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的幽靈
工作中的幽靈

(我飄~~~

人對於吃的定義為何?《吃-食》

米其林的餐點,是否真的是美食界中的最高點?人類的味蕾可否一再的突破極限?

聞到了淡淡香味,令人垂涎三尺,卻又被死神虎視眈眈,無法從座位上站起。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我望著那豐盛的營養午餐,在看看黑板前那眼神充滿了殺氣的死神大大⋯⋯算了吧,再等一會兒。

拖延了一大半的時間,終於等到了一天之中最重要的一餐——午餐。我打開了放在我手邊靠近桌角的便當盒,裡面的飯菜看起來還算可以接受,擁有各式各樣造型的胡蘿蔔,讓人看了便食慾大振的烤豬排以及一些廉價的飯菜。我將胡蘿蔔一口塞進口中,但廚工媽媽似乎多放了一匙鹽巴;在嚼了一片烤豬排,但那味道真是虛有其表,與垃圾也只僅差了一線之隔。我以比樹懶還要緩慢的速度將剩餘的飯菜吃下肚,口中還不斷碎念了幾句,旁邊的同學聽到了我吃飯時碎念的內容,便也開始嘲笑我是多麼的窮酸。

這是一間貴族學院,每個人在學校的地位都是取決於家世。我便是這間學院地位最低的人。每天不是吃廉價的食物就是吃一些難以下嚥的垃圾。中午午飯時間又到了,我將食物接二連三的塞進了嘴巴內,隱約嗅到了一股酸臭味,想必那自以為高高在上的廚工媽媽又給我的這一道菜添加了些什麼吧!每次都聯合一些同學來霸凌我。

「真想殺了她。」

真是一個好想法。我努力的把可以被媲美為垃圾的食物想像成了世界上最美味可口的美食,但我的胃卻傳出陣陣諷刺。抬頭放眼望去,班上同學吃東西的嘴臉,讓我不禁乾嘔連連,實在是有夠噁心,甚至比我現在吃的「美食」還要難以形容的噁心。

過了一個禮拜,還沒到午餐時間,我便走進了廚房,拿了一把鋒銳無比的菜刀,緩緩走向了廚工媽媽,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我便將她推倒在餐桌上,把憤怒化作為力量,將刀子一次又一次的反覆穿梭於她的腦子及腹部之間,血液噴濺,當下我只能將心裡頭的千言萬語濃縮成一個字,能夠使我歡笑不止的字。

今天的湯實在令我為之驚豔。

不知為何,那些貴族們一看到那碗湯,便尖叫連連,彷彿湯內混雜著什麼髒東西,可能是因為他們的美食品味比我低了很多吧,這湯,清爽回甘,像極了嘴裡開出一朵朵的玫瑰花,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在我的身體裡迴盪。

時間飛快消逝,警長和偵探來到了學校,將廚房封鎖,個個面露難色。隔壁二班的人也都跑了出來,探頭探腦,竊竊私語,互相評論著廚工媽媽以及這次的案件。真好笑。我不小心笑出聲來,卻被偵探瞧見了我的笑容,因作賊心虛,我便趕緊溜到頂樓躲避風頭。

頂樓的風是真的涼爽,穿過了髮梢,吹到了我的心頭,陣陣寒冰刺骨。我轉過了頭,偵探早已站在門旁注視著我,還給我一個諷刺的笑容,引得我心中又疼的發痛。

「看看我手上拿著什麼?」偵探拿著一顆被塗的鮮紅的馬鈴薯及一顆橘色的馬鈴薯。

「呃⋯⋯」我不禁思考著。

「洛提娜同學,請回答我的問題。」偵探又再追問了一遍。

「不就兩顆石頭嗎?」我嘀咕著。

接下來,偵探說出了讓洛提娜感到理智斷線的發言。

「妳是兇手。」

「不⋯⋯不可能!你怎麼知道?哈哈哈!是我殺的沒錯!哈哈哈⋯⋯哈哈!」我瘋了似的站上了頂樓的最高點,唱著歌——

「世界上的人都是垃圾~跟動物的排泄物也差不了多少~可悲、可惡、可恨、可憐,只有食物能治癒我的心靈~人啊都是一群臭垃圾!」她對這個世界感到十分地絕望。

我由上往下跳,身體畫出了世界上最美麗的圓弧線,持續墜落,但我仍狂笑不已。

一個月後,警長詢問偵探:「你怎麼知道是她殺的人?」

偵探回道:「她是個色盲,她喝的湯是廚工媽媽的血,但她卻看不出來。」偵探慵懶的說著。

「⋯⋯」警長險些將喝進嘴裡的咖啡吐了出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