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查哈爾燦

獨立評論人| 公民社會、政制改革、社運思考

我們就這樣站著直到極權倒下

發布於

2020年的6月4號,六四卅一,很難想象這一天的香港——維園燭光晚會首次被禁,《國歌法》在立法會急速通過。議會外市民無懼禁制仍然佔滿了六個球場,議會內民主派議員修正案全數被否,建制議員卻少有的全部投下讚成票,一票不缺,齊齊表態效忠。


六四走到第三十一年,華人社會仍然有香港一隅泛起燭海,仍然有香港人不忘強權極力想抹去的血腥。在香港,五月早已飛霜。沒有走出反送中的陰霾,國安惡法卻跳過本地立法程序被強塞進《基本法》附件三,成為適用香港的法例,大陸式的打壓名正言順陸續有來,支聯會「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也將成絕響。


關於六四,很多中國人都忘了,但是他們眼裡的沒落都市卻從未遺忘,用腳踩過重重鎖住的維園,三十年如一日的燭光人海創造出世界的文明奇跡。中國人三十一年前一夜經歷的痛苦與撕裂,香港人用一年的時間見證更深更痛的苦難在香港發生:6.9,6.12,6.16,7.1,7.21,8.31,10.1……


可是香港人還是會記住不屬於他們的「六四」。八九年的中國是在爭取從未有過的民主,二零一九年的香港卻在用血淚捍衛將逝未逝垂死的自由,當年的香港視北京學生為血脈,今日的中國卻樂見香港被極權蹂躪,嗤之以鼻,幸災樂禍。「六四」不再是中國人的六四,中國人的怯弱、膚淺和甘願為奴,讓開明的年代不會再降臨於如此國度,「六四」變成香港人的「六四」,成為無數用數字銘記的日子一樣,成為求民主、抗共的集體記號。


燭光可以有罪,維園再無輓歌,中共治下,悼念本身就是反抗。記住「六四」,就是在否定極權。國安法到來,光是站著,就可以危害國家安全,但香港人仍企滿維園,不怕暴力,無懼風雨。


慶幸,我們還站著,會這樣一直站著。

2020年6月4日,香港維園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