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鴻璽

練拳多年,身體逐漸敏銳,對天地萬物產生好感,喜歡觀察人,漸而親近文字。不曾在筆下耕耘,但不可一日遠離書,人生軌跡,跑到北京經營客棧,一走十年,天地之間見自己。尚未不惑,整天胡思亂想,工作之餘,紀錄下生活種種,給下一個十年後的自己。

魚堅強

李俠開始工作的那年,有一次看到一組歐洲客人退房時留下的寶特瓶裡放了幾隻小金魚,估計是出去玩的時候隨手買的,不能帶上飛機就留給我們處理,李俠把院子裡的仿古井洗乾淨,灌水,放養這幾隻被拋棄的金魚。幾天後大部分的金魚都飄起來了,只剩一隻還在游泳,李俠就撈起死掉的那幾隻,剩下那一隻孤零零的活著。

不久後,又有客人亂買金魚,走了就交給李俠,他照樣放入水井裡,還是只有那一隻存活下來。李俠偶爾想起來會拿一些麵包屑去餵他,但是忘記的時間比較多。

冬天到了,水井結冰,變成一個大冰塊,大家都忘了那隻魚。

隔年春天,冰塊融化,有天早上李俠看到了薄冰底下有動靜,是那隻魚睡醒了,很有精神的游來游去,李俠感嘆了一聲,就給他取名叫“魚堅強”。

夏天,因為有一隻魚堅強,就會有遊客覺得可以養金魚,總有人會自動加金魚進去,但是能活到冬天的只有魚堅強。第二年冬天,我們又忘了把他撈起來放室內,一夜結冰,魚堅強又冬眠了。隔年春天,魚堅強依然強健的甦醒,等待李俠餵食。

金重先生跟我們一起生活時,也開始照顧魚堅強,他買魚飼料給他加餐,魚堅強第一次吃麵包屑以外的食物,不知道是否美味一些?

第三年冬天,魚堅強見怪不怪的又變成冰塊魚。春天冰還沒化之前,金重先生就回來了,他聽說魚堅強被冰凍三尺,傷心難過,拿起小鐵鏟開始鑿冰。魚堅強在沒有被意外斬成兩段的破冰之下被挖掘出來,放入水盆中,不久之後就開始開心的游泳,金重先生至此開始細心照料魚堅強。

第四年,何娟從平遙歸來,攜帶了一隻獨眼狗,兩隻小烏龜,都是她在平遙期間收留的流浪動物。狗狗的眼睛後來治療好了,但是其中一隻有嚴重的白內障。他把烏龜放入池塘,覺得魚堅強太孤單,就去魚市場買了好幾隻小金魚回來陪他一起跟烏龜玩。

一週內,烏龜把所有的金魚都吃掉了,只剩下魚堅強還堅強的活著。金重先生回北京,見狀趕緊買一個魚缸,請我們把魚堅強跟烏龜分開養,並且留下許多魚飼料。魚堅強繼續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但是他的精神依然旺盛。

李俠走了,明達接手餵食,辛未只要回來玩,都會先問魚堅強還在不在。魚堅強變成了一個隱約存在的對話窗口,久不回來的老友們總能通過詢問魚堅強來快速確認自己的年資。

到了冬天,魚堅強不知道為什麼又回到了室外池塘,而室外的烏龜移居到了室內的小魚缸。沒有人擔心冰塊裡的魚堅強,大家都覺得他春天一定會好好的復活。

魚堅強沒有讓我們失望,年復一年都有自己的復活節。

第五年,夜奔的青旅模式走到盡頭,年底要全面重新裝修,所有的傢俱設備都打包封存,金重先生大冬天的也來幫忙拆床搬桌順便紀錄拍攝,大家都說要給魚堅強一個新家。建築工人在施工時把池塘的底部敲壞了,有個漏水的裂縫。明達自己用水泥糊好幾層底,魚堅強確實是換了個新家,在原來的池塘裡換了水泥底座。

第六年夏天,全新打造的夜奔北京迎來了史上最大宗的打工換宿團,其中有幾個過男生願意每天晚上練拳,晚餐之後都會在院子裡集合準備練武。魚堅強在這年夏天決定離開夜奔北京,他突然翻肚子了。

李俠不在,明達去平遙,何娟在大同,金重先生在台灣拍片。我給他們幾個元老發訊息,金重先生回覆:請妥善照料魚堅強,我立刻買機票去北京接他。

隔日晚間,家偉,呂重,皓銓,子慶等人在院子踢腿時,金重先生一身黑衣出現在門口,默默的走到池塘旁,撈起魚堅強,用一塊白布包好,點頭離開。

那是金重先生最後一次回到夜奔北京。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