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鴻璽

練拳多年,身體逐漸敏銳,對天地萬物產生好感,喜歡觀察人,漸而親近文字。不曾在筆下耕耘,但不可一日遠離書,人生軌跡,跑到北京經營客棧,一走十年,天地之間見自己。尚未不惑,整天胡思亂想,工作之餘,紀錄下生活種種,給下一個十年後的自己。

歐巴馬(中)

發布於

他們倆兄弟很喜歡金重先生。溫家寶本來就眾生平等,任何人都可以抱,歐巴馬很挑剔,但是他第一次見到金重先生就親近,隨意讓他抱。金重先生說人都討厭他,但是小動物都很喜歡他。溫家寶走丟之後,歐巴馬有一段時間不敢一個人出去溜達,乖乖地等人帶他,金重先生那段時間常常帶他出去胡同散步。他發現胡同裡有一隻半放養的野狗花花,中型米克斯,很喜歡欺負歐巴馬,他說歐巴馬看到他會怕怕的,有可能被他咬過或追過。有一次我們一群人帶歐巴馬去散步時看到花花在遠處,一看到歐巴馬就狂吠,嚇得歐巴馬不敢往前走,金重先生就拿起棍子追著花花跑,嚇得他往反方向逃,我們一群人從胡同的另外幾個出口拿著掃把準備等花花出來,假裝要揍他,嚇得他來回逃跑,後來躲到一戶人家的院子裡。那天之後,花花見到歐巴馬就乖乖的趴著,再也不敢兇他。金重先生說要是再看到他欺負歐巴馬就真的會打斷他的狗腿。

金重先生有一段時間把我的關刀借走了,他拿去做一個裝置藝術展覽,利用隱形尼龍線懸吊關刀做出了一個半空劈肉骨頭的裝置,展覽結束之後他把那個巨大的肉骨頭帶回客棧,放在太陽下曬,歐巴馬非常喜歡那塊骨頭,他覺得那是金重先生給他的禮物,不讓任何人靠近,他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學會露牙齒兇人。

關刀在展覽時被賈樟柯導演看上,不久後又被道具組借用,最後出現在電影「山河故人」的一幕。

金重先生是個孤獨的好人,他喜歡貓,喜歡狗,喜歡魚堅強。他在東四六條胡同內一個破舊不堪的深宅大院內住下,從門口走到他房間需要穿過三重院落,大部分都荒廢,天黑之後沒有燈光,一般人不敢走。他把房間內部佈置的很好,是他的生活空間,也是他的剪輯工作室。有一年過冬,他發現一隻黃鼠狼會去他廚房偷食,他就架設了一個小型攝影機紀錄他,並且留食物給他。這隻黃鼠狼慢慢就變成固定去拿晚餐的小朋友。我有時候遛狗會問歐巴馬要不要去看金重先生,他就會一路從燈草胡同走到東四六條。

歐巴馬身體上都是黑毛,四個蹄子全是白毛,看起來像穿白襪子,胸口也是一搓白毛,人立時看起來像台灣黑熊。南方人介意黑狗穿白襪,彷彿是披麻帶孝,認為是不吉利之像。北方人說狗分四品,一黑二白三花四黃,黑狗為一等犬,如果遇上了黑狗有白腳,此狗是「踏雪尋梅」犬,護家首財,更屬難能可貴。

第一次聽到「踏雪尋梅」的說法,是從一個修腳踏車的大叔口中說出。他來自河南,農民工背景,皮膚黑黝黝,面孔長得很像吳宗憲,自帶笑意。那年北京政府還沒有到胡同內多管閒事,胡同裡各個角落都出租給這些外地人來經營小商舖,山東賣饅頭的周杰倫,河北開雜貨店蔡依林,新疆賣羊肉串的黃秋生,河南修腳踏車吳宗憲等人都是樸實有趣的底層人物,也讓胡同生活保持豐富的活力,歐巴馬就是在這個環境裡長大成犬。

2013年成立夜奔大同,來回折騰了好久之後,在夏季準備落成,當時帶上歐巴馬一起過去生活,他第一次坐長途汽車,路程5個小時,他沿路趴在我腳底,不知道是不是暈車了。大同市的海拔有1042公尺,不算太高,但是應該對他這個小動物來說還是有點變化。他到達的第一天很好奇,東聞聞西嗅嗅,鼻子像個探測器一般停不下來。到了晚上睡覺前,他在鋪好的小毯子上轉了好幾個圈圈,身體窩成一個圓球體狀之後,深深地嘆了一口大長氣才趴下脖子睡覺。我躺在床上聽到這個嘆息聲,覺得他怎麼一夜之間變老頭了?

隔天早上,帶他到附近去散步,明顯感受到狗狗在互相聞屁股之間真的能互相交流。歐巴馬個頭雖然小,但是一到了山西之後反而變得趾高氣揚,走路抬頭挺胸,四處來的小狗都死命聞歐巴馬那個粉紅色的小屁股,完全就是一副「啊~這就是北京來的爺們,鄉親們,快來快來,再不把握機會聞一聞以後搞不好就聞不到了!」的樣子。等其他小狗都走了之後,我蹲下來摸摸歐巴馬的頭,並且問他:怎麼回事,你真當自己是天子微服出巡啊?太囂張到時候被人扁可沒有金重先生幫你出氣。

歐巴馬沒有聽進去,他往後幾年只要從北京剛到山西,一定展現出老爺回家的態勢,明明就是個小不點,卻老裝大款兒,我估計他們狗狗之間也有城鄉差距。歐巴馬這個風流倜儻的京城少爺在大同有不少紅粉知己,我也看過不少幼小黑狗亂竄,非常懷疑這個小王八蛋在多次消失一夜之後再回家幹了什麼好事。

夜奔北京有個鄰居,神秘莫測,在我們院子正後方弄了一個獨立院落,輝煌裝修後入住,常年有一男僕陪伴,一主一僕逍遙自在。明達稱他「大仙兒」,稱他的僕人「超兒」。大仙的背景複雜,經濟自由,但是他時常以胡同局面自居,為了某些任務,努力融入社區。他養了貓之後,發現胡同居民多半養狗。貓放養,但是狗可以牽繩溜達,更顯得自己是社區的一部分,於是也去弄了一隻小母狗,取名果兒,比歐巴馬年紀小,但是體型比歐巴馬大一半,細腿長腰,屬於狗中的美女。果兒含著金湯匙長大,到了一歲開始發情,看上歐巴馬。有一次果兒主人提出想帶果兒到夜奔大同去玩兩天,我也帶上歐巴馬一起去。到達時大同冰天雪地,室內乾柴烈火,地上的暖氣烘托的溫暖氣息,直撲人獸,歐巴馬獸性大發,我們中午出門吃飯,回家時發現歐巴馬不知道如何把栓他的繩子弄斷,跟果兒妹子已經屁股對屁股了。

三個月後,長腿果兒生出5隻小狗,各個可愛,腿短如歐巴馬,沒有遺傳到媽媽的大長腿。其中一隻給媽媽留下,其他四隻小狗都被其他分佈在胡同內的「特殊」人士預訂,斷奶就送入大富大貴之家,陪伴收主們一起「融入」胡同生活圈。歐巴馬可以算得上是白手起家,三級貧民戶翻身上流社會的典範了。

夜奔大同除了國外入境的獨立背包客之外,也經常會遇到在中國居住的外國人集體來住宿,他們通常來自北京或上海等大城市,有些是留學生,有些是英文老師,有些是外籍外派人士,所以一來都是一群人,一次三五天。夜奔大同不遠處有一家烤鴨店,用櫻桃木燒烤,鴨肉味道香甜美味,配上的大餅比北京厚實,山西的大蔥更是豪邁粗獷,一口咬下滿屋濃厚。北京的大董烤鴨一隻要價298元人民幣,醬料配菜與大餅另外計價。大同的櫻桃木烤鴨一隻要價58元,附贈滿滿的甜麵醬與吃不完的大餅與配菜。我每次都會推薦給群體的客人,他們看到價錢與食物的品質之後,往往都會在走之前再點一次。

有一次又一組美國人來玩,男男女女加起來十幾個人,都是在北京工作,他們特別愛吃烤鴨,聽了我的推薦,美國揮霍魂發作,宣布一人一隻烤鴨。我打電話訂了十五隻烤鴨,老闆親自開車送餐上門,這群美國人把烤鴨當肯德基吃,我也是開了眼界。

同時開眼界的還有歐巴馬,他垂延三尺地眼巴巴看著一群人吃香噴噴的烤鴨,四處求情。我再三警告客人不能餵食,烤鴨太油,骨頭太細小,會傷害他。歐巴馬的萌力全開,雙眼張開度到達120%,討饒哭聲的頻率控制在初生嬰兒的頻道,積極發出信號。有個美國男生實在忍受不住,趁我不注意偷偷塞了一口鴨肉給歐巴馬吃。這下好了,歐巴馬從此知道人間還有烤鴨這種美味,之後歐巴馬就不離開這個人,走到哪跟到哪。

當晚客人吃剩下的15個鴨肉骨架都被打包處理放置在廚房,準備第二天早上拿給收廚餘的大姐。歐巴馬跟我睡在夜奔大同樓上最裡層的房間,半夜地暖太熱,我把門打開通風,沒想到這個小傢伙睡到半夜偷偷摸摸自己走下樓,沿路貓手貓腳不發出聲音,經過一群客人的房間門口,沿路走到另外一頭的廚房,翻開垃圾袋,偷偷咬了一隻鴨骨架再延路回到二樓房間,骨架太大,他一路拖著走,鴨架上的油脂畫了好長一道線。他想把鴨架藏在自己的小窩裡。我半夜起來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迷糊中起床看歐巴馬,發現他翹著屁股在刨自己的床,好奇下床想看清楚,歐巴馬聽到聲音,驚嚇地轉頭看到我,雙眼瞪大,整個身體靜止不動了30秒,他心裡想完蛋了,人贓俱獲。

我起床,開燈,抓著他的脖子,手起掌落,毒打一頓,讓他貪吃屁股就開花。他一面被揍一面看著烤鴨架子一面跟我哭訴,說好了好了我知道錯了以後不敢了你饒了我吧。

第二天早上,我還在洗臉刷牙,小王八蛋就跑去廚房再吃一隻鴨架子。我發現時他已經夾著尾巴躲在旁邊,完全就是一副”I’m not even sorry”的表情。

屁股再開花,但是他表情像抽了大麻一樣,飄飄然無所謂了。

從此之後,只要有客人在夜奔大同訂烤鴨,我跟歐巴馬就開始了鬥智鬥勇的真心話大冒險遊戲:歐巴馬你有沒有偷吃骨頭?沒有嗎?那為什麼嘴巴旁邊有油嘖?屁股是不是又癢了啊?

原文發表於 2021/03/28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歐巴馬(上)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