樽玖無閒

腦洞多 拖延重症患者 Wattpad https://www.wattpad.com/user/goblet_nine

狼與充滿謊言的牧羊者

發布於
ch1(※R18※)

牧羊人精瘦的軀體被野獸壓制在下,身體遍佈宛若傷口,紅紫色的吻痕。

薄唇呼出輕聲嬌喘,紅暈從臉頰染至耳根,雙眼濛上一層淡淚。雙手被束縛,無法自由活動。雙腿則因體內承受著對方慾望的刺激,而無力反抗。

兩腿間挺立著的器官,象徵著背棄道德的慾念。俯身在上的男子賣力的擺動腰部,一隻手按獵物白嫩的大腿上,另一隻手握住對方的性慾,粗暴的套弄,為的就是引出其人最根本的渴望。

「……真淫亂……」野獸看著身下的人兒,放棄掙扎的他開始沉湎於這場禁斷的歡愉,甚至還動起腰來迎合自己。

牧羊人直視著野狼,用那張喊盡猗靡之聲的嘴,煽惑語問:「你不喜歡?」

「沒有……」野狼咧嘴而笑並道:「正對我胃口。」

半人半獸的野狼屈身上前啃咬牧羊人的唇瓣,舔舐那滲出的血液與唾液。

「啊……」疼痛和愉悅使牧羊人發出酥麻的聲音。欲求不滿的他泣聲懇求對方:「吻我……」

野狼豪爽的滿足獵物的願望,強勢地吻上。兩人舌尖彼此纏綿,索求著對方的氣息。彷彿恨不得成為對方的血肉一般,竭盡渴求,交融於彼此。

變成現在這種情況的緣由,得由那日說起……

牧羊人一如往常帶著他的羊群來到高地。看著羊靜靜的吃草,覺得自己沒有其他事情可做的他感到十分無聊。

牧羊真是件無聊的工作,少年如此想。

如果有狼來了的話,大概就有事能做了,少年想到此,趕緊擺了擺手,讓自己打消這個念頭。若是狼真的來了,自己的損失可就大了。

忽然,遠處一抹黑影掠過。

眼尖的少年馬上就看見了,他拿起自己隨身攜帶的望遠鏡朝有黑影的方向望去,一隻左前腳受了傷的大灰狼映入梅諾眼中。他心裡第一個念頭是:「慘了,說狼狼到啊!」

然而,沒想到那隻灰狼晃了晃身體,搖身一變成為一位體格精碩,面容帶有狂暴氣息的俊俏男子。不過,可能是因為身體過於虛弱,獸耳和蓬鬆的狼尾並沒有因變身而消失。灰狼發現自己變身失敗,輕嘆一口氣,用沒受傷的手拿起藏在樹叢下的衣服穿起。接著抓一把草,乎一口氣,一頂帽子就這樣冒出來,他戴上帽子藏好耳朵,尾巴則是被塞進褲子裡。雖然有點奇怪,但不至於被發現他不是人。整裝完畢,灰狼便朝村鎮的方向走去。

少年愣了一會,忽地意識到什麼,直接拋下羊群,以自己最快的速度飛奔到村子,見人便大喊:「狼來了!」

村民一聽到狼來了,便害怕的躲進屋內,幾位壯碩的男丁則拿起鐵製農具充當武器,打算一群人合力把狼趕走。

帶頭的人攔下少年,急問:「狼在哪?快帶我們過去!」

少年喘口氣後回答:「牠朝我的羊群跑來,就在離村子不遠的高地上!」

眾人隨著少年來到草原,羊群一隻不少,還有幾隻吃飽後開始呼呼大睡。大夥開始覺得事有蹊蹺。

「喂!梅諾!狼在哪?」有人抓緊作為武器的鐵鍬問。

少年開始發出嘻嘻的細聲,最後乾脆放聲大笑:「哈哈哈哈!你們都被我騙了!哈哈哈——」

得知梅諾耍了大家,一夥人非常不高興,有幾人作勢要上前教訓梅諾,但被某個年長的領導阻止。

領導對梅諾告誡道:「下次別開這種差勁的玩笑,不然哪天狼真的來的話,是沒有人會幫你的。」

梅諾停止大笑,逐漸露出有點尷尬不知所措的表情,不太情願道:「好啦……對不起嘛……」

眾人見梅諾似乎知道錯了,也就不跟這個年輕不懂事的少年計較,紛紛回到村子繼續工作。

望著走遠的人們,梅諾輕輕吐出舌頭,然後調皮道:「這也不算是玩笑嘛。」

中午過後,梅諾開始把羊群趕回家。羊隻都趕回去後,他按照母親的吩咐到村裡買東西。買好東西回家的路上,梅諾看見似曾相識的面孔,興奮的跑上前捉住對方的手攔下他。

「嘶!」被抓住的男子,一臉難受,並困惑的看著眼前的少年。

梅諾聞聲,立刻察覺到什麼,馬上放手,並道歉:「對不起,我忘了你左手受傷了……」

男子詫異的看著梅諾,「你……」

梅諾沒注意到男子要說話,又道:「你的傷還好嗎?有買藥擦嗎?」

男子沒有回答梅諾的問題,直接問:「今天大喊狼來了的人是你?」

「啊……」梅諾有點害臊的回答:「只是跟村民們開個小玩笑啦……」

「人都被你叫走了呢。」男子意味深長地說。

梅諾看著男子,頓然失神。男子微微一笑。

男子離開後,梅諾才回過神,捂著心跳加快的胸口,覺得自己的臉頰逐漸發燙。

又過了三天,梅諾在老地方顧著羊群。看著只知道吃的羊,他不禁想起那日奇妙的相遇,正期待著哪日能再相會時,突然冒出一個奇妙的想法。

梅諾仿照第一次做的那樣,對村民說著「狼來了」,大家仍然相信著他,因此害怕的人仍然躲起來,勇敢的人則拿著武器隨著梅諾來到他所說的地點,直到他們發現自己再次被這個牧羊少年捉弄了。

「你別太過分了!」上次告誡梅諾的領導人厲聲斥喝。

「牧羊很無聊嘛,對不起啦!」這次梅諾敷衍的說著抱歉,眾人都冷眼看著他,心裡下定決心不再相信這人所說的話。

又過了幾天,梅諾又在放羊時大喊著「狼來了」,但是這次已經沒有人想理他,就算狼真的來了,那也是他自作自受。

梅諾見沒有人對他的呼喊而有所動作,只好自討沒趣。往後放羊的日子裡,梅諾時不時就會放聲大喊「狼來了」,不過除了幾隻羊偶爾跟著叫幾聲外,沒有其他事情發生。

「唉,真無聊……」梅諾沒趣的說著。

這日,梅諾依然帶著羊群來到高地,不過這次他來到樹叢比較多的這一邊,因為原本的地方,羊隻快將地啃禿了。沒過多久,梅諾又開始呼喊:「狼來了——」

這次,羊群隨著他的呼喊開始逃竄,見狀梅諾開始緊張起來。

幾隻灰狼從另一邊的樹叢竄出,迅速的奔向逃跑的羊隻。狀況出乎自己意料,梅諾也拔腿狂奔。但仍然在意身後的情況,他稍稍回頭一看,一隻灰狼朝自己飛奔而來。

梅諾當然不可能贏得過狼的腳力,很快就被追上了,他被大灰狼以前腳壓在地上,看著巨大的灰狼,他慌了,不知該怎麼辦。突然不遠處傳來一聲喊問:「沃爾瓦,要幫忙嗎?」

「不用!羊群全歸你們,別來打擾我!」梅諾聽見熟悉的聲音由自己上方傳來。

灰狼化為人形,但仍保留耳朵和尾巴。

看見灰狼的模樣,梅諾面帶略微的羞紅,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嚇傻了?」略帶嘶啞的磁音,沃爾瓦提問。

但他不等梅諾回答,直接扯開梅諾的上衣。

「啊——你、你要做什麼?」梅諾聲音微顫地問。

「你的呼喊,聽起來就像在叫狼來吧……」沃爾瓦用那銳利有神的雙眼注視著梅諾,「所以我來吃掉你了。」說完,他變出繩索將對方的雙手綁住,置於梅諾頭頂。然後俯身由梅諾的頸窩處開始品嚐。

「啊……」感覺到癢、疼痛以及興奮,梅諾不禁出聲。他的心跳越來越快,臉頰也開始漸漸染上緋紅。

沃爾瓦一邊吮舐著梅諾白嫩的身軀,一邊撫摸著他的獵物身體最敏感的那一處。

「嗯……那裡、不要……」梅諾雙眼迷濛,尚存的理智使他說出違背慾望的話語。

「好,那換這裡。」沃爾瓦輕易的放開愛撫梅諾敏感處的手,使梅諾忽然感到一陣空虛。那隻手不安分的朝梅諾身後探去,深入另一個連梅諾自己都沒發現的後花園。

「呀……好奇怪,不要進來……」梅諾沒有被碰過那種地方,疼痛且伴隨異樣的感覺,讓他害怕的扭動自己的腰,想要讓沃爾瓦離開。

但此舉反而勾動沃爾瓦,情慾燃燒起他身下的炙熱。還讓他意外觸碰到梅諾體內那秘密的興奮點。

「呀啊……」梅諾沒料到自己還會發出這種聲音,害羞的想挖個洞跳進去。

「你……」沃爾瓦最後一絲理智斷線,他粗暴的進入梅諾,受到這樣一個刺激,梅諾的眼淚奪眶而出。

見狀,沃爾瓦安撫問:「疼?」

梅諾咬住下嘴唇,忍著眼淚點頭。這副楚楚可憐的誘人模樣,讓沃爾瓦很難按下自己的慾望,他只好伸手撫上對方臉頰,哄到:「很快就不疼了……放輕鬆。」

沃爾瓦開始動起狼腰,每來回一次的動作,都能讓梅諾感受到沃爾瓦在體內的衝撞。

為了讓梅諾不要太過難受,他一邊用手愛撫著梅諾的身下,一邊尋找著剛才觸碰到的興奮點。

忽然,梅諾又呼出嬌聲,沃爾瓦馬上察覺,又朝同樣的位置頂入,不斷進攻那一處。

「啊……那裡、嗯……」梅諾受到強烈的愉悅感,腦袋開始昏昏沉沉,想這樣沉浸在這偏離道德的快樂裡。他的身體早已先遵從了慾望,梅諾不自主的扭起纖腰,迎合對方的動作。

「真淫亂……」沃爾瓦說道。

「不喜歡?」梅諾用誘惑的語氣挑逗道。

沃爾瓦露出邪魅的笑容,回答:「正對我胃口。」然後屈身上前啃咬梅諾的唇瓣。

梅諾雖然不討厭這樣,但他渴望更加……

「吻我……」

沃爾瓦聞言,立刻滿足梅諾的要求,順便解開了梅諾被綁住的雙手,因為他知道他的獵物已經不打算逃了。

獲得自由的雙手立刻纏上沃爾瓦,緊緊的抱住他。梅諾渴望這一刻很久了。

纏綿許久,兩人捨不得離開彼此,盼望就這樣交融在一起。

「梅諾……」沃爾瓦一邊頂著懷裡的人兒,一邊啃咬對方的耳根。

「欸?什麼……」專心於身子下的事,梅諾的腦袋頓時無法理解人狼的話語。

沃爾瓦用力抱緊梅諾,使他的爪子在梅諾身上留下道道血痕。痛覺使梅諾腦袋恢復清醒,意識到眼前的這隻狼正在叫喚自己的名字。

「梅諾,梅諾……」沃爾瓦不斷喚著少年的名字,並深深頂入梅諾深處,填滿他。

受到強烈撞擊,梅諾反射地摟緊沃爾瓦。看見眼前沃爾瓦毛茸茸的耳朵,梅諾不禁親吻它。

耳朵受到刺激讓沃爾瓦更加興奮,「梅諾……」

「……嗯?」

「叫我的名字……」沃爾瓦在梅諾耳邊低嘶,「沃爾瓦。」

其實梅諾被壓倒時,就有聽見灰狼的同伴以這名字呼喚他。但梅諾最想呼喚的是這個狠狠侵犯他的人曾經……

梅諾順從地貼近狼耳,深情喚名:「沃爾瓦……」

聽見如此呼喚,沃爾瓦逕自將梅諾一把抓下,將手指粗暴的伸入梅諾嘴裡。

靈巧的指頭滑入梅諾的口腔,黏膩的蹭著梅諾的上顎,上顎被逗弄,讓梅諾的身體不自覺夾緊體內的巨物。沃爾瓦更進一步的探入更深處,從舌根開始愛撫。纏人的撫摸,刺激著梅諾的大腦,讓他飄飄欲仙。

隨著挑弄,梅諾的嘴角垂涎,伴隨著聲聲淫靡的喘息。沃爾瓦抽出手指,牽出淡淡銀絲。前一刻被使勁玩弄的可人,因獲得自由而極力吸取氧氣。

沃爾瓦看著梅諾。頸肩處滲出的汗水,滑過佈滿吻痕的肌膚。先前被他抓出血痕的傷口,散發著迷人的香氣。沃爾瓦下意識嚥下一口唾液,他身為狼的本能開始侵蝕他的理性。張開獠牙想咬下眼前的嫩肩……

「吃我吧,就像你吃掉我的青梅竹馬一樣……」

梅諾摟著沃爾瓦,將他的頭按向自己的頸窩,用著淫靡誘惑的音色道:「來,咬下吧——」

聲音掐斷了沃爾瓦理智。獸性促使他退去人形,化為野獸。上下顎施勁咬住梅諾的肩膀,銳利的尖牙陷入皮肉裡,使其流出鮮紅色的血液。

劇烈的疼痛掩過快感,撕裂梅諾的感官,讓他只能放聲大叫,但是絲毫不減肩上的痛苦。

淒苦的喊叫拉回沃爾瓦的理性,即刻鬆開狼口。暴露出的傷口,湧出大量血液,沃爾瓦慌忙的拿起梅諾的衣服,綁在梅諾的傷口,替他包紮止血。無奈血很快將衣物染成紅色。因為疼痛和大量失血,梅諾早已昏厥,倒在沃爾瓦身上。

儘管仍在梅諾體內,沃爾瓦已無心繼續交合之事。他急忙完事,且不管兩人不堪的模樣,抱著奄奄一息的梅諾,奔至舊友的住處,尋求幫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