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beat》

在公民社會受壓而消亡之時,我們希望以自媒體的形式,構建一個讓工人發聲的空間,紀錄他們的抵抗,從勞動者的角度探討社會公義。2022年,香港。

恆安站爆疫 港鐵防疫漏洞盡現

港鐵屯馬綫有清潔工接連染疫,工人仍被要求如常上班。在人手短缺、防護裝備匱乏、港鐵又對外判工人愛理不理之下,隨時演變成持續而嚴重的疫情爆發。

近日本港確診數字屢創新高,公共醫護系統頻臨崩潰,前綫工種亦隨時守不住。

「臥底港鐵清潔工」程展緯揭發他在屯馬綫的同事接連染疫。而在人手短缺、防護裝備匱乏、港鐵又對外判工人處境愛理不理之下,演變成嚴重的爆發幾乎無可避免。

程展緯認為工友面對兩難,若想保障健康而請假或抽時間檢測,便會手停口停:「宜家係工友都怕咗去恆安站返工,但又焗住要搏命返。搵食吖嘛,基層工人可以點唧,咪得過且過咯。」他亦稱港鐵與外判商嚴重漠視工友的健康。他指外判商至今每日仍只提供一個口罩予工人,提供用作清潔的綠水亦沒有消毒功效,使清潔工每日暴露於高危工作環境之中卻無從保護自己。

如果港鐵從疫情之初便與前綫工人溝通,了解他們的具體需要,事情又會否發展之此田地?

恆安站爆疫時間線。

📍漏洞接二連三 工友孭晒風險

一、罰錢機制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主席黃迺元指出,如果外判商未能安排港鐵要求的人手,港鐵便會按缺勤人數的日薪「扣double」。有此罰則,外判商便傾向不會執行「有陰性結果才准返工」的政策,反而會要求工友「未肯定確診就繼續返工先」,本末倒置,罔顧安全。外判商亦因此有壓力要湊夠人手,令工人過勞。

➡️ 二月七日,恆安站一名早更有工人出現病徵後仍被要求繼續工作,直到九日確診才停工。但同站的其他工人仍須如常工作,即使工友之間無可避免有接觸,而染疫工友亦已逗留於共用的工作場所一段長時間。

二、外判商孤寒導致裝備不足

「兩年喇個疫情,有乜理由仲係得一個口罩?使唔使咁慳啊?」每次探程展緯班,都會留意到他的裝束:半濕的薄口罩、甩掉一邊螺絲的面罩、用垃圾袋自製的保護衣、和自備的酒精搓手液。

「連個面罩都係問好多次先有,宜家都唔係個個有。公司話係清潔嘔吐物嗰陣先會俾我哋。但你估洗廁所嗰陣啲污水唔會彈上嚟咩!𠱓佢先有,但其實根本就應該提供,而且佢係afford到提供足夠嘅裝備俾所有人。」

每日在人流成千上萬的地鐵站負責清潔,連袁國勇也倡議高危者應同時佩戴兩個口罩的時候,屯馬綫清潔工的裝備顯然無法應對需要。程展緯即使有自製裝備加乘,每日工作依然提心吊膽,可想而知工友面對的健康風險有多嚴重。

2月3日,「臥底清潔工」穿上自製的垃圾袋保護衣於大圍站內默站。期間乘客路過好奇拍照,緊張的港鐵職員上前了解情況,有警員在站內戒備,彷彿與程展緯一同默站,相映成趣。

三、港鐵外判出去就當無咗件事

港鐵的責任在於它完全有能力避免這次爆疫發生。黃迺元認為,外判服務不等於可以置身事外,港鐵作為大判亦須監察承辦商有否保障工人,營造安全的工作空間。若情況需要,港鐵亦應該投放更多資源補救。

黃迺元批評:「港鐵做法就係只關心自己啲職員嘅安危,俾佢哋做快速檢測,但係外判工就唔關我事。然後罰外判商錢,罰完又唔係攞去請替工,又唔考慮閂咗個站做好消毒。」他認為港鐵只想看見清潔的成效,卻不理工人付出的代價,等同將良心外判,「仲好意思搞評分制,向自己貼金。」

四、勞工處失職

同理,勞工處本有責任和職能確保職工的安全及健康,更有法律賦予的權利去訂明措施、提出及改善作業的安全和健康標準、和檢控違例的僱主。然而在整個爭取改善待遇的過程中,採取主動的均是推動倡議的程展緯和兩個工會,勞工處往往是踢佢先郁一下。如果勞工處能更主動地介入,而非等待職工投訴才行動,也許疫情開始以來的不少工作場所染疫群組均可避免。

五、抗疫基金繼續遺漏港鐵清潔工

政府將提供給前線工人的津貼加碼一倍至每月2000元本為好事,但津貼唯獨遺漏在公共交通系統和醫療系統工作的清潔和保安人員則匪夷所思。這些職工的工作同樣高危,同樣容易受感染。再次被計劃剔除在外,只會打擊他們的士氣,和令本來已經低薪的港鐵清潔工更加陷入逆來順受、硬食風險的狀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