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芳誼

黃芳誼。 繪畫創作者/視覺設計/商業插畫者。 關注藝術、自然法則、動物本能與心理學之關係、觀察社會動態、思考教育、精神疾病及創傷症候群之觀念宣導。 我們的負面能量太沉重,但是我不是樂觀主義者。 我是一個極端又單一的人。

[我笑了]

我笑了,我真的大笑了。

拙劣的手段,如我所料。

我藐視你了。你只不過是個偷了聖衣的騙徒而已。

穿著白色的聖衣;手中抱著哲理。

一副自信,嘴裡說著邏輯不清的言語。

你說那是高深的真理,愚昧者無法理解。

我的確是非常愚昧,愚昧到不忍心告訴你:

"你穿的是我的白袍,你抱著的是你的自傲。"

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的貪婪已將白袍浸染成污穢。

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的自傲看起來有多可笑。

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內心裡的骯髒早已經在皮膚上佈滿爛瘡、膿油隨著你的步伐低落成一道道潰爛之泥濘。

這泥濘之惡臭,大家都聞到了。

這惡臭之來源,大家也都找到了。

只有你不知道而已。

大家都知道了。

大家都離你而去了。

只有我仍然選擇相信你總有一天會改過自新。

我認錯。是我太寬容,才害得你早已露出白骨。

你腐爛了,你已經無法被治癒。

我必須付起責任。

我已經磨利了刀;準備了繩。

我要挖下你的爛肉,清理你的膿油。

我不知道這是否是最正確的方式。

但是我確定這將是讓你清醒的唯一選擇,這是你和我的共罪。

而我決定我要面對。

-------芳誼不是在寫報復殺人文的一篇。

[我看見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