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鴻璽

練拳多年,身體逐漸敏銳,對天地萬物產生好感,喜歡觀察人,漸而親近文字。不曾在筆下耕耘,但不可一日遠離書,人生軌跡,跑到北京經營客棧,一走十年,天地之間見自己。尚未不惑,整天胡思亂想,工作之餘,紀錄下生活種種,給下一個十年後的自己。

你們(1)

發布於

楊茗棫,代號ymy,在群體裡妳被稱為校長,妳有自己的領導風格,妳的笑容乾淨無邪,總是能掀起課堂的一股歡笑聲。也許「笑長」一詞更適合妳。你第一次來夜奔北京是為了推銷可零可靈,那是2015年的秋天,維基女王KJ推薦你來找我的。妳很熱心地推薦我這款app,妳熱情地介紹這款app是一個很有想法的大男孩創立的,妳眼神中有蓋不住的興奮與衝動,妳落落大方,在比特幣還沒有異軍突起的年代,妳不斷告知我這款app就是比特幣的價值,妳試著說服我,妳為了讓我使用,自掏腰包給我我轉了10元到帳戶裡,妳教我如何操作換算流程。

妳問我會不會繼續使用,我告訴你一句話,你來跟我們練拳,我就會用你們公司的產品。你堅定地告訴我你會練拳,妳沒有讓我失望,妳來了就沒有走,一直到夜奔北京的最後一天。

你很快就跟同學,老師們打成一片,妳是唯一會在上課中途直接挑戰老師的學員,妳也是唯一跟老師說了一聲「給你跪了」,就真心誠意地雙膝跪地的學員。妳有一股魔力,讓周圍的人喜歡妳。妳的東北性格,很豪爽,很灑脫,很白很甜,妳捏得餃子讓大家心平氣和等待一個晚上也要吃到。

謝謝妳帶室友來練拳,謝謝妳帶同事來練拳,謝謝妳帶那位在路上遇到還不知道對方是誰就抓來一起練拳。謝謝你從來沒有放棄過帶不同人來練拳。

謝謝妳來夜奔北京練拳。

曾麗華,代號龍貓。如果這個班有個班長,肯定就妳是了。妳在2015年6月看完我的一席演講隔天就來夜奔北京,妳說要練拳,妳加入我們,妳來了就沒有走過,不分寒暑,不懼風雪,不離不棄。你每次都很認真,你不在乎簡單的事情重複做,你是一個肯低下頭埋藏自己的人。妳戴一副大眼睛,來自湖南長沙附近的小縣城,妳說我們無法理解城鄉差距,但是我知道妳經歷了多少難關才能在北京留下來,妳是典型的北漂孩子,妳的行為舉止讓我看到了漂向北方的無奈。

我因為認識了妳,每次讀到盛可以的小說都充滿了畫面感,妳給我湖南女子的一切想像。妳對同年齡層的知識斷層感到焦慮,妳給我介紹了許多知識型課程,妳閱讀廣泛,妳不懼怕面對陌生,妳有很強韌的性格。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年冬天,妳在夜奔吃完火鍋之後講到的家鄉,我不會忘記妳說父母年年催你回家,要你相親,給你找一個在縣城吃公家飯的公務員配偶,他們不斷告訴你不要再留北京了,即使這裡有妳要的一切;他們不要妳再進修自己了,即使妳對知識與新知有無底洞般的渴望;他們用自己認為對的方式告訴你:回家結婚生孩子,當一個奶孩子的媽。我不會忘記妳說完這段話之後,挽起手牽著妳的男朋友,那個身體雖然有殘缺,但是腦袋聰明無比,對你百般溫柔的支付寶工程師男友。

謝謝妳最終說服了妳男朋友一起來體驗武術課程,即使他的半邊身體是萎縮的,他的腿骨是歪斜的,他還是很努力跟你一起上完一整堂課。我從來沒告訴你,那天的課程我永遠記得你們倆互相攙扶的景象。

謝謝妳來夜奔北京練拳。

喬明明,代號明明。群裡的男生叫你小喬,女生叫你喬哥。你來自河北邯鄲,你很少講話,你很安靜,但是你練拳很認真。你是我見過最有可能練出功夫的人。我從來不知道你是如何找到我們的,因為你不太講話,你眼角總有一種害羞的餘光,你很少抬頭看我。你很謙遜,你遇到任何人都會退避三舍。我剛剛開始注意到你的時候,發現你的筋骨結實,但是肌肉過度緊繃,我知道你是做體力活兒工作的,但我沒問過你做什麼。我只說了一句:你如果要練下去,腿必須架,胯必須開,要能踢,要能蹲。我教你如何架腿,如何撐筋拔骨,如何遛腿。

三個月後,你起腿刮旋風,低頭可吻靴,我不知道你下了多少苦工,你只用了三個月超越全班,你很聽我的話,你把腿給踢開了。我當時問你幾歲,你說剛滿24歲。我說了一句有希望,你要繼續練,以後幫你介紹好老師,你第一次笑了,問可不可以繼續在夜奔練下去。

一年後,你把十路彈腿練的滾瓜爛熟,你把身體欠缺的都補齊全了,你跟我們一起去夜奔大同密集訓練,我們全班一起去吃火鍋,十月份的大同晚上寒冷無比,吃了火鍋都暖和了,你第一次開口跟大家分享你自己。

你說你是農村最底層的孩子,你沒有受完整的教育,你很渴望能通過看書長進自己,但是連最基本的閱讀都有難度。你說你在北京郊區當焊接工人,你沒日沒夜的盯著電光,你視力受損,工地管事的沒給你正規的焊接眼罩,而是用一般的墨鏡。你領的是最低的工資,你住在工地裡的棚子。你說從小就有一個武俠夢,你聽說北京市中心有個地方免費教拳,所以你每週末都會坐兩個小時的公車進城,跟著我們一起練拳,再坐兩個小時的公車回到工地。

你說不敢跟我們說你的工作與背景,因為這裡的每一個同學都是體面的工作,受過良好的教育,講話的內容都是聽不懂的高深。你知道嗎,喬明明,你一直被大家尊重,因為你拳練得很好。

不久後,夜奔課程從完全免費改成先收費再退費,每個月繳一筆錢,上一堂課退還100元,如果不缺課的話,到了月底就會全額取回,用意只是杜絕日益增長的網紅來蹭課打卡,我不想給你造成經濟壓力,告訴你一聲不要付錢,來練就好。你不肯,非要跟著一起交錢,定期來上課拿回學費,到了下期再交一次,雖然你從不缺課,我也不覺得你會曠課。

最後一次見到你是過年前,你用紅包裝了費用交給我,過完那年的春節之後卻再也沒看到你了。

班上每一個人都在找你,你人間消失了,再也沒回過夜奔北京。我找了你好多年,但始終音訊全無。

很久很久以後,我聽說你加入解放軍了,你在隊伍受訓,不能用手機,我甚至聽說,你被調到西藏去了,那你更不可能跟我這個臺灣人有任何牽扯了。

我想找你,是想把你的七百元還給你,我很高興有跟你一起練過拳,希望你繼續下去。

謝謝你來夜奔北京練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