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鴻璽

練拳多年,身體逐漸敏銳,對天地萬物產生好感,喜歡觀察人,漸而親近文字。不曾在筆下耕耘,但不可一日遠離書,人生軌跡,跑到北京經營客棧,一走十年,天地之間見自己。尚未不惑,整天胡思亂想,工作之餘,紀錄下生活種種,給下一個十年後的自己。

冠縣李冉

發布於

我給一般朋友介紹她時,都會說她是演員李冉,不是李小冉,而是比李小冉更漂亮的李冉。如果是武術界的朋友,我則會介紹她是「冠縣李冉」。

冠縣是山東省聊城市的一個小縣城,常住居民不到五十萬,縣裡分漢族村與回族村,經濟極度不發達,交通也不方便,我從北京過去要先去濟南,再換車到聊城,最後再坐農村小巴到冠縣。

冠縣出查拳

查拳是正統長拳的代表。廣義的長拳家族龐大,從太極拳到劈掛拳都可以算是長拳種類,一龍生九子,各個不一樣。但看到查拳就知道是長拳的根,是苗,是細胞核。山東拳種多元,山東人個性粗獷豪邁,打架不含糊。拳如人性,魯東的螳螂拳,魯西的查拳都是瀟灑彪悍,一撒通身皆是手。

我第一次去冠縣是2009年冬天,從北京到冠縣花了17個小時,中途跟聊城村委吃了頓飯才有人帶我走村。接待的人是冠縣體育局的王秀芬女士。整整二十年前當徐紀老師從美國帶武術團參訪冠縣時,就是王秀芬的老師接待的,當年王老師被叫出來表演四路查拳,那時還不滿18歲的王秀芬,打完全場四面八方的查拳後,據說迷倒了一位西班牙裔的武術愛好者,臨走前還一定要交換地址以便日後通信。

物換星移,20年後我到訪時,李冉陪同她的授業老師王秀芬一起接待我,也給我表演了一套四路查拳。那年她16歲,剛剛從山東武術隊退役,拍完一部港片,是張柏芝的武打替身,準備再訓練一段時間後進軍演藝領域。李冉的媽媽是當地有名的餃子達人,她家在冠縣梁堂鄉安庄村,沒有門牌號碼,要寄信就寫「山東省聊城市冠縣李大媽餃子收」,郵差就知道寄給誰。李冉當時是村裡唯一被選入山東省武術隊的孩子,11歲就入隊,非常吃苦耐勞。我去的時候,村裡的一群孩子每天都聚集練拳,李冉是大師姐兼助教,她接受過省隊的訓練,除了傳統的練法,也帶一些新式的體能訓練。孩子非常可愛,但是看得出來物質生活貧乏。我從濟南來的路上買了一大包糖果,發給小孩吃的時候,他們每一個被凍得通紅的小臉都笑得特別開心。

要離開冠縣前一晚,王秀芬老師再次召集學生吃飯送行,16歲的李冉也在餐桌上,聽大人們講東講西,她說訓練場上的小孩子們吃到糖特別開心,孜孜不倦地講這件事,我要李冉給我留個聯絡方式,我以後再給他們寄糖果,李冉給我她的QQ號,她說這是最時髦的聯絡方法。

我當晚加了她的QQ號,李冉一句:「哥,以後隨時聯繫」。

兩年後,夜奔北京開始營運,一切上軌道之後,我給王秀芬老師打個電話,告知我在北京成立了一家客棧,歡迎她帶學生到北京時可以落腳。王老師聽了很高興,吩咐一句:「我那個小徒李冉,你還記得吧?去香港拍過武打替身那個?她又接了一部武打替身,拍完要在北京停留,你多關照關照」。

我找出李冉的QQ,給她發了地址,告訴她拍完戲就過來聚聚。一個多月後她就提著行李出現在夜奔北京,我安排她住在當時後院的床位房通舖,她很新奇的看同屋裡的各國背包客。當時有一個客人對她很感興趣,他覺得李冉總是精神飽滿,走路的時候抬頭挺胸,眼神一直很銳利,他說了一句有趣的話:「她很像女性的李連杰」。我本來想也許這些外國人看亞洲人都一個樣,聽到李冉練武術的就覺得是女版李連杰。但是隨後幾年裡,我也越來越覺得她有些角度確實像年輕時的李連杰,尤其是眼神,有一種清澈見底的透明。李冉是個漂亮的女孩,但是也有男孩子的率氣。

李冉是個生活很自律的孩子,他住進夜奔北京之後,開始跟我們一起生活。她當時剛剛開始接戲,還沒有經紀人,案子很少,她也有很多行業規則不懂,所以處於被動狀態。她很擔心住久了要付房租,私下跟我問過幾次。我當時告訴他,我們不缺這一個床位,你就住,平常三餐我們有阿姨做飯,多一雙筷子不算個事兒,就當住自己家,下午沒事就帶大夥兒練練拳,踢踢腿,甭想別的。她很快的發現,我們持續有來自台灣的打工換宿,多半都是女生,跟她年紀不相上下,大家一起吃喝玩樂,日子過得很悠哉。她早上也會跟著大夥兒一起整理房間,幫阿姨買菜切肉,洗碗拖地等等。

當時夜奔北京下午的武術課初見雛形,主要都是我教課,學員除了自己人,另外一半是來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都是當成體驗課程,興趣盎然地練習。李冉自小練功,腰腿特別好,再加上六年的中國國家武術隊洗禮,鐵板腰身彈簧腿,我偶爾會請她出來做動作示範,她落落大方,很願意表演,但是不太敢開口,她11歲加入國家隊之後就沒有繼續上學,不要說英語了,一般學科都沒有太多知識背景。我鼓勵她多看書,自己學習,學習不一定要在學校。她對我們書架上的選書都不太感興趣,不過我後來才知道因為都是繁體字的,大部分是我從台灣帶來,她閱讀起來很吃力。

她後來有一次在試鏡一個角色的時候,要唸一小句簡單的英語,但是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去發音,我可以想像她面目姣好地站在台上,微笑的看著選角人員,默默地失去了這個機會。她回到客棧之後跟我說她要學英語,她要認真充實自己,她有朝一日要當國際演員。我叫她沒事多跟蓋瑞特聊天。蓋瑞特很喜歡她,應該也是看到了她樸實可愛的一面,但是蓋先生實在不是一個喜歡話家常的對象。有時候看她們倆試圖對話,一個比手畫腳亂說一通,一個點頭搖頭聳聳肩,像在玩猜謎遊戲。蓋瑞特學中文的速度還是比李冉練英文快多了,沒多久,她們就開始用中文對話了。但是客棧來來去去還是很多外國背包客,李冉會利用機會嘗試去溝通,我也會適當的給予她一些句子去嘗試。

我大學的好朋友 Matt Dennision 曾經是一個美男子,個性非常溫柔,他發胖之前體型瘦長,金髮白皮膚,非常帥氣。他從高中開始就很喜歡亞洲女性,他交往過的女性都是亞裔,但是都很欺負他。Matt 真的是一個好好先生,對女生很呵護,但是有點溫柔過頭。我看過他有一任女友當我們幾個男生的面打他一巴掌,但他還是好言好語的跟女方講話。這個兇巴巴的女朋友是日裔美國人,名字叫 Nomi。我們在背後都開他玩笑,說 Matt 自己才是 Nomi,就是數學課裡的 denominator(分母),因為他永遠被壓在下面(咦?)。

2009年 Matt 就結婚了,娶了一個韓國女博士,她是在首爾長大的韓國人,在美國攻讀比較文學系,臉沒有整形,坦白說是長得非常不好看的韓國女生,個性普通,不太懂我們的幽默感。他們一開始交往時我就覺得他們不般配,但是 Matt 就是愛,我也沒辦法。好在這個女孩不會兇他,Matt 大概從分母變成分子了(咦?)

Matt在2012年用skype打給我,我說咱們好久沒見面了,把攝影機打開吧?當時我剛剛買了新的iPhone 4,自己覺得很潮地用手機鏡頭跟Matt講話,感慨科技真是先進。李冉從外面回來,我讓她一起過來看手機裡的Matt,我跟她說這是我大學的好朋友,李冉大方說了嗨!笑咪咪地轉身去幫阿姨擺放啤酒。她彎腰把一大箱的啤酒舉起,放到小桌上,動作俐落,舉重若輕,Matt 通過手機看到這一幕,偷偷用文字問我她是誰?我開玩笑說她是章子怡的師妹,武術女俠,現在在北京要準備拍臥虎藏龍續集。Matt 衝動地說他馬上要訂一張機票來夜奔北京!我掛掉電話後發了幾張李冉練功的照片給Matt,他回我一句:trade life with me! 我說:hell no.

李冉慢慢開始接到一些機會,但是大部分都是當女明星的替身,聽說很多女明星的替身都是身形矮小的男武行,他們的費用不高。如果需要用到女替身就是一些特殊的鏡頭,男武行不適合。李冉在這個行業的收入反而比同行的男生好,有時候甚至要露臉,那酬勞更高了。她把握每一次的機會,是真的肯吃苦的好孩子。有一次她去郊區拍戲,一走兩個月,回來那天眼神很憔悴,氣色非常不好。她說這兩個月幾乎都是拍夜戲,但是白天要補戲,也不能睡覺。有一場要拍雨戲,她被威亞(wire)吊起來懸在空中,後腳要勾在仿古背景的屋簷,不能鬆開,等導演口令才能掉下來。但是演員的準備過程與走位的時間她都不能動,還要被人工雨水一直淋,全身發冷,一場夜戲拍下來就是幾個小時。郊區也沒地方洗熱水澡,換場的過程中就用大毛巾一裹,蹲著發抖等下一場戲。

李冉笑咪咪地跟我們大家分享這些拍戲的過程,我聽了很難過,她畢竟是正宗武術圈出來的孩子,冠縣可是出過楊鴻修這種大武術家,一代一代的查拳名師也是天南地北的闖過江湖,立下好大的功勞。但是到了李冉這一代,要如此辛苦的賺錢,武術的落幕也是我們這一代的悲哀。我請阿姨燉熱湯給李冉喝,但是我們的阿姨都是北方人,根本不懂什麼叫燉湯,最多就是用番茄打蛋花快煮15分鐘就端上來,李冉是山東小孩,沒喝過燉湯。我從李冉講完她的拍戲過程後開始親自燉湯,一次一大鍋,全客棧的人一起喝,有時候老母雞湯,有時候蔬菜排骨湯,都會放滿滿的老姜片熬煮,沒慢熬一個小時不熄火。後來的人都說我不會煮飯,但是燉湯還可以,李冉是當時促進我開鍋的人。

在夜奔北京住了兩年後,李冉存了一小筆錢,她決定搬出去住,我們當時也確實比較滿了,在胡同旁邊租了一個大宿舍給員工,但是塞滿滿的打工換宿與不知道哪裡來的借住客。李冉搬到海淀區的老公寓改造住房,房東把原本的一個房間用木板隔三間,交給來路不明的房屋仲介管理。李冉同時也念念不忘要學英文,就在海淀的一家華爾街英語補習班試聽,被對方說服了,一口氣預繳了兩年的學費。房屋仲介找了一堆理由,告訴李冉現在北京規定要多繳幾個月的房屋押金,所以又讓她一口氣付了六個月的押金,再預付三個月的房租。她搬進去不到一個月後就接到了新的戲,要到浙江拍戲,一拍要數個月,她捨不得付空屋的錢,去跟房屋仲介協商退租,對方拿出合約:退租可以,押金不退,預付的租金也要扣掉已經住的日子,剩下再扣一部分當手續費,能拿回到手上的根本沒多少。同時英語補習班收了錢之後一直催她去上課,她說要請假兩個月,對方卻說請假太多了後面不能補課。屋漏偏逢連夜雨,李冉當時也聽信了一起拍戲的朋友說要保養自己的身體,保持皮膚的彈性,所以要吃一種驢皮阿膠,他們一起團購可以拿好價錢,所以也花錢買了不少放著,但是拍完戲之後都乾癟的無法吃了,只好通通拋棄。

這些事情都是她在浙江拍完戲之後又回夜奔北京告訴我們的。她講這些話的時候總是帶著她開朗的笑容,一點都沒有抱怨江湖人間冷暖,只說這些事情真是不經歷過不會相信的,冠縣農村的那股泥土香味還在她身上散發。她辛苦攢的積蓄就這樣沒了,再次回到夜奔北京跟我們一起生活。我語重心長地跟她聊了很久,告訴她我很高興她把這裡當自己家,想回來多久都可以,但是下次要再出去自己獨立生活之前,先讓我們幫你看看環境,我們畢竟都是老江湖,可以看出貓膩。

那一年,李冉還未滿20歲,依然天不怕地不怕。

夜奔北京的武術課變成老常態,課程的教學也轉移給三皇砲捶功底的劉異老師負責。劉老師偶爾請假的時候我會代課,只要李冉在客棧,我都會請她出來當助教,逐漸給她越來越多的教學時數。她的訓練方法太體操,甚至動作上也越來越表演化。我藉著請她教課的過程,重新調整了她的基本功觀念,但是她身體上是排斥傳統的練法,戲台(舞台)的效果變成了她的追求,我理解了之後也不再強求,畢竟她已經轉行成為表演者了。

冠縣的孩子從小練拳,第一套永遠是十路彈腿,一個早上來回踢十趟,每趟可以打十幾次,絕對的土法煉鋼,也是絕對的體能保證。李冉小時候就這麼練,所以基本體能保持很好,打小練出來的功底可以留很久。她基礎代謝率很高,不容易吃胖,體脂率自然維持很低,對女演員來說是好事。但是她開始在飲食上加倍控制,還不到20歲的身體,就不斷追求瘦身瘦身瘦身,按照她的說法,電影鏡頭裡沒有瘦子,她必須鞭策自己,瘦了還要更瘦。逐漸糕點不吃,饅頭不吃,大米不吃,每天蔬菜水果加大量的水,但是她畢竟還太年輕,身體需要營養與熱量,這種方式很難維持太久。

北京有一所私立的美國學校,學員大部分是在北京的外商子女或擁有外國護照的中國小孩,學校裡其中一位老師曾經在台北陽明山上的歐洲學校任教過,後來被聘來到北京這所美國學校教書。我們在台北時就認識,她剛到北京時入住夜奔北京,我們很開心的相認了,她後來介紹了不少同事來夜奔北京住宿。有一年她找我幫忙,她自己帶的一班高中生特別想過一場不一樣的感恩節,我們合作在感恩節的晚上舉辦火雞大餐,她帶領了30多個學生來玩。我找了北京綠葉子超市的加拿大火雞供應商,訂購了兩隻超大的烤火雞,Gravy肉汁,蜜汁火腿,蔓越莓醬,南瓜派等許多正宗的美式佳餚,聯絡試菜等就耗費了一個月的準備時間,當天下午這些老師們還特別來掛了許多掛燈,貼紙等過節氣氛的裝飾。

李冉剛好拍完戲回來了,我要她換一身衣服晚上一起參加這場美國人的年夜飯。她洗漱之後換了一身彪悍的黑皮上衣。我做了一個小開場儀式之後歡迎大家準備開動,同時介紹了一下夜奔所有的成員。輪到李冉時,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介紹她,就隨口說了一句她剛剛從電影片場回來,是一位 Next generation kungfu star~。

美國高中生們聽到可嗨了,一人一大盤火雞,火腿,肉汁馬鈴薯泥等食物走來走去社交,很多人都去跟李冉聊天,這些美國小孩長期在中國生活,也會一點點中文,李冉嘗試用一點點英文,她很落落大方的跟他們聊天。學生們對她的武術演藝生活很感興趣,李冉甚至在氣氛高昂的時候表演一套雙節棍,再做幾個側空翻等動作,轟動整夜。李冉看起來實在是餓了一段時間,我騙她這種節日對外國人來說就像咱們的年夜飯,不大吃大喝對方會不高興的。李冉決定放開胃口一個晚上,拿了一大盤食物,我看她大口吃肉的樣子,感嘆這才是山東孩子啊!那個夜晚,她卸下了假裝成熟的表情,恢復她二十歲該有的樣貌。

原則上這些高中生還是應該根據美國學校的規矩自律,不能喝酒精飲品。但是老師們都忍不住享用我們準備的紅酒,喝開了之後也對學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大家都拿喝果汁的紙杯偷偷倒一些紅酒助興,越晚越開心。有一個義大利女孩喝太急了,突然有點頭暈不舒服。李俠那個時候在值班,她跟李冉兩人一起扶著義大利女孩去女生宿舍休息,李冉跟李俠一個在山東鄉下長大,一個在河北鄉下長大,從小見過不少逢年過節喝暈的場景,兩人一估量,決定用農村最常見手法給她治療治療:扎針放血療法。李俠拿出她家傳的針灸袋,火燒消毒之後給那個女孩的手指放血,不久後那個女孩就清醒了,回到大廳繼續趴踢。我第二天才知道這件事,有點生氣,告知李俠以後不能給客人亂扎針放血。沒想到幾個月後新竹名醫何英強來夜奔北京入住,他用小針刀給一個德國客人扎後頸椎治病,李俠興趣盎然的觀看,此為後話了。

感恩節之後的第二個早上,美國學校的老師與學生都陸續起床,在客棧各個角落聊天,喝咖啡,延續捨不得的氣氛,大家看到李冉後都紛紛要求合照留念。有一個名字叫 Paige Hulsey 的女老師長得非常漂亮,她五官非常精緻立體,長長的金髮,笑容可掬。她早上也跟李冉合照,我當時幫她們拍照時就覺得這兩個人都很有專業的鏡頭感,拍出來的照片跟其他人不一樣。Paige 幾年後回到美國,當上電視台的主播,後來也嫁給一位媒體人,現在夫妻倆都是知名新聞主播,過著很幸福的日子。

接下來的幾年內,李冉持續努力接戲,也嘗試了各種表演課程,增加自己的專業度。有一段時間她搬到上海,大概有一年半的時間我們沒有她的消息,夜奔也進入了擴張期,我在忙大同與平遙的選址,隔三岔五地離開北京,沒有特別關注李冉。等再次見面時,她很開心的回來告訴我們,她拍了一部網大,而且是女一。

網大就是網路大電影,說白了就是現在的Netlfix電影,但是中國的門檻低很多,那個時候愛奇藝在中國剛剛開始興起,我完全不知道這個新鮮的媒體生態,女一就是第一女主角。我手機沒有下載愛奇藝,李冉很興奮地叫我一定要下載,花五元就可以看一個月的電影,她的電影就是其中一個,我們像一群鄉下土包子一樣才知道原來手機看電影已經改成這種模式,大家都下載了app,訂閱她主演的第一部網大:【猛烈】。

看完之後,我知道這是一部低成本製作的動作電影,但是聽說這種題材與拍攝手法很適合當代小縣城年輕人胃口;有些微的暴力,有報仇的橋段,有女子狠揍男人的畫面,打鬥場景接近80年代初期的香港武打片,沒什麼特效,沒什麼替身,都是一鏡到底。對話也是簡單粗暴,劇情邏輯單純,看開頭就可以猜到結局。李冉演的很用力,我給金重先生看了,他的第一反應是:用舞台劇的方式演出電影畫面,用力過度。

但是李冉畢竟創出了自己的天地,當時年紀僅22歲的李冉,已經變得非常成熟了。電影圈的日子起伏很大,我耳聞很多演員一但擔任過主角就不可一世,寧願等待也不願意去嘗試其他配角的試鏡。李冉持續嘗試各種可能,小網劇,廣告,阿凡達女郎,甚至兒童舞台劇等等。李冉對於夜奔來說已經是一個會消失一段時間再回來報告生活的夥伴,我們很習慣在一段時間之後再聽她又做了什麼。她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高低起伏,就是一直在找下一個機會而已。

我偶爾還是會關心她的武術鍛鍊。我個人心儀的功法大都是很傳統的東西,招引來的朋友們也多半是對身體技巧的挪用比較感興趣,外在的表現反而其次,我們沒有舞台表演的觀念,相比之下,李冉每次研究動作都在考慮畫面感受。煙台劉中一與張則浩來訪時,我請他們開課講授螳螂手法,他們師兄弟兩人根本就是變種人,小臂練到跟金剛狼一樣,上來就找人磕手臂,螳螂手勾粘就拉打,變化都在小細節。我把李冉也叫來一起上課,她學習的過程中不斷構思,這要怎麼放在電影畫面裡呈現?有一次有一位西班牙背包客說他練形意拳,曾經在鎮江住過好幾年學拳,我一看他動作,的確有下過功夫,也請他開一堂課,形意拳多樁功,動作不外顯,李冉就興趣缺缺,自己去旁邊翻跟斗了。

李冉是長拳底子的身體。長拳確實是好拳,拳架本身純淨如白水,練起來很舒暢,嚴格來說,是所有北方拳種的母拳。長拳除了完善的訓練體系之外,最大的優點就是轉化性很強,而且不容易走味。練長拳功底的再學螳螂拳,上手速度非常快。其他諸如劈掛,通背,砲捶,八極,太極等皆然。長拳有點像鋼琴,彈鋼琴建立的音準與基本樂理,可以在學習新樂器時快速疊代上升,或繼續在鋼琴本身深造技藝。長拳可以展現非常漂亮率氣的姿態,但是也有一個缺點,一不小心就會變成花拳繡腿。我因為個人對長拳的喜愛,總算孜孜不忘地提醒李冉一定要繼續練長拳,而且要往深層的拳理去挖掘,不要步入花拳繡腿的路徑。

有一次李冉在傍晚的院子裡練劍,她自己買了一把武術表演的嚮劍,劍身是軟鐵,比玩具劍還輕,手一抖就會發出皮卡皮卡的聲音,劍術套路本身也是飄來飄去,沒有劍法。我又多管閒事,拿了一把木劍給她,再給她幾個劈刺提撩等動作加入到套路裡。她嘗試了一會兒,把劍還給我,說了一句話:「這樣練劍,我的感覺都沒了,你說的劍法都是割手腕挑脖子的,是格殺用的,但我要做的是表演用的,完全不一樣啊。」

對啊,她其實一路走來都知道自己是誰,要做什麼,她對她的武術之路也有很明確的規劃,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了。自此之後,我就不再過問她武術的鍛鍊方式了。

2016年8月29日早上,張大春老師一通電話請我到北京香格里拉飯店吃早飯,我吃了一頓豐富的自助早餐,席間,大春老師給我介紹了一位電影製片人,並且告知可能有一些劇本的創作。我提到了幾個人,其中一位就是李冉。李冉的個人特質,她的武術背景與外型都吸引了一些電影製片人都注意,大春老師也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經常往返北京,每次都會問到李冉的近況。2017年的夏天,張大春老師在北京舉辦簽書會,晚餐跟一位老朋友用餐,席間邀請了「瘋狂的石頭」編劇一起加入,晚宴就在東單的麗晶酒店。我也接到了電話,大春老師說一句:李冉如果在夜奔,就帶上她一起來。我沒跟李冉說要見誰,就讓她穿著清爽的跟我去吃晚餐。這些導演,製片,編劇都跟她聊了電影,我變成陪襯,有一搭沒一搭聽他們對答如流。

2017年上映的一部中國喜劇電影「羞羞的鐵拳」(註*)是由開心麻花和貓眼影業聯合出品的,算是一部中國一線的國產電影,卡司導演與製作都算得上是高端產品。這部片的副導演洪嘉勵是台灣人,她也是夜奔北京的隱藏版常住客。嘉勵經常往返兩岸三地,在北京等劇組時就到夜奔北京休息,有時候甚至跑到夜奔大同小住數週,對我們來說她也是自家人,所以跟李冉也很熟。嘉勵聽到李冉回北京了,想盡辦法幫她安插一個鏡頭,李冉把握機會,跟她心中的幾位偶像前輩一起同台演出。這次多虧了嘉勵,李冉總算是上了一線大螢幕。

李冉踏上演藝之路也有一段時間了,我親眼看著她一路顛簸流離。有一年她甚至為了接一個外交使團的表演團,遠赴非洲某一小國去表演武術,出發前為了預防瘧疾等疾病,要打針吃藥各種預防措施,身體反應很大,但她都咬牙忍過去了。總算在2017年之後展露光芒。

她再次消失一年,有一度她從四川某高山上發微信報平安。2018年她光榮回夜奔北京,這次主演的「狙擊者」大獲成功,後來甚至在中國的中央電視第六台播出,「冠縣女孩」的名聲一下子火紅了。

李冉私下找我聊天,說想給我一筆錢當之前的房租。我謝絕了,我知道她是個直腸子,心裡總覺得虧欠夜奔什麼。我跟她說了幾次,她不是我們唯一的借住客,也不會是最後一個。當年她老師王秀芬一句話,我答應了會照顧就是會照顧,這是武術圈的事,跟經營客棧兩碼子事。

李冉還是很可愛,她想用另類方式回報。她跟何娟商量,既然我們現在入住率很滿,她乾脆在胡同附近租零散的空房,裝修之後讓我們再多幾個客房來賣,如果她回北京也可以自己住。何娟傻傻地覺得真是一個不錯的主意,但是我一口回絕,也提醒了一下何娟:非法的經營我們不做。

我們在2019年確實經營得很好,房間已經從年頭到年尾都賣光光,真的做到一房難求,客棧盈利也到達最高點,李冉的演藝事業也很順遂。2019年底我要回台灣前,我訂了百米粒的外帶,打電話給李冉,要她來夜奔一起吃晚飯,我們道別時還說,一切大好,順順利利,大家一起過個好年,明年開心見面。

2020年初,一場大疫,改變了一切。夜奔北京結束營業,我沒有辦法回到北京。李冉的演出全部取消,所有試鏡通通無限期關閉,電影產業冰封。

5月底,我給李冉打了facetime,互道平安。她再次回歸到剛搬到北京的狀況,只是這次她自己租了一個小套房,每天在房間裡開吃播,嘗試新的媒體轉播,等待下一場硬仗。

冠縣李冉的笑容依舊,有農村泥土的芳香,眼睛裡有大地的光芒。

註:電影名稱應為「反轉人生」
原文發表於 2020/09/28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