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Chen

我用文字理解自己和這個世界給我的種種感受,唯有靜下來好好寫些什麼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最像自己,已經不必再有任何心理狀態的偽裝。 也歡迎來追蹤我的方格子帳號:https://vocus.cc/user/5be04756fd89780001719c13

或者我們這周末可以去全家共讀的寧靜書房—或者書店

獨立書店與大型商業書店的經營在這世代好似必須要得逐漸推敲出一個平衡,我看到的或者書店正是這樣,某部分的「或者」很像規模化經營的大型書店,但某部分的「或者」卻又真切地展現出獨立書店的特有的氣質,為了留住愛書的人,也為了讓還沒遇見命中註定之書的那些人被留下,或者的經營似乎取得了一個能達到內在平衡的方式。如果我們也想留住更多或者的可能,那麼,或者我們這周末可以去適合全家共讀的寧靜書房—「或者書店」。

辭去了工作,正好我在某個周末早起去了「或者」,但也無法太早,一來是因為天氣濕冷難免賴床,二來則因為「或者」通常早上十點才開門。或者是一間書店,二樓還有間蔬食餐廳。或者書店一樓的大型落地窗外有一片綠地,綠油油的草地上,如果你願意待著看上一會兒,可以看見偶有小朋友在那嬉戲玩鬧,畫面特別親切,正如同這間「或者書店」一樣,也是走親民路線。

書屋的玻璃房子被周圍蓊鬱的樹蔭環繞,若能挑上一本書,靠在窗邊看上一會兒,流動的光影彷彿美得會說話,那是樹葉跳舞的聲音,書看累了,還可以隔著窗欣賞一棵樹的舞姿,感覺特別愜意。


之所以會說或者書店走親民路線,是因為這裡的環境真的十分適合親子共讀,來過幾次或者的我,總覺得這裡像全家人的書房,各種類型的書都有。我的腦海蹦出現了一幅畫面—爸爸選了一本自己喜歡的《貝佐斯新傳》,媽媽挑了一本《手作之道》,弟弟、妹妹們也拿了幾本童書窩在書店的一隅專心地讀著。


腦中的想像或許能在或者書店找到,我沒有弟妹,卻總幻想有天要說故事給天真爛漫的孩子們聽,為此還曾報名過繪本故事訓練營,然而,我的弟妹總沒來,但在或者讀書的我好似有許多弟妹,我沒說故事給他們聽,但我能拿一本書,靜靜地坐在他們附近陪讀,這樣享受讀書的我,自顧想著也有自己的樂趣。


或者是一間獨立書店,不過,它不若我去過的其他獨立書店那樣小巧,它不僅室內坪數相對大,書籍的種類也相對多,光是看到滿滿的一面書牆,大概就可以猜想這間或者書店的藏書豐富,琳瑯滿目的書籍陳設,每一個角落好像都藏著一本等待與我相遇的書。


與書的遇見是一種緣分,與書店的邂逅同樣也是一種機緣,還記得我頭一次來或者書店的時候,這裡很安靜,即便書店中的人數比起其他風格更鮮明的獨立書店來說,在或者店內的駐足的人其實不算少數,但不用擔心的是這裡的書肯定比人多,更幸運的部分是通常還可以找到一處好好讀書、選書的地方。我常覺得人們的自律,亦是成就一間書店環境不可少的重要因素,因此,有幸能造就書店氛圍的愛書人,理應珍惜也自重,安安靜靜地在書店裡閒晃、讀書都是幅美麗的風景。



我特別喜歡逛獨立書店還有一個原因—沒有書籍排行榜,少了這個便利又有效率的精選書籍榜單,更能讓我隨心所欲地在書店中探索與發掘。當然書籍排行榜也不是什麼壞東西,有一陣子我很習慣讀那架上的書,然而,隨著當我在各個書店中遊蕩的時間積累變長之後,竟也讀出了一點自己選書的品味。


現在的我特別喜歡飲食文學類型的相關書籍,總覺得人在每個時期喜歡讀的書都是自己那個階段最真實的心靈體現與嚮往。熱愛烹飪的我,待在廚房的時光和吃過自家米飯的日子漸漸變多以後,對吃這回事,我盼著更多的想像與考究,愛書的夥伴總能有幸找到一本書,把自己腦中的畫面和各種思考整理清晰,我經常在書中讀到食物的情感、氣味,甚至是味覺,我覺得吃什麼的講究,未必全然建立在料理真有多美味無比,更多時候,我覺得人對於味覺的追求是寄託於情感上的記憶。


吃的東西再說多了,本篇文章可能就要轉換主題介紹「或者書店」二樓的蔬食餐廳,然而,這並不是此文想特別著墨的地方。書香還是很香的,若說人會被其他人的氣質給吸引,那麼,我覺得讀到投緣而喜愛的作品,大概就像是自己與書籍作者冥冥間氣味相投,我遇見或者書店也是這番如此,它如此芬芳,而我聞其香而來。


沉浸於獨立書店的氛圍,尚有一個原因,獨立書店的書籍擺設總讓我感到格外用心,每一處都像一個小展區,有兒童書展,有心靈對話,有森林裡的鳥語花香,更棒的是或者書店這裡還有不定期的講座活動。獨立書店之所以特別能敲擊我心,是因為我總覺得它們像一個有個性的人,那些獨特而忠於自我的靈魂,就透過一間書店來活出美麗的樣子。


不論是精心安排過個書籍呈設,亦或是別具慧眼而選出的文創商品,這些我在或者書店看到的種種,都像一位活出自我的新世代女性,她挑選了最適合自己的耳環,穿上了一套不張揚卻合身出眾的洋裝,她的美總有自己的味道,另一個說法是她的美總有一種屬於自己的餘韻與從容,或者那樣也好,或者那樣也可,或者包含了更多可能性,不偏激而圓融的韻味,總讓我想回來「或者」。


獨立書店與大型商業書店的經營在這世代好似必須要得逐漸推敲出一個平衡,我看到的或者書店正是這樣,某部分的「或者」很像規模化經營的大型書店,但某部分的「或者」卻又真切地展現出獨立書店的特有的氣質,為了留住愛書的人,也為了讓還沒遇見命中註定之書的那些人被留下,或者的經營似乎取得了一個能達到內在平衡的方式。如果我們也想留住更多或者的可能,那麼,或者我們這周末可以去適合全家共讀的寧靜書房—「或者書店」。


寫在或者之後:

3月已經到了尾聲,謝謝大家一直以來支持我的寫作計畫,一開始感覺是自己玩的寫作遊戲,但後來發現讀著我文章的你們總願意來我的遊戲室,謝謝你們!

邁入了3月份,春意漸來,但有時的天氣仍然涼涼的,這些日子我忙碌又充實的生活節奏有點像枝頭上正冒出來的綠芽,感恩我所能寫、所能做的一切,讓我感到樂趣十足而充滿生命力,幾乎快忘了自己是一位在家養病的人。

但也或者......,我可以轉換一個想法,換一個身分?!今年的3月是我第一次接到文字工作的案子,雖然僅是個小案子,寫到這的我開始在好奇自己為什麼稱呼它是個「小案子」呢?第一個想法是因為案子的類型很簡單,短時間可以完成,二來則是因為這工作收入不多,但我想或者自己可以換一個更滿意的說法,這是一個讓我感覺意義非凡的「大案子」,大在於的它能給我一種自我實現的感受。未來還會有機會接案嗎?我希望有,但不強求。

或者我是需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術後病人,或者我是一個快樂的家庭主婦,或者我是一個文字工作者,或者我僅是一位盯著露珠從葉片上滴下的平凡人類,或者我不該定義自己的身分,或者我們都有更多的可能。


祝福各位一切都好 連假愉快!


成熟,是一種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輝,一種圓潤而不膩耳的音響,一種不再需要對別人察言觀色的從容,一種終於停止向周圍申訴求告的大氣,一種不理會哄鬧的微笑,一種洗刷了偏激的淡漠,一種無須聲張的厚實,一種能夠看得很遠卻又並不陡峭的高度。— 余秋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謝謝您在一日珍貴的時光中,撥空閱讀我的文章。

如果您喜歡我的文字創作,請幫我點擊文章下方綠色的拍手按鈕,您的肯定將成為我的創作基金,鼓勵我持續創作。

假若您願意且有多的餘裕,亦可成為我的讚賞公民,或按下「支持作者」贊助我,感謝您支持創作有價,再此獻上誠摯的謝意!

我將於Matters上持續發布文章,期待我們能以文會友。祝福您日日好日,順心平安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022年 寫作計畫 — 遊戲式寫作|2月份結案(旅行與家鄉) & 3月份主題(喜愛的作家與獨立書店探訪 )

《隱身於大溪老街的古宅書屋—天井逅書》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