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鴻璽

練拳多年,身體逐漸敏銳,對天地萬物產生好感,喜歡觀察人,漸而親近文字。不曾在筆下耕耘,但不可一日遠離書,人生軌跡,跑到北京經營客棧,一走十年,天地之間見自己。尚未不惑,整天胡思亂想,工作之餘,紀錄下生活種種,給下一個十年後的自己。

寧宇

發布於

我的好朋友,天津塘沽人,濃眉大眼,北方長相。

家族世居天津七代,按照族譜,他是『書』字輩,原本的名字叫寧書宇,父親覺得麻煩,『宁宇』二字用簡體寫只差一劃,看著有趣,就把他名字改了。從他這一代開始,不再排字輩。

塘沽在天津東南角,沿海地帶,北接寧河,南臨河北滄州。八極拳,劈掛掌,燕青拳(迷蹤架),功力拳等盛行,塘沽小男孩大都練滄州的拳長大。寧宇從小練八極拳,承襲的是滄州一系,師爺爺在天津虹橋與南開跟聾爺吳秀峰練拳。雖然從小學的是滄州的八極,但是對鹽山係,羅瞳係的八極拳有涉獵,對外不承認有研究,我們自己私下交流時他喜好模仿不同體系的八極架,外形總有八分神似。每次演練完,總是滿臉歡快的問我:「像不像?很像吧?他們就這麼練,哈哈。」

很樸實的笑

天津習慣,管好朋友叫哥哥,姐姐。寧宇不喜講普通話,平常聊天愛用老天津話,從不管對方是否聽懂。每次通電話,永遠是哥哥最近如何如何?有嘛事跟弟弟講,一句話給你辦妥妥的……常令我有混江湖的錯覺。

他大學在南京,北方男孩在江南生活四年,提起來就是江浙滬永遠曬不乾棉被。四年中,他自稱收了個徒弟,其實就是他室友,浙江溫州人,生物醫藥專業,從小迷戀武俠小說,大一入學時發現同屋的天津室友每晚都在宿舍門口練拳,劈哩啪啦的打拳跺腳,聲音響亮,震腳的聲音能把六層樓的感應燈全都打亮,驚嘆整個男生宿舍。他立刻磕頭拜師,把寧宇樂的不行。四年教他兩套拳,畢業前告訴他出拳打出響聲的秘密,室友恍然,原來江湖一點訣,說破不值錢。

畢業後回天津,在港務局工作,天津保稅區,世界各國的進口食品需要冷藏,寧宇一年四季都穿厚重的羽絨大衣在冷凍庫驗貨,收入不高,工作時長。有一次跟上級領導口角,對方知道寧宇練拳,怕他惹事,就把他開了。寧宇一氣之下,翻閱各種法律,找出漏洞,狠狠的舉報公司,拿到了該有的補償。他也因為來回跑天津司法局,所以就在司法局混到了一個閒職,每天早上負責接待來訪的各種法律諮詢。

經此一事,他對法律產生興趣,報考北京政法大學法律在職班,開始瘋狂研讀律法,也開始固定每週兩天旅居夜奔北京的生活。中國每年有律師證特考,主要給非法律系專業的在職進修人士考取律師證。寧宇攻讀一年後在北京嘗試報名特考,他研究所的導師認為這是浪費時間,每年報考人數大概在六十萬人左右,僅錄取八千名,許多法律專業畢業生都要考好幾年才有結果,他認為寧宇不過上了一年多在職班,考上的機率近乎是零。2017年底考試,2018年放榜,寧宇榜首,拿到律師執照,跌破所有人的眼鏡,他立即辭去天津司法局的閒職,加入律師事務所,當月開始接辯護律師。我偷偷問他,你怎麼考上的?他說他是屬於幸運型人才。他的確認真準備考試,但是考試範圍太大,他就選自己有興趣的部份準備,結果考試的內容剛好都是他準備的,他只能解釋自己是「剛好都知道」的那種人。

當了律師後的第一年,案件勝訴率高達87%。事務所的合夥人說他是天生的律師,口才一流,思緒活化,舉證嚴謹,辯護邏輯透徹。僅存的缺點是他是整個事務所中唯一有律師執照但是沒有法律本科文憑的人。為了避免爭議,他今年年底決定回學校答辯,拿到畢業證書。他說像他這樣沒有文憑,卻有律師執照,而且勝訴率還挺高的情況,估計是北京政法大學的首例了。

我們的交情是從2015年初開始,他週末在夜奔北京旅居的時候開始建立的。他第一次來的時候我們一群人正在吃飯,他開門就拿了一大包天津麻花進來,說我是你同門的好朋友,我來送你東西啦!說罷就坐下來跟大夥一起吃飯,稱讚阿姨的飯菜做得極美味。天津話本來就逗趣,他一頓飯說不停,把明達,辛未逗的很開心。那個時候他剛剛進入天津司法局,到北京就是為了報考政法大學,他說每週五,六要住,問我怎麼算錢。2015年是夜奔北京還是Hostel的最後一年,也是欠債最多的一年。但還有床位房與員工宿舍。我說那你就住吧,有空給我們週末的公開課程講講課就行,別談房費了。

其實2015年原本有可能是夜奔北京的最後一年,那年積極推廣大同還有啟動夜奔平遙,因為要給員工留一條退路。我當時心情很紊亂,但也沒跟他多說,原本以為最後一段日子,既然來了個朋友,就招待到最後一天也無所謂。後來起死回生,又是後話了。

研究所剛開始的日子,他週六下午偶爾有空,就給我們的公開課講拳。他打拳不留力,再次展現破空的響聲,學員驚嘆累累。三皇砲捶劉異老師在旁邊偷笑:寧老師可真逗,用這招拐學生注意力,寧老師說學逗唱樣樣精通,可真難得了。下課後,學生纏著寧宇問八極拳,他卻開始講江湖常見的一些武林騙術,從單指劈磚到千斤鼎等等,邊講邊展示。天黑前劉老師準備騎車回去,我照慣例送他到門口,劉老師一句:逗歸逗,但咱們這一輩兒的能練到寧宇這樣子的可真不多了。說完就上了他的捷安特騎回家,冷風颼颼的吹。

2016年初我們神奇的延續了夜奔北京,大廳重新裝修,木地板下鋪設了新型地暖。冬天是寧宇來北京最頻繁的日子,有時候一週來5天。那時客房時常爆滿。除了正值人員之外,還有家寧,語珊,晏琪,羅諄等打工換宿,也常有曾經換宿過的同學回來借住,我們的員工宿舍不夠睡,寧宇就跟大家一起在大廳打地鋪。每晚我們都把客廳的桌椅移到角落,地板擦乾淨,把地暖開到最強,鋪上厚厚的一層棉被,大家一起換睡衣睡到清晨,早上起來全身都暖烊烊。睡前所有人都在聽寧宇講單口相聲,摻差各種新學的法律知識,社會案例等。有時候大家寧願睡大廳,也不想回宿舍。現在回想那段日子身體都會暖和起來。

住客棧的日子,他白天除了用功準備特考,也幫忙弄東弄西,各種水電維修,門鎖保養等雜工都會。當然少不了陪我練拳。八極對接就是那段悠閒的日子對起來的。對子就是練手感,一旦熟悉了我就不想多練,怕太熟悉變成固化反應了。2017年來訪的人很多,有一次福建衛視約採訪,想拍一部微紀錄片,我暫時不想再接受媒體邀約,但是寧宇很好奇,想上電視講講傳統武術。攝影大隊到達後,他不打草稿滔滔不絕的講了一整天,從武術開始講,把各種歷史源流都講了個遍,加上各種鄉野傳奇,晚上導播非常滿意的收隊。隔天電話通知我們忘了拍畫面,又來捕拍。影片出來後他常拿著這段到處宣傳他因為住夜奔北京上了國家電視臺,其實是幫我擋了一段推不掉的邀約。

公開的場合他只講八極圈誰好誰強,誰的功夫真是一流,大力讚揚每個人,私底下聊天,他會講各個八極拳支系的傳承體系,誰跟誰學過,誰是誰師叔,哪一門的哪一套是跟誰換來的,如數家珍,不知道他哪裡來的資訊,而且頭腦清楚,許多名字都是信手拈來,像個大數據庫,天津人能講是出名的,寧宇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2017年底,他準備特考進入最後一階段,每日每夜都在背考題,他抽時間把扶手一路教我,我們花了三天演練,把幾個小動作熟悉之後開始對練。有個晚上,廣州詠春的廖永泉師傅來夜奔北京玩,看到我們在院子練這套扶手,就順手錄下來給我,黑暗之中紀錄了我們的對接。之後他就去考試,放榜,當律師,結婚,我們一年半沒見面。

上週寧宇把這段影片放在微信朋友圈,他一句話感嘆時間飛逝,我就跟則浩一起去天津找他了。一見面,看他穿的人模人樣,忍不住笑了出來,看起來還真像個大律師。我們吃完午飯就開始練,練到晚飯前把一路二路都摸熟了,晚飯後意猶未盡,找個空地把動作練熟,直到深夜。

以前聽黑嘉嘉說她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是韓國人,雙方語言不通,卻能通過圍棋交心。

拳也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