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leko

自由攝影師一枚

東京漂流(之十九)

媽媽也感染了

睡得少,但人卻亢奮。起來後正煮麵,讓人緊張的電話鈴又響了,是個陌生的號碼,怕影響她們休息,趕緊拉上隔門。接聽後對方自稱是C疾控中心,核實家庭關係後通知媽媽已感染新冠病毒,現在正在治療。 “情況嚴重嗎,在哪個醫院。”我問。 “這個我不清楚,具體情況醫院會聯繫你的。”掛斷電話,趕緊打給媽媽,可是無人接聽,我腦門子的汗都炸出來了。又發信息問W,也沒有答复。邊等邊打電話聯繫,眼前的瑣事也要應付。

首先是處理生活垃圾,發信息給Takayuki先生:你好!後院的垃圾桶已經滿了,已分類,都是可燃性垃圾,可以清理一次嗎,謝謝!他回復下午派清掃人員過來收垃圾,不過垃圾清運會產生3600元費用。看來垃圾清理還挺費錢的。過了一會兒,他又發來信息:您好,實在抱歉,給您傳達的信息有誤,27日上午我會追加一個垃圾桶,屆時您可以使用。很抱歉給您添麻煩了。您看這樣可以麼?那當然好了,我趕緊緻謝。

手機卡數據流量所剩不多,看來還得購買。 amazon上不知道價格幾何,搜索一番,發現softbank 10GB預付費數據卡最划算,2430元,只要買2張就夠,我和T各一張,加運費共5160元,比7-11或友都八喜便宜多了。我試著用多年前註冊的帳號登錄購買,提示帳號不存在,從amazon.com卻可以登錄。琢磨了一會兒,明白了,當年註冊時,amazon規模有限,後來分區域運營,原來的註冊帳號已屬於美區,如果要在amazon.co.jp上購物必須重新註冊。立刻動手註冊,收貨地址就用民宿的,門外就掛著郵箱。沒有收貨電話,靈機一動,Takayuki先生不是準備了一個作隨身WiFi的手機嗎,後蓋標籤上的數字大概是號碼吧。拿來試試,可以撥通,正好用上。用信用卡付款時,竟然不接受銀聯雙幣卡,換了一張AE的單幣卡才成功,沒想到第一次在日本網購還真費了點周折呢,不過一回生二回熟,可找到省錢的辦法了。

要是我和T準備兩個本地的全功能電話卡,通訊費用會不會更節省些呢。我在網上搜索,發現“背包客棧”上的攻略最靠譜。原來在日本註冊本地的全功能電話卡費用不菲,關鍵是身份認證嚴格。外國人申請,不僅要準備三個月以上駐留的證明材料,還要關聯本地銀行卡定期扣減費用,只有所謂的“禦三家”提供全功能的電信服務。忽然想起用過的IIJmio電話卡中有張附送的brastel card,當時讀指南大概是說可以用這張卡註冊一個本地電話號碼,僅提供語音通話,沒有短信或數據服務。當時覺得沒什麼用,不過還留著,找出指南仔細看過,又上網查詢,總算明白,Brastel是一家VoIP服務商,使用類似於Google Voice,可以為客戶提供一個050開頭的日本電話號碼。先下載一個My 050的應用,然後用brastel card提供的ID號和密碼註冊,獲得050電話號碼,充值後就能用My 050應用撥出或接聽電話。

磕磕絆絆地弄得差不多,終於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確認媽媽已經入住C人民醫院。打來電話的是一位女醫生,她說媽媽的病情嚴重,然後詢問既往身體狀況和藥物過敏史,我一一回答,說明困難處境,央求醫生盡力救治。到傍晚時,W也回復了:我問了,她兩次核酸檢查,一次陰一次陽,為單陽性,現在區婦幼,隔離再次進一步核查。我心裡有些不快,告訴他醫院已經打電話告知確診了,情況比較嚴重。隨後將自己在日本治療的經過簡單地說了,W驚訝不已,確認了幾次:“你也是感染了新冠病毒嗎?”我叮囑W,現在疫情肆虐,媽媽只有拜託你們悉心照顧了,我們盡快想辦法回國,自己患病的事暫時不要透露。 W連說一定一定。

第二天起來,首先試著聯繫媽媽,電話無人接聽,再次打過去,總算接聽了,原來是醫生,她讓我稍等,把電話交給媽媽。我趕緊問身體情況,媽媽意識清醒,並說自己情況還好,既不咳嗽,也不發燒,就是醫生說肺部CT檢查結果不樂觀。我懸著的心稍稍放下,媽媽身體還算健康,沒有什麼基礎病,診斷及時,康復就有把握了。怕影響她的情緒,我仍然沒有把得病治療的經過講出來。

天總算晴了,室外陽光耀眼,拉開玻璃門,後院多出了一個空垃圾桶,Takayuki先生又不動聲色地解決了個麻煩,真是太貼心了。

吃過午飯,我建議去鶯谷一處民宿看看,如果滿意就訂房。留下孩子自己上網課,我們到青砥轉乘去日暮里站的列車,然後步行到鶯谷。最早看到日暮裡這個地名是在魯迅的《藤野先生》裡,讓人一下子想到《送別》。日暮裡比四木熱鬧得多,一路走來路邊有家超市Maruetsu Petit,店外的放衛生紙貨架是空的。走入超市,發現貨品豐富,就是家用消毒劑和口罩已經售罄。緊挨著超市還有一家藥妝店,消毒劑和口罩也賣完了。繼續前行,接近目的地時,情侶酒店越來越多。我們比照民宿提供的照片找到一棟多層公寓樓,架空的一樓是門廳、停車位、垃圾房,雖然公寓外觀陳舊點,但門廳和樓道整潔。我拉開垃圾房的門四下打量,裡面整齊擺放著經過分類的垃圾袋,地面撒了消毒劑,幾乎沒有異味。從房間照片可以看出,有兩間獨立臥室,客廳擺放著標準尺寸的餐桌和椅子,這樣的話,孩子寫作業就方便了。 T還在猶豫,我則主張可以訂房,免得錯過機會。

按照地圖指示的方向,從民宿步行5分鐘,就到了鶯谷站北口。這裡應該是老城區,沒有現代化的建築,不過快餐店、便利店、居酒屋、柏青哥、咖啡店齊全,還有間警務室。出站口對面就是藥妝店,店外的貨架還剩幾包抽紙,T問要不要買些,我說不用了吧,Ito Yokado供應充足,amazon也有,還怕什麼。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每次流行病爆發大家都先搶購衛生紙呢,T的姐姐說香港的衛生紙也已經很難買了,大家都在囤積。 03年SARS爆發,港人和深圳居民搶購醋和鹽,現在全世界都在搶購衛生紙了。

輾轉回到四木,天色將晚,孩子上完課在玩遊戲。吃晚飯時,我們又討論是否搬去鶯谷,再三分析利弊,T仍是猶豫不決。吃完飯,翻看新聞,國際社會對台灣、日本的疫情控制讚譽有加。這兩地是公共衛生最好的區域吧,公民的衛生習慣良好,疫情控制得力實至名歸。而自2019年8月1日起,大陸暫停大陸居民赴台個人遊也無意間幫台灣消除了感染源,此無心插柳之舉,著實為蔡政府加分不少。臨睡時,T終於答應換民宿,我趕緊訂好公寓,從2月29日到3月29日,每天房費比現在減少了20%。隨著疫情發展,國際人員流動幾乎停滯,比較原來的價格,所有民宿都在打折,生活費用也節省不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東京漂流(之十八)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