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Chen

我用文字理解自己和這個世界給我的種種感受,唯有靜下來好好寫些什麼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最像自己,已經不必再有任何心理狀態的偽裝。 也歡迎來追蹤我的方格子帳號:https://vocus.cc/user/5be04756fd89780001719c13

發現生活中那些很快樂的小小事

 (編輯過)
今年的5月20日我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我很開心自己踏出去了這一步,踟躕不前,對我來說有時似乎比踏上一條冒險的路更令人害怕。當我真的想像自己如同書中常看到的那句:「把每天當成最後一天來活」時,我依然會感到有些難過,當然是珍惜,只是如果每一天都這麼美好,我真想就這麼承認自己真的是對生命太貪心了!你們還在,我怎麼能捨得?

這是一篇紀錄,寫給自己。而這份紀錄存在matters中,將永遠不會消失。

2021年5月20日,我和老公做好了人生中兩個重要的決定。一,我們決定結婚。二,我們決定一起面對我的骨髓移植手術。

能找到一位如此愛著我,陪我面對未知的男人,除了幸運,我想這輩子自己似乎還沒做過什麼天大了得的善事,能替我積了這麼多陰德,求了這份姻緣。

這是好幾年前,我和老公自己拍下的婚紗。
能在一起的,就是好事

結婚,喜事一件;手術,必須做的事一件。兩件事都曾讓我膽戰心驚的畏懼。

我清清楚楚明白—我愛著眼前的這男人,在一起這八年多來,我愛他,但愛的成分裡,有時仍會有像恐懼這樣的混沌之物。

興許是童年回憶讓我在好長的一段歲月裡對婚姻的不確定性產生了許多想像的可怕事,男人會變心,我控制不了;婆媳問題,我也無法控制,我竟然讓這些無中生有的問題幾乎困擾了我整個青春,我真是大有問題,甚至有問題到把責任全都怪給了自己也不能控制的童年。

手術的未知意味著什麼?我想最糟的那一項,大概就是當「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件事變成了泡影。我想到會哭,哭什麼我不曉得,因為我覺得那不會是我。

因為是你,我才能如此大膽,因為天塌下來,有我們會一起擋!我一定會「好起來的」,手術同意書簽下去的決心如同賭注,我告訴自己:「這把一定要賭贏」。


醒來後,發現自己和對方都還活著!就是幸福的事

岸見一郎曾說:「當自己起床後,睜開眼睛,發現又活了一天,對方也還活著,那就是很幸福的事一件了」。

我深刻認同,但想多加一個條件,就是希望自己和那個對方都是無病無痛的快樂活著,唯有如此,這個「活」才是快活,不是嗎!

從下了人生的重大決定後,我開始紀錄自己每天發生了什麼難忘快樂的事。

我珍惜著每一天,我喜歡活著的每一天,一瞬間,我覺得自己好像對於過去、現在和未來都可以去喜歡了。

某日回診,我問醫生是否可以取卵以爭取移植後生育的更多可能?醫生告訴我:「妳血小板太低,可能不適合做取卵…..。但也不是說移植後就不能生育,有些案例還是有懷孕的。」

霎時間,耳朵好似裝不進去任何聲音,我感到眼睛很痠,好似快要流出眼淚那樣,或許不是因為我真的很想要那個我未曾擁有過的孩子,而是因為我感到自己當下已別無選擇。

幾天後,我從國中至今的好友打了電話給我,她告訴我:「我懷孕了,妳是孩子的乾媽喔!」我很興奮。我的耳朵又可以聽見聲音了,是上帝替我開了另一扇窗的聲音。


藏住秘密的人很辛苦

當你有一樣東西不想讓別人發現的時候,就必須藏,我覺得那很辛苦!因為如果那東西是「自己」,該怎麼藏呢?人要消失在人群中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尤其是當我還想擠進人群中取暖的時候。

我曾經非常害怕別人知道自己生病的事,我後來才懂自己對於患有疾病竟是如此自卑。我想假裝「正常人」,卻忘了世界上所謂的「正常人」似乎也沒剩下多少?!越是用力假裝,我越不正常;想掩蓋掉的弱點,反而彷彿真正變成了我的缺陷。

為什麼想藏?因為我怕別人不接受我,尤其是那人是我想愛也需要他愛我的人。

不提八年多前確診時,我說過要和他分手的那件傻事。我本以為可以對他的父母以及自己的父母藏上一輩子,而卻早在他的父母在還沒正式於法律上成為我的公婆之前,他們就接受了完完整整的我,生病的我。

「有問題一定要和我們說喔!」、「沒問題的啦,一定會好起來」、「要不要媽媽去醫院照顧妳?」....諸如此類的關心,我感受到自己被無條件地愛著!我曾以為這樣的愛只會出現在電影情節,沒想到我就是那位幸運的寵兒。

日常瑣事才是真正堆砌生活的磚

珍惜著每一天活著,是什麼感覺呢?我覺得變得情緒穩定些,但只要想到:「這麼好吃的食物我未來可能不能再吃到?」又或者「這麼美的風景」、「如此溫暖的擁抱」…..想著那些自己當下正在享受的事可能有天會消失不見,我還是會害怕。

對,我沒這麼勇敢,我向著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上天求著—「我真的很膽小,請不要讓我再經歷痛苦而變得更勇敢了好嗎?」我求著、求著,希望我求的那個上天真的存在。

紀錄著這些小事,我感到日常瑣事好像通通染上了一層光彩,做家事好開心,和親愛的人講上電話好快樂,放縱地吃零食增胖好享受,運動、打電動、兜風、看電視、畫畫、發呆、睡覺…..我通通都覺得好感恩,而且沒有任何罪惡感。

愛著生活怎麼會是罪?我對自己說:「如果好了,以後也請別再為了時間流逝感到罪惡」,沒有被浪費掉的時間,很多看起來不重要的小事,其實只是對時間價值定義的偏見,每一件事都很有價值。

當初紀錄這些,其實也沒有特別的動機,就只是想寫。難道寫下來的時候,我感覺到實現心願了嗎?

我想不到答案,反正就是隨著心意去做吧!

如果非得等到每一個心願都實現了才會快樂,那麼,我覺得快樂好難。所以,在我住院前,我紀錄著已經發生,以及當時於我而言不太困難就能完成的心願。

出院後的願望當然還是有待努力,不過,看著自己這一路走來的足跡,我想:「我可以辦到。」

所有的壓抑與隱藏,都是為了保護心中的人,不受到傷害。—楊隸亞《女漢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謝謝您在一日珍貴的時光中,撥空閱讀我的文章。如果您喜歡我的文字創作,期望您能幫我點擊文章最下方綠色的拍手按鈕,或成為我的讚賞公民,鼓勵我持續創作!我將於Matters上持續發布新文章,期待我們能在這以文會友!祝福您日日好日,事事順心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