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喵

一隻喵,發自真心地練功中(叫我他/伊都可以,伊比較好)

地球的最後一夜(一)

從某個離現在無比遙遠的今天開始,「世界是沒有絕對」這句話不再是一個現實。而打破這句話的正就是世界本身的完結。亦即是,今晚二十三時五十九分,世球將會以某個方式被徹底毀滅。我們嘗試逆轉它,但是畢竟「人定勝天」不太靈驗,自然世界仍然牢牢地佔住優勢,控制着我們每一個人的命運。在此「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的時候,每一分鐘每一秒皆變得格外重要,即使一個虔誠的虛無主義者也無法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地不承認這時候每分每秒的重要性而虛度光陰。

在世上每一個人心中彷彿有了一種突然的着急和徬徨;大部分人未曾想過世界完結前怎麼辦,祗在科幻節目中看過這類事情,對於習慣一切安好的他們災難彷彿是天荒夜譚。他們既被當今科技所滿足,又被當今科技所蒙蔽,因科技而令變得似乎祗要享受無愁無憂,但心中卻有着一種無比的貧乏。人們雖然皆有溫飽,家家戶戶皆小康,機器取代幾乎所有工作,人們每天祗享樂,因此不用出門,卻令曾經繁華的街道變得冷清,而長期對着熒幕以和其他人溝通則令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冷漠。不知不覺,當所有人類獨有的行爲被科技以簡化之名取締時,科技彷彿反而變成一個對我們的障礙。

這代人彷彿是最好的一代,也是最差的一代,既逹到了人類數千年渴望的衣食無憂、科技發逹,卻喪失了爲人必要的健全人格,精神文明。在這個顛倒、諷刺的荒唐世代,或許面臨終極的失去可以教人們重拾世間爲的基本——人性。


   這日子真教人憂鬱,而對於以滑稽爲樂的人更加如此。自從幾乎所有工作的自動化,街道變得冷清,而街道所養育的人心中更爲黯淡。曾經何時街上,公園內有一班新秀搞笑藝人,爲社區不分老幼解悶。他們不求報酬,祗爲見到人們的笑臉,而因此頗受歡迎。日子一日又一日地過去,而令他們意外的是,人們漸漸不來了,而看他們說笑、相聲的人群祗變得越來越少。

   不再在街頭說笑話對阿明來說是一個沉痛的決定。他自小就非常外向,上學時是班級中的「開心果」,不看人面色做事,祗知道開心和微笑,而正因爲造就他業餘搞笑生涯的那張天真得令人討厭的笑臉令他在學校捱了不知有幾多巴掌。沒想到,在他準備升上高一那一年,一個意想不到的原因令他既㥬惶失措,又發現新的契機——全自動化計劃的完滿結束。

   暑假的某一天,他從當今最先進的人面識別電視前看到了一個大消息——他不再要上學去了。和那幾百萬個學生一樣,他所有未來的技能將會被一班機械人取代,而他將不再見到多年同窗,不再可以和他們談天說地,每天搞幾個爛笑話,而取代之的是整天呆在家中無聊,和偶然的街上遊蕩。日子過得十分重覆,而追求新鮮的阿明很快就變得厭倦。

   對他來說,笑話就像一盞明燈一樣,把他烏暗的心景頓時變得光明、開朗。皇天不負有心人,某天他在街邊散步時遇到一班舊同學,立即認出了他們,開始和他們回憶曾經何時的同窗無聊笑話,然而萌生了出來表演的念頭。。。。


   時鐘嘀噠地倒數着,而阿明也忐忑地躊躇着,急於想爲這時候做些什麼,而卻倉惶無措。自從街上店鋪開始因爲自動化而逐一關閉,人群少得令街頭相聲、「棟篤笑」變得沒意義,他一直每天也在對着一部最新輕型電腦說笑話,記錄下來然後放上一剎那就能夠穿越天際的無窮網,讓世界各地的人目睹,賦予一種無形的支持。

   回想這數年的事情,阿明感覺他敗北得十分沒完沒了。曾經何時,他是他社區中唯一一個不滿足於現今的人,努力地和生於斯、長於斯的社區和其住民彼此打拼,既擺脫了不務正業的定性,又見到了區中不多似曾相識的鄰里的笑容,令渠深深地被鄰里之間每一個笑容鼓舞,感覺彷如渠等笑容賦予了他在這所在的使命。

   「噓!」他悔氣地嘆氣着。翻看他的無窮網回應的所謂支持祇不過令他感到令人噁心的虛偽。或許他們非常的欣賞他的什麼才華,但是那些人從來不會好奇他在笑話外個性是如何,彷彿自己的唯一目的就是爲了逗笑他們。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