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leko

自由攝影師一枚

東京漂流(之十三)

16日週末,民宿的入住時間是下午4點,賴床到中午起來。結賬退房,將行李寄存在前台。下樓來,我們踱到Denny's吃午餐,店里人不多,一個妝扮誇張的女人伏在靠牆的桌子上睡覺,旁邊有隻行李箱。點餐後邊吃邊聊,消磨了幾個鐘頭才離開。

拖著行李轉地鐵,乘京成押上線,同樣經過一座鐵路橋,四木站就在橋頭。原來鐵路橋跨越的河是荒川,新小岩就在四木東南方向,同樣臨近荒川。四木站台不大,只有一個出入口,牆面貼滿了《足球小將》的海報。出來站台,正對面是一家7-11,我們按照入住指南用Gmap找了一會兒,才明白目的地位於一條小巷的中間。這是一處三聯排的單層平房,一側另兩家外牆貼了瓷磚,作為民宿的這家外牆仍鋪著深棕色木條,老舊而顯眼。門鎖旁貼著民宿的證明文件,打開掛在門把手上的密碼鎖,再用裡面的鑰匙開門,接下來的半個月這裡就是家了。

進門處有個長方塊的換鞋玄關,上了台階是小小的客廳區,左邊依次安放著煤氣灶、洗碗槽、冰箱、洗衣機,右邊由沐浴間、洗手間構成。客廳中間放著一個高挑的小圓桌,上面準備了一冊入住指南。換上房東準備的一次性拖鞋,將行李箱搬進來。往裡走是生活區,用推拉門與客廳分隔。生活區左邊是落地儲存櫃,右邊是榻榻米,中間有個籐編茶几,旁邊放著兩張和椅,靠牆是電視櫃。最裡面是臥室,並排放著兩張大床,鋪著整潔的純白寢具。掀起窗簾,拉開床頭的鋁合金玻璃門,屋外是個小院,可以晾曬,還放著2個鐵製垃圾桶。

連好WiFi,發現電視櫃上還有一隻手機,有4G信號,正好可以做隨身WiFi,房東想得蠻周到。安頓好行李,T清點了一下生活用品,一應俱全,廚具也新淨。搜索周邊,在東北向1千米有個叫Ito Yokado Yotsugi的超市。 T說:“今晚吃番茄雞蛋麵吧。”這種味美而方便的搭配正適合冬夜,我們一起出門採購。

傍晚的街區的確安靜,行人寥寥,四周沒有高立的樓宇,以2、3層的獨棟小樓為主,雖然新舊參半,但都十分整潔。走出小巷,右拐前行50米有個三岔路口,路邊的老式咖啡店已經打烊,旁邊的韓國料理店有人用餐。空蕩蕩的路口,紅燈亮起,斑馬線前的行人即停下腳步,不再穿行,孩子不失時機地提醒我們駐足。三岔路口對面還有一家7-11便利店,繼續向前經過麵包店Choraku Bakery,房東在指南中推薦過,沿路還有2家形制相迥的居酒屋,一家簡約明快,一家傳統樸素。快走到大路時,終於看到大型的Ito Yokado超市招牌,與7-11的視覺識別設計相同。超市的規模很大,一樓是藥妝、文具、日用品,二樓有生活用品,負一樓是食品超市。先補充了一些生活用品,又買了番茄、雞蛋、掛麵、麵包、快餐面,返迴路上,雨開始淅淅瀝瀝地下起來,氣溫更低了。

回到家,我對照入住指南擺弄電器,T做番茄雞蛋麵,孩子和同學聊天、玩遊戲。一會兒,麵條出鍋了,T分好面,放在客廳的小圓桌上,我們這才意識到房東沒有為這高挑的小桌準備凳子,晚餐只能站著吃。雞蛋的質量不錯,蛋芯大而紅,關鍵是麵條質量很好,面香滑爽。吃完,輾轉後的倦意來襲,簡單洗漱,各自就寢,T怕擠,單獨睡。床比酒店寬敞柔軟,但換了環境,總是不習慣,翻來覆去,房檐滴雨聲聽得越發清晰,直到凌晨才勉強入夢。

按規劃,旅程結束後應在2月10日開市,現在看來3月份也不見得能營業,這倒讓我們心無牽掛。上午,我起得比平時晚,乘T和孩子沒醒,吃過早餐,去周圍散步。一出門,對面小院門口蹲著一隻狸花貓,圓圓的身體壓住短尾,打個招呼想走近瞧瞧,它卻從容轉身溜進了半掩的院門。出來小巷,探索京成線以北的區域。這是一片安靜的居民區,簡直有點荒涼,每個角落都收拾得停當,緊靠牆邊擺放著盆栽,行人迎面而過,沒有目光交匯,沒有刻意打量。偶爾能見到競選海報,或單獨或併列地張貼著,似乎共產黨的更多一些。走了一會兒覺得耳朵眼兒癢癢,真想掏一掏啊。住在M酒店那會兒,附近藥妝店出售的挖耳都不便宜,百貨公司更貴,現在可以去價格親民的Ito Yokado淘一淘。超市人不多,先去藥妝區,沒找到,又去日用品區,也沒有,到二樓轉了一圈,還是沒有。莫非本地超市裡不賣這類用品?回到一樓,我又去化妝用品區試試,總算,在指甲鉗旁邊找到了,有金屬的、牛角的,按價格高低排列,都不便宜,還有竹製的最便宜——100元,適合我這樣的旅客。這時,T發來信息,催我回去。

吃過中餐,出發去新宿。出站口就在伊勢丹,T和孩子逛商場,我出站等候。新宿街頭人群如過江之鯽,平面廣告鋪滿視野,對面有個搶眼的招牌,上面有100元的字樣,想不到寸土寸金的地方居然有百元店,我好奇地過去瞧瞧。這個百元店的確有些不同,分上下兩層,不僅賣小日用品還有藥妝,品類齊全,樣式新穎;收銀機上貼著支付渠道的標籤,除了本國的LinePay、PayPay,還可以用微信、支付寶等。離開百元店,與她們匯合後就在附近遊逛。傍晚時分,裝置著大幅光屏的箱式卡車在街上巡遊,擴音器傳來動人的女聲,我們穿過人流如織的斑馬線,走向五光十色的歌舞伎町一番街,剎那間讓人想起《銀翼殺手》的場景。

沒走一會兒,T指著一幅海報說:“這是李小牧的湖南餐館咧!”我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李小牧三個深藍色粗體字襯在白底上,旁邊是他露齒笑的大頭照,下方放著湖南菜館宣傳立牌。一定是這裡沒錯了。李小牧算是個傳奇人物,在國內上過不少節目,據說又在競選議員,T在“圓桌派”看過他的訪談,就想去試試湖南菜,說不定能還能碰到。我們坐電梯上了四樓,推門進來,門邊的小桌放著他的書,上面有一幅《日本有病》簡體中文版的宣傳海報,亞克力夾板下方有手寫的提示:請不要向作者本人索取,本店有售1500元,謝謝合作!對面牆上還有一幅競選海報,從其間的漢字明白是要競選新宿區議員。我們四下打量,李小牧似乎並不在,顧客餐桌上的菜看相一般,設施有些老舊,員工情緒渙散,T有些失望,看來晚餐得換個地方了。下樓繼續逛,俱樂部、歌廳、影劇院、餐廳鱗次櫛比,中餐廳也不少,最後我們選了不遠的一家樓上四川火鍋店,火鍋店規模不小,有2層,但顧客不多,好幾桌都是同胞。至於火鍋的味道,只能說比較一般。結賬時,對一位負責人攀談,她說疫情爆發以來,國內的遊客大減,生意沒以前好了。 T告訴她是慕名李小牧而來,不過到湖南菜館看了有些失望才到你們店來。那位負責人說李小牧常到這兒來吃火鍋。

離開火鍋店,T去藥妝店買了愛喝的白桃烏龍茶,我們才搭地鐵回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東京漂流(之十二)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