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台灣七年

黃芳誼

XDD櫻花季很嚇人吧!櫻花季總是讓我困擾,因為人太多我很難下山啊哈哈哈。

現在的清水祖師爺暗訪繞境真的變得很歡樂喜感,我是在台北市長大的,以前的神明繞境傳統色彩較深較嚴肅,現在的繞境整個就是[超嗨]啊!

很開心你有把自己放進淡水區裡面,很多外地學生不會如此,這樣很可惜,畢竟每個地方都有其特色跟獨有的歡樂啊!

我也很高興你說你覺得自己是半個淡水人,因為我天生沒有這種地域性認同概念。天生的,我還是被心理諮商師經過兩年的諮商之後才得出:"芳誼不歸屬於任何文化之下,沒有被教育污染,沒有被經歷打敗也沒有放棄自己,但這表示芳誼很難社會化。"

----很莫名其妙吧?我明明在28歲以前都沒離開過台灣,我卻在台北長成這種思想,我聽到諮商師的敘述當下我都愣了。

我只有至親的概念,至於地域性;我從四歲就認知到我是一個人生存在這世界上,我沒有"家"的概念。所以我覺得你那樣很好,我從來沒有過那種感覺過,我覺得有點可惜。

黃芳誼

辛苦你了,被說成是"共匪"、"漢奸"...,基本上我的政治立場明顯,但不代表我一概論之。

至少,我認為不該對學生貼這種標籤,因為這在心理方面是非常負面的攻擊。(那種真的是來當間諜的當然另當別論)

留言串已經有很多朋友提出各種外在問題了,而我書讀不多;學術性的、政治方面的,無法問得太深。

我想問你的內心:

是否有被台灣人擺明地讓你感到過於吹捧或受辱呢?

你來了台灣七年,你對台灣的文化認知是什麼呢?

看到你是念淡大,我們是鄰居呢,我也在淡水。那麼你有探索淡水嗎?知道淡水每年固定的清水祖師爺繞境嗎?知道已列為三級古蹟的淡水福佑宮嗎?(三百年的媽祖神靈....很厲害喔...(挑眉))

我家在天元宮附近;每年的櫻花季必交通管制的那位於山上的天元宮,你有來賞花過嗎?

你覺得台灣人給你的感覺是什麼呢?有分地域嗎?例如你覺得A地方的人通常****,而B*****;我想知道的是這種抽象的心理概念。

我看到你的文最後好像對於畢業後的分道揚鑣感到惆悵,我很遺憾讓你有這種感覺。

但,這是一個大多數台灣人都不知道地、藏在教育深層裡的一個祕密而導致的。

我只能說:"相信自己的本能。"

「求歡不成」不恰當,有責怪受害者之嫌?

在黑暗時代尋找精神高地

黃芳誼

胡導的概念;我完全能感受,現在的藝術文學的確問題嚴重...因為沒有根。不論是台中港三地皆然,在歷史被惡意抹滅、人民被血腥噤聲、文化漸被稀釋至今的年輕人們已經完全認不清自己是誰。

我單就在台灣的長期觀察得出的心得是:

1977年後的人們是一代一代的越來越迷失對真實的判斷力、過於安逸。

安逸的環境裡,沒有藝術的存在。

[Fan Art]- 芳誼連漫畫都可以喔~~-江田島平八/北斗拳四郎/鄰家女孩

黃芳誼

謝謝<3

因為芳誼從小就只想畫畫,連在學校都在畫....,雖然中間中斷了十幾年,但是底子還是在的(得意)

傅達仁,首位公開協助自殺的台灣人走了

黃芳誼

讓我想起了我哥哥的痛苦。絕望的兩年十個月,換來的僅僅一句:"白血球過低引發感染。"

醫生在明明知道我哥哥白血球過低的情況下進行腦部手術。哥哥的皮膚全身發黑、一摸就脆...。

無效醫療帶來的傷痛難以言語,尤其是遇到醫療話術的醫生。

黃芳誼

讓我想起了我哥哥的痛苦。絕望的兩年十個月,換來的僅僅一句:"白血球過低引發感染。"

醫生在明明知道我哥哥白血球過低的情況下進行腦部手術。哥哥的皮膚全身發黑、一摸就脆...。

無效醫療帶來的傷痛難以言語,尤其是遇到醫療話術的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