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喵

一隻喵,發自真心地練功中(叫我他/伊都可以,伊比較好)

未命名

畫面如走馬燈般飄忽
如掃把星般𣊬間流涕

歷史旋渦無常運轉
疼心畫面每天上映

病人垂死,生命線難以抓緊
政客雄辯,負資產難以歸咎

謊言滿天飛,
災民彷徨逃,
旁人相繼倒,
家屬憂愁等。

而我,

我麻木了。


我怎可麻木?

我麻木了,我選擇躲在歷史長河的某個砂洲,
我選擇用不仁感恩爲我犠牲的人。
我選擇僥倖地活過去,
而忘記那些沒那麼僥倖的人。

或許:

那些逝去的人的確中了歹運
他們太天真,太膽大
想要爲人做點什麼
而被那俄羅斯輪盤選中

我如何不麻木?

我可不能拜訪閻羅王,
把那些人起死回生;
我可無力土炮製疫苗,
救回垂死的老病人。

那我可以幹啥?

我可以把他們惦記在心,
以努力編奏勝利進行曲;
我可以與朋友一起鬥陣,
構建疫情後的更好未來。

或許,

我們紀念他們的勝利,
彰顯他們的功勞,
正就是以做好每一天的工作
爲先進們高呼:

「萬歲!」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