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查哈爾燦

獨立評論人| 公民社會、政制改革、社運思考

港台vs世衛:世衛如何唱爛中國的外宣大戲

發布於
香港電台「The Pulse」節目截圖

世衛助理總幹事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接受香港電台「The Pulse」節目女記者連番追問,就疫情在台灣被有效控制詢問世衛是否會重新考慮台灣的成員資格,助理總幹事避而不談稱「聽不到問題」並中斷視頻會話,待記者重撥繼續追問,助理總幹事則稱讚中國防疫工作做得很好,草草結束訪問。

官媒急忙跳墻,斥香港電台借台獨「碰瓷」世衛組織、女記者「居心叵測顯而易見」、台灣「以疫謀獨」是死路一條,再讚世衛助理總幹事倉皇斷線是「最硬核反應」。回看訪問前後,港台節目以台灣抗疫取得顯著成效為引,展開對世衛助理總幹事的提問。記者淡定從容,用詞中性,敢於提問,鍥而不捨,世衛組織卻切斷通話,緊張迴避,連「台灣」二字提都不敢提。官媒演繹下,前者成為「播獨」,後者則是「硬核」,明明貽笑國際,還標榜為典範,不由得感歎典型的「中國邏輯」:只問立場,不問是非,龍門任搬,顛倒黑白。

用台灣在此次疫情的表現來講關於公共衛生的問題,前提與發問密切而緊要,無關主權甚至政治之事,何來挑釁中台關係,是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當「台灣」二字都不能提及,可見中國如何將極權延伸,置台灣兩千萬人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於不顧。台灣政府早在12月就去信中國和世衛,欲了解疫情資訊,並表示武漢肺炎存在人傳人可能,未獲回復。疫情隨後在中國爆發,台灣及早限制疫區人員入境,管控口罩發放和銷售,疫情得以及時控制。港台所問的是,台灣在東亞各國相繼陷入疫情危機時找尋到抗疫良方,但礙於非世衛成員,無法及時給予其他國家經驗和提示,世衛如何評價?基於公共健康安全,世衛是否會重新考慮台灣的成員資格?

馬英九年代,台灣獲得時任世衛總幹事陳馮富珍邀請,在北京默許下以觀察員身份參與世衛組織。彼時為何台灣列席世衛可以被允許,為何又不是謀獨?中國代表李強2月3日在世衛大會上表示「所謂的不讓台灣參加世衛大會將導致國際防疫體系出現缺口,是台灣當局圖謀參與世衛大會而編織的謊言和借口。」足以證明其自相矛盾的邏輯,和中國對世衛的操縱:政治先行,懶理人民死活。

世衛組織誤判武漢肺炎的傳播力度和危機,遲遲不將武漢肺炎列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勸說各國不要從中國撤僑,不斷高度讚揚中國的抗疫工作及時透明,令世衛在世界的公信力盡失。台灣隔斷疫取及早封關,不依靠內部高度封鎖,成為抗疫最有效、最值得國際借鑒的地方,正正是因為不遵從世衛指引,你有你講,我有我做。

各國批評四起,網絡更有請願要求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下台,逾七十萬人簽名支持。四面楚歌之際,習近平卻去信力挺譚德塞:「你帶領WHO得到國際廣泛認可。」——定於一尊直接代表世界,難兄難弟,原來是一丘之貉。國際組織淪為極權附庸——世界衛生組織變身中國衛生組織,這台戲從幕後搬到世人眼前,讓大家見到世衛如何一次次包裝中國飽受詬病的抗疫,而隻字不提因中國政府隱瞞導致的疫情擴散。中國藉世衛之口宣稱「病毒並不來源於中國」,同時用國家機器造勢「中國用了兩個月為世界爭取了時間」。讓這場由中國發跡擴散全球的疫情故事徹底改寫,如此對其自身便無需問責,追究根源。

從孔子學院到世界刑警組織、世界衛生組織,從陳馮富珍到譚德塞,中國將勢力安插在越來越「獨立」和「國際化」的組織,待有用時來唱好中國,擴大外宣。譚德塞無數次的讚揚中國,到此次世衛助理總幹事的熒幕出醜,顯示黨國這齣戲已經唱爛:世衛已失去其自主性,見到大陸避諱的政治就無話可說,先劃紅線,自亂陣腳。當獨裁可以左右世界,莫說台灣一島要自強以抗疫症,世界都應警惕暴君降臨,反常取代正常,世衛應該原地解散。

世衛這艘破船,台灣不登也罷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