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

我是JC, 工業電腦/消費性電子Project Manager, 深信思維方式、教育的力量可以改變人生, 本專欄記錄我對科技業、英文、公眾表達能力、投資理財、人生的理解, 以中英文隨筆, 寫下我對世界的領會!歡迎你跟我一起成長!

老鼠吱吱叫, 饒了我吧!!!

不只外面的疫情, 我家也是(鼠)疫情重災區!!!
看他這個無辜臉, 還是可惡至極!

不是真的得了鼠疫, 我覺得也真的是夠了!!!!靠!!!

大概兩個月前, 隨著台灣疫情五月的封城, 也為老鼠之亂揭開序幕, 有天我姊突然在家裡的群組了大吵, "我看到老鼠了!這麼大一隻!天阿真的啦!", 我想, 我們家之前也有過老鼠, 不過那已經是將近十年前了耶, 如今又出現了嗎?我半信半疑地回說"屁啦, 你太神經質了"又隔了幾周, 換我看到老鼠, 超大一隻!兩個拳頭大(要命, 突然從我姊的床下跑到我姊的書桌後面, 膽戰心驚, 我用掃把打啊打書桌, 絲毫沒有動靜, 在書桌的其中一邊放上黏鼠板, 我跟我姊力客移開書桌的那客, 迅雷不及掩耳的大黑影竄逃!!從房間竄逃到餐廳的飲水機櫃後面...

又在一次的移開行李箱, 結果! 沒有, 早就跑了, 跑到不知到哪裡去, 看起來對我們家的地形很熟悉, 經過兩次與鼠見面之後, 沒錯, 我們家又有老鼠, 又要開始滅鼠生活...

十年前的抗鼠記憶

時間回到十年前, 當時的情景歷歷在目, 實在是太噁了, 噁到現在想起來都像是恐怖片, 十年前捕鼠捕了半年, 但當時的入口應該是我跟我姊的房間, 我們房間超小應該三四坪大, 窗戶以精佔掉面向戶外那裡牆面的三分之二, 構造從室外到室內, 是紗窗然後玻璃, 當年我才國中, 我姊高中, 我們因為房間冷氣實在太舊太吵, 也為了省錢, 所以跑到爸媽房間打地鋪, 很好笑是我姊, 我弟, 我, 在那一個房間各走道打地鋪, 誰曉得隔了一陣子後, 如往常一樣, 我走進我的房間要換衣服, 同時間撇到我的床, ....驚為天人!!居然我的床上有老鼠屎, 因為覺得我現在暫時沒睡這, 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目前還沒打算清, 結果誰知道, 又隔了一陣子後, 我發現我的內褲, 中間跟我私密處接觸的那部分!居然破了洞!絕對是老鼠咬的, 我姐跟我弟在旁邊說風涼話加上嘲笑, 結果劇情只有更慘沒有最慘, 案發當時的那一個月下來, 我的內褲至少被咬了超過快20件.....沒錯荷包大失血

當時爸爸向里長拿到了老鼠藥(不要問我為什麼里長有老鼠藥...總之全聯是買不到的, 黏鼠板加老鼠藥, 雙管齊下, 前前後後花了半年撲殺老鼠, 兩大兩小, 感覺是一家人, 希望你們趕快投胎成為更好的物種, 總之十年前的事情, 沒想到又歷歷在目

回到2021的疫情抗鼠計畫, 可能就要下回再揭曉了!

我國小的時候因為家裡住公寓, 還一度養過很多次老鼠, 楓葉鼠, 布丁鼠等等, 現在看到老鼠只有噁心的感覺, 後來研究一下其實不是因為家裡髒有老鼠, 應該就是你們的家最一開始在建造的時候沒有把這些洞、水管等等的措施考量進去

誰家是公寓也有遭過老鼠的, 請問你們怎麼滅鼠?或是怎麼與鼠共存?拜託留言跟我交流交流嗚嗚嗚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