝補充,但「针对在国家状态下的这部分自由,隐含了由社会契约让渡另一部分自由的前提,因此是有条件的。」這一句,我不認為「因此是有條件的」。我的理解是,讓渡後,剩餘的那部分自由(姑且認為可以這樣分割),依然是無條件地為我所有的,如果要剝奪之(例如監禁),必須要有很充分的理由和社會全體公民以某種形式授權(例如法院傳訊或警察根據明確條文逮捕)才能執行。當然了,法律條文本身是否有問題,又會是另一個話題。

Lancelot
回覆
ken@sanpighq

你提到我的父母,我父母開始用電腦上網的年代,沒有 GFW。大約十年前才開始建的。請問,哪條憲法,哪條法律,說了我們從建國的時候就只能訪問部分網路?如果沒有,那麼就是說,自由訪問網絡一開始並不屬於人民讓渡出去的自由。如果後來立了法,它經過過人民的質詢、同意了嗎?沒有經過這些就剝奪了我訪問網絡的自由和言論自由,不是侵犯自由權是什麼?

Lancelot
回覆
ken@sanpighq

就這句話來說,不矛盾啊。自由是無條件的,才能拿來去交換。即使在國家狀態,那沒有讓渡出去的那部分自由也依然是無條件地屬於我的呀。而 GFW 並沒有經過前面所說的社會契約,它直接決定了我能有甚麼自由。

Lancelot

純屬個人理解:

引用洛克的一句話:In the state of nature, liberty consists of being free from any superior power on Earth. People are not under the will or lawmaking authority of others but have only the law of nature for their rule. 

在自然狀態下,人不受任何立法者/政權的意志控制,這是一種自由的存在狀態。

當人組成社會,人通過讓渡部分個體自由來交換到一些東西(見盧梭《社會契約論》),例如安全、溝通和協作之可能,等等。這是一種得到各持份者認可的社會契約,於是「自然自由」演變成「社會自由」或者「政治自由」。即洛克說的,In political society, liberty consists of being under no other lawmaking power except that established by consent in the commonwealth,這裡暗含的前提就是,人擁有自由,才能有「讓渡自由」之可能。

如果自由從一開始是被一些人有條件地給予另一些人的(譬如過去的奴隸主和奴隸),那麼被給予的人就是原本不擁有自由;如果這些人原本不是「有自由的主體」,那麼就不存在基於自由意志,去獲取信息,作出判斷和行動這回事;如果這些人的判斷和行動不是基於自己的自由意志作出的,亦無法為他/她的行為的後果負責。

所以,「人是自由的」是現行的社會契約之條件,它本身不能帶有附加的條件。

Lancelot

謝謝你的長篇回覆,我也覺得,現在好像不太有人關心「正確」和「正義」了,身為雞蛋,卻總是用高牆的視角來思考,有時想想是挺可悲的一件事

西北農村愛情故事:就算再卑微,卑微到塵土裏,也不會平等

Lancelot

很遺憾看到你和那位女孩,似乎從始至終都沒能了解彼此...祈禱你最終能夠找到自己如做菜一樣的生活方式吧!

更謝謝你誠實的文字,昨晚聽梁文道先生採訪作家阿乙說到的一句話,也想送給你,他說阿乙的「長處和缺點都同時不加修飾地呈現在他的作品裡,他是一個難得的真誠的作家」。我想他在這句話裡說的,不僅僅是為文技巧上的長處和缺點。

雖然梁先生評論的是小說,但我在你的自述裡看到同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