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Chen (陳雯莉)

我用文字理解自己和這個世界給我的種種感受,唯有靜下來好好寫些什麼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最像自己,已經不必再有任何心理狀態的偽裝。 也歡迎來追蹤我的方格子帳號:https://vocus.cc/user/5be04756fd89780001719c13

貓咪吃飯囉 — 貓與貓飯的故事

以前我養過一隻貓,牠是一隻美國短毛貓,渾圓的眼睛和摸起來特別柔順的灰黑相間毛髮,實在可愛。牠的名字叫「小咪」,標準的貓咪菜市場名,可是我卻很喜歡成天這樣叫牠,每當我用對貓才有的溫柔語氣呼喚牠時,牠偶爾興奮地衝向我,有時卻僅是慵懶地甩動幾下尾巴。小咪之所以會取名為「小咪」是因為老公的媽媽在我倆仍在猶豫要叫牠什麼名字時就「小咪」、「小咪」的不斷這樣叫牠,而如今的小咪似乎也就這樣認了,牠尤其與老公的媽媽親近。


至於貓到底怎麼吃飯呢?其實理論上不該給貓吃「米飯」的,因為貓的唾液腺無法生成可以消化澱粉的澱粉酶(Amylase)。澱粉酶的作用是將澱粉降解為單糖,以利吸收,然而,犬貓的唾液腺不像草食性動物和雜食性動物一樣可以分泌澱粉酶,所以,當貓咪吃下了大量含有澱粉的食物時,就容易造成小腸和胰臟的負擔(因為小腸和胰臟必須大量分泌澱粉酶來處理這些澱粉類食物)。因此,回過頭來說,當我們對著愛貓說著「吃飯囉」,大概也只是一種屬於人類自娛怡情的說法,對於愛貓人士而言,飼料是否含有穀類可都是選擇貓食的一大重點,又怎麼會傻呼呼地餵貓咪吃「飯」呢?

不過,說起貓與飯食,不得不提起一道以貓為名的美食,那就是「貓飯」(猫まんま)。貓飯這樣的吃法源自於日本,早期日本於二戰之後,人民生活較為困苦,許多貧苦的人民為了簡單果腹會將米飯撒上鰹魚碎屑就這麼吃了(鰹魚也就是俗稱的「柴魚」),貓飯不只可以乾拌著吃,有時為了增添風味,也會在飯上淋上醬油或味噌湯。還記某次我在讀了日本作家川本三郎《少了你的餐桌》一書後便自己做起貓飯來嚐鮮,那段書裡關於貓飯的描述是這樣的:「最近幾乎看不到貓飯了。所謂的貓飯,其實就是白飯上撒上柴魚片。以前的貓常吃那樣的飯」(以前那個時代養貓可能沒這麼講究)。

基於好奇心,我刻意煮了一小鍋白飯,備好柴魚碎屑和醬油,就這樣如同舉行盛大儀式般地品嚐了我人生第一碗貓飯。貓飯吃起來味道很單純,坦白說,對我而言它絕對稱不上什麼人間極品美味,不過那種純樸的滋味卻是讓人印象深刻的,如果要說貓飯好吃的秘訣,我個人推薦的吃法是趁著飯熱的時候趕緊攪拌柴魚及醬油,那股藉由米飯熱騰騰蒸氣一股勁撲鼻而來的香氣其實挺誘人的,經過一番攪拌與期待過後,我一湯匙大口嚥下一口貓飯,「啊!真是不錯」,鬆軟的米飯充分吸收了柴魚和醬油的鹹香,一口接著一口吃著,便不禁遙想起日本那段艱苦的年代,當時的人都吃不飽了,貓當然也是湊合著吃起貓飯嘛。


貓是怎麼吃飯的?又該餵愛貓吃什麼貓糧呢?舉凡這些屬於貓咪界的柴米油鹽醬醋茶,身為主人的愛貓人士可都是十分關心。前陣子友人和我分享她為家中的兩隻愛貓做了生日蛋糕,成分主要是南瓜泥和雞胸肉,我看著影片裡頭友人的愛貓吃得津津有味,便覺得這年頭可是連貓可都要生對年代,對比日本戰後的貓,朋友的貓的確幸福許多。貓是肉食性動物,尖銳的牙齒主要也是用來切斷或撕裂肉類,對貓而言主要的營養來源是蛋白質,因此,下回當你再次喊著愛貓「吃飯了」的時候,可別忘了幫牠們準備專屬於貓的優質貓食喔!

【後記】:後來我們家的小咪因為一些原因送養了,雖然心中還是有好多不捨,但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也許有天再和大家娓娓道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