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芳誼

黃芳誼。 繪畫創作者/視覺設計/商業插畫者。 關注藝術、自然法則、動物本能與心理學之關係、觀察社會動態、思考教育、精神疾病及創傷症候群之觀念宣導。 我們的負面能量太沉重,但是我不是樂觀主義者。 我是一個極端又單一的人。

[我看見了]

我看見了。

我明白了。

原來我從來都沒有被你放心裡,我明明知道的。

是我錯了。

我背叛了自己。

為了你的榮耀,我奉上了我的血。

為了你的安逸,我割下我的肉。

為了你回頭關注我,我雙手奉上我的心臟,就為了你回頭看我。

我一直站在這裡,一直等待你的憐憫,一直等待你的歸來。

一直等待,一直等待。

我的身軀已經殘破不堪,我仍然站在這裡等待。

我的腿斷了。

我的手掉落了。

你把我推落黑洞;仍是那一句:

" 我會回來。"

我瘋狂了。

我被徹底的背叛了。

我什麼都沒有了。

我往上看,看著你享用我的血肉;掐緊我的心臟。

而我卻在這寒冷骯髒的黑洞裡苟延殘喘。

我錯了,我後悔了,我放聲大哭大叫著,你冷眼哼笑著。

我懂了,我認了。

我放棄了。

請把心臟還給我,我要離開了。

"我都看見了。"---你勃然大怒著。

我的聲音更冷了。

我要拿回我的心臟,我要走了。

你放低姿態了,但是我已經不要你了。

因為我都看見了。

你開始求我了,但是你還是把我的心臟藏起來了。

我哼笑了。

"把心臟還給我。"---我只會一直重複這句話。

因為我看清你的醜惡了,我厭惡你了。

你跪下了;你拿出我的血肉求我留下來,你說會好好對待我。

我不要了。

把我的心臟還給我,我要拿回我的心臟。

因為我都看見了。

為什麼要等到我心灰意冷、等到我絕望、等到我放棄你了的時候,你還在哄騙著我呢?

我都已經看見了。

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我要拿回我的心臟,我不要你了。

---------芳誼不是在寫被劈腿文的一篇暗喻抒發文。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