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隔離的畢業典禮

#Taeny #同人

開始在家上課以後,常常會做夢。

當睡眼惺忪的時間可以更肆無忌憚增加時,坐在電腦螢幕前面,的確會比在教室裡還更恍惚吧。有些同學說為了要增加儀式感、不想穿便服等原因,也會正式地穿起制服襯衫或套上運動服。

金太妍卻常常穿着紫色睡衣。

老師隨機點名同學打開視窗來回答,螢幕一角亮起了紫色小色塊,美英難得地抬起頭來靠近了螢幕一些。她在裡面平穩又有點模糊地回答著問題,這次是上次英文小考時很多人都寫錯的一題。

之前在學校,總是期待同學們互相交換改考卷時,抽到她的那張;即使隨之而來的擔心實在無法掩蓋:自己紅筆畫在紙上的力道、9與3彎起來的線條、她的鉛筆線下塗改過的別字、她將考卷對折起來卻不一定平齊的摺痕,這些事情總是溫馨中又帶有恐懼,甚至令人在閱卷以後簽上自己的座號也相當遲疑。

當然,以全班人數來看,要剛好遇到這樣的機會也是不可多得的,疫情以後更是如此,現在大家都用手機翻拍考卷以後請老師直接改題,累的是老師、寂寞的卻是自己。

所以才會在盯著螢幕一整天以後,終於闔起的眼皮底下,卻是畫面最豐富的時候。

首先是兩人一起莫名其妙地來到一處草原,似乎互相牽著手,她斷續地說了些什麼?事實上她們很少這樣在外面牽起手來,醒來也覺得奇怪,但是整體感受是無憂無慮的。

反而是回到教室裡的場景更彆扭一些,座位是照身高排的,兩人並不算差很多,可是這裡卻能讓美英清楚地見到金太妍耳後,髮尾末梢順著耳朵輪廓柔軟地垂下,隨著她脖頸的方向流轉著再收起;這是一段完全訴諸形體而失去語言的段落,她也從來都沒有回過頭來。

有幾次卻是很吵鬧、熙來攘往地,全班在演講廳裡集會的場合,在這平常的空間裡,大家傳著班上某人對隔壁班同學告白後失敗了,大顆眼淚正不住地流下。其實也完全是別人的事,金太妍卻從路隊的另一端艱難地向她走來:「美英,不要哭。」「我沒有哭啊,又不是我失戀。」剛說完就醒了,因為聽到自己講話的聲音。

偶爾也有僥倖,是她打電話來。與現實相合的時間點,她在手機裡說,雖然跟現在上課很像,可是妳想不想開視訊啊?妳看我們都停課多久,我就多久沒見到妳耶~妳在家裡都在幹嘛?一定沒有很認真在上課吧,我很想妳是因為我知道妳一定也是--停、快點停下,在這些、不可思議的、話語背後……!美英在醒來之前,就已經發現那是夢了。

她們已經,很久沒有與對方說話了。

一切是開始於疫情之後,還是之前就有一點跡象?其實也已不可考,要說後悔的話,卻也不願意承認。一邊懊惱的同時,一邊在夢裡跟她去游泳,現在不是都封起來了嗎?金太妍還翻過圍欄,轉過身要拉她。「不要這樣啦,」我們不要這樣比較好啦……

手機的訊息燈號亮起,是班長傳到班上LINE群組的公告,今年高三的畢業典禮取消,畢業照和畢冊,之前都已經拍好和印製了,所以不受影響,各位再留言統計一下數量吧。

+1、+1 的訊息一陣陣地出現,畢冊有什麼好猶豫的。黃美英也打開對話框輸入著,一按下送出卻傻住了,剛剛不知道是哪裡去碰到,本來以為引用的是班長的對話框,卻按到金太妍在幾秒鐘前剛送出的+1 ,她的空格淺淺地與自己的數字包含在一起,即使有訊息收回功能,「Tiffany🎀Young已收回訊息。」這一行字,看在邊緣的「已讀7」眼裡不是更不知所以嗎?猶豫的同時,自己的對話框也漸漸往上移動,最後還是決定放棄動作了。

接下來,像打破什麼魔咒一樣,逐日連續的夢境戛然而止,之後就再也沒夢過她,躺下、醒來、換衣服、開電腦準備上課的公式流程,無味地持續著。

如果畢業典禮取消了,下一次看到她是什麼時候呢?考試的時候誰有心情管她,而且也不一定同一間考場吧!未來同間大學?更是遙遠到連想都好笑。出門買東西巧遇……這種大家都得關在家裡的時期還是算了吧。啊,年底的時候誰生日,到時候大家會想辦法一起慶祝吧,到時候、到時候就可以了吧……,原來,原來自己已經沒有任何可以見到她的藉口了嗎,已經不會再有這種場合了嗎……怎麼那麼不小心,忽然就變這樣,又不是故意的,為什麼為什麼……

隨著原定畢業典禮的時間漸漸來臨,美英每天晚上睡著的時間卻越來越推遲。還不如早點睡著呢,清醒的時間越長,就越難以避免讓自己想起以前的那些夢境,讓人躲在棉被裡更加焦慮。

一直到線上畢業典禮那天(校長預錄了影片,因為學校所使用的系統沒辦法負荷所有高三生同時連線。看完影片後,畢業證書會掛號寄到每位同學家裡,請一定要記得收。)美英直接錯過上線的時間了,半夜醒著的時間實在太久,沒辦法在剛看到窗戶隱約透出白光以後就醒來吧。家裡其他人出門上班,手機沒電了,同學和老師們都打不進來,也只能錯過了。驚醒時又急又氣,但想想也只是看校長的影片、聽別人致詞,似乎也沒什麼好惋惜的。

她恍恍惚惚地起身站在窗邊,隱約覺得自己的夏天和青春正被無所謂地傾瀉,以前的努力又算什麼呢?考上市區裡還算不錯的學校、爭取能夠有許多發揮的校際比賽,這些高中生傾注的當下,卻是大人世界裡的年復一年,過去為了想證明自己而做的那些事,到底是逞強還是運氣不好呢?已經擁有的事物,卻都趕不上此刻所疊加在心裡的重量,像是已經注滿水的玻璃杯,上方的水龍頭卻還不節制地沖灌……

就連重新充電的手機,也在浪費般地不斷震動……咦,竟然是真的有電話。

啊,怎麼是她。

「……」

「幹嘛?」

「妳怎麼沒有上線。」

「就來不及,所以想說算了。」

「反正妳就不想參加我畢業典禮,連上線都不想。」

「也是我的啊!」美英忍不住還是笑出聲來,完蛋了,超開心的……。

電話另一端也在笑著,說好想看妳一下,要不要開視訊。

美英回答才不要,好像在上課,而且妳是不是又穿那件紫色睡衣,還上課偷偷跟狗玩,老師點妳的時候我都有看到。

手機裡傳來有點侷促的聲音,妳怎麼知道,螢幕裡那個框框那麼小,也只有被點到的時候開一下子而已,妳是不是故意一直看。啊,還有之前班上LINE傳訊息那次,我懷疑妳根本也是因為一直看才按到引用我的,不然一般正常來說會這樣回+1嗎?

才沒有呢!明明就不是!只是眼角餘光看到一團紫色的在旁邊而已嘛!而且呢、而且我最近好奇怪。


開始在家上課以後,常常會做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