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7 篇作品累積創作 56190 
來福

幸存者的责任

李文亮去世的夜晚,我指的是2月6日,我和很多人一样极为悲愤,在朋友圈激动地写了很多话。跨过午夜,像病毒一样传染开的悲伤突然被谎言截断,更多的人开始祈祷。继而,我们恍然,又被嘲弄了,怒火接连窜起。第二天醒来,我不敢看手机,害怕那些怒火已经熄灭,害怕李文亮的离去只留下一地废墟,害怕我昨晚写的话今天看来徒然矫情。

來福

重蹈故宮覆轍

故宮前任館長單霽翔在任期間推動了故宮的網紅化,他每到一處演講,必提及當年關閉午門、讓法國總統下車步行進入紫禁城的壯舉(按照2013年新規定,開放區域禁止機動車行駛)。單霽翔說:「要保證普通觀眾大家同等的待遇。」 單霽翔的演講最近被重新翻出,「打臉」意味不言而喻。

來福

流动中的“香港人”身份认同

作者按:这两天大陆互联网上流传着一篇题为《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的文章,在完全不提及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中央的前提下,讨论港英政府的腐败、回归后香港政府的无能等问题,以及居高临下地指出香港学生的幼稚、固步自封,“不足以在一个大市场中与大陆青年竞争”,“普通民众很容易被蛊惑,上一...

來福

和朋友关于“反送中占领”的快问快答

这两天在朋友圈分享香港“反送中占领”的消息和照片(当然,带着强烈的情绪),有朋友提了一些质疑,当时做了简单的回应。这些质疑是和大陆朋友讨论香港的议题过程中常常会出现的,经久不衰。把今天的快问快答记录在这里。希望其他朋友可以也补充一下自己在此类议题讨论中遭遇到的质疑,以及你的回答。

來福

口岸,城中村与深港关系

作者按:这篇文章是2018年7月份应深圳城市设计促进中心约稿而写,本来是即将出版的《城中村》一书中的一个章节。“城中村”曾经是深圳城市管理者眼中亟待解决的“问题”,但在最近10年,由于本土学者、建筑师、艺术家、写作者的共同努力,官方关于“城中村”的论述也有所松动,开始承认它对深圳的“贡献”。

來福

夜空不寂寞

翻到兩年前寫的一篇隨筆,蠻多感慨。貼上來存個檔。夜空不寂寞大學的時候,電影寫作課老師佈置了作業,到工廠去採訪農民工。這個作業多少有點賈樟柯的意思,當時《天注定》正火,其中有一段講的就是深圳富士康員工跳樓事件。我和同學傍晚去到西鄉的工業區,怯生生地和工人搭話。

32
來福

举报王光亮性侵事件进展:台大注销聘书,哈佛人类学博导撤回推荐信

7月31日,举报王光亮的文章在公众号“单身者舞会”发出,我们收到了更多的受害者发给我们的邮件,以及有来自不同学校的知情人士联系我们,向我们证实王光亮在读博、教书期间,一直有不端行为。目前台湾大学城乡所已经决定解除对王光亮的聘任、上报给校方处理,王在哈佛的导师已经撤回推荐信,并将有...

來福

三观警察,小粉红,国家在场的斗争文化

最近,内地媒体《界面》的文化栏目刊出一篇文章,指出一个触及社会水温变化的现象:道德警察埋伏在我们四周,以“三观”为基准来评价小说、电影等文艺作品。作者总结出“三观警察”的基本要求:不仅是婚姻内的男女不能越雷池半步,恋爱中的人也必须从一而终。

來福

媒体观察:私营经济离场?2018年中国社会的“叫魂”

9月12日,一篇题为〈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的文章,在中国国内网络热传。该文认为,中国的私营经济已经完成历史重任,应该逐渐离场。现在的中国,应该集中国家力量,发展一种全新形态、更加集中、更加团结、更加规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经济,才能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围堵中领先世界。

來福

工人視角的漲房租觀察:城市仕紳化和清理低端人口

最近一二線城市房租暴漲,房地產商和中介公司的長租公寓被認為是主要推手。其實漲房租應該還跟各地清理低端人口,拆除棚戶區、城中村等低成本住宅有關。北京2017年11月清理低端人口的大整治時,就拆了許多出租屋。鏈家的自如長租公寓從房東處高價收房子,再當二房東出租的事情,已經見諸不少報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