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leko

自由攝影師一枚

東京漂流(之四)

發布於

一覺醒來,不知晝夜。開手機一看,才早晨6點多。從前天算起,入院已經2天了,還沒有檢查結果,這可奇怪了。起身下床,有點頭重腳輕。T送來用品,總算可以刷牙了。龍頭裡的水涼侵人,洗完臉就用紙巾蘸干。不知是不是因為刷牙的原因,今天的早餐可以吃完了。然後照例是護士測量體征,采血,點滴。期間,T也進來看我的情況,她和孩子一早就來了醫院,等醫生交流情況。她告訴我,護士要求進入ICU要消毒,戴口罩,跟我說話保持距離,離開的時候也要消毒。

10點多,T跟醫生們一起進來了。S醫生微笑著打招呼:“早上好!早餐吃得好嗎?”我欠身點點頭。T緊張地對我說:“剛才S醫生告訴我檢查結果是陽性,是新型肺炎。不過他說不要緊張,是可以治好的,大概需要兩週。”“真倒霉,自己竟然真的得了這個病,但願T和孩子不要被傳染。”我思忖著。醫生們完成診療後離開病房,我囑咐T先不要把患病的事告訴我父母。T說:“這個我曉得,不過要告訴我爸媽,他們還等著消息呢,還有姐姐。”我點點頭,讓T不必天天來醫院,ICU裡有護士照顧,需要什麼可以髮微信聯繫。

T走後,我的心情有些忐忑。病因總算找到了,但治療好像沒什麼效果;採取了一些防護措施,但好像不怎麼嚴密,不知家人和密切接觸者會不會感染;父親去年年前兩次住院,這次不會感染吧,好在養老院離市區較遠,空氣也好……思前想後,看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拿來手機翻看消息推送,一則網易新聞標題有點扎眼——日本發現第2例新型肺炎確診病例 患者系武漢遊客。點擊進入,是引用NHK的報道。“這說的就是我吧。”趕緊截圖發給T。再用谷歌搜索,消息已經被各種媒體轉載。其中以台灣的Z媒體報道最詳細,最後還有厚生勞動省的表態:民眾不必過度擔心,希望大家配戴口罩及徹底洗手,就像預防一般的傳染病一樣努力防範即可。

中餐是豬肉定食和橘子,嘗了口豬肉,有點惡心,勉強吃了幾口,放棄了。素菜和味增湯還適口,就著米飯嚥下。吃橘子最爽口,髮信息給T,讓她再來就帶些橘子。沒想到下午T就來了,一看她緊張的表情,就知道又有麻煩了。T告訴我,醫院與她講了治療的相關費用,他們先問我是否買了旅行保險,然後說ICU病房每天費用要6萬元,是人民幣,現在醫院讓先繳100萬日元,我給他們一張卡,只能刷出40萬日元,後來媽媽把手頭的現金湊了5萬元人民幣轉來了,現在怎麼辦。我一聽就開始後悔這次帶病出行了,看來治這種新型肺炎不容易。默念要鎮定鎮定。T看我不說話,講道:“要不先看能不能借錢救急,以後再把房子賣了還錢。”我說:“是的是的,就這麼辦吧。”撥通一位摯友的微信語音通話,我對他說自己現在東京住院,被確診新型肺炎,現在要繳一筆住院費,一下子又沒那麼多,能不能借一些。他讓我稍等,查查有多少錢可以周轉。過了一會兒,他和太太回信說先有30萬元可以轉來,不足的再去籌措。T說真是太感謝了,你們在最困難時又幫了我們一次。很快,摯友就將錢轉到信用卡上了。T稍稍安心了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東京漂流(之三)

東京漂流(之五)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