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p

多看 多想 多问

不能!不明白 2020 0208

1. 你在哪座城市?2020年的除夕,你是怎麼過的?

我在江西最北的小城九江,与湖北小池一江之隔。头一天听闻武汉封城,于是拽着父母从乡下回到城里。早上父亲一大早出门买菜,顺便还给我买了生日蛋糕。他盘算着明天下乡拜年,就把我生日提前过。现在翻看聊天记录,和朋友们聊得最多的是对疫情的恐慌和对官方的不信任。晚上缩在房间里,刷着帖子。爸妈在客厅看春晚,真希望这是一个如常无聊的春节。

2. 你的口罩儲備有多少?講一個關於口罩的故事吧,你親歷,或者聽說的都行。

好像是1月17号那天单位开完年会,看新闻感觉新冠可能和当年SARS一样,于是去药房准备买外科口罩,药房只有一次性护理口罩,我问服务员最近武汉闹肺炎,怎么不多进点外科口罩,她说这东西平时没什么人买就没怎么重视。问学医的同学,他说实在不行就多带两层,在北京的他还笑我太紧张,叫我相信卫健委。买了一包,送给来找我的男友,提醒他记得去公共场所戴口罩,他回去后,说他们单位没人戴口罩,他也不太好意思戴口罩。。。21号,父母喊我我乡下老家,大伯家搬家,那天头一天,钟南山提醒大家注意防护,有人传人的可能。启程之前,准备去药店买些口罩给亲戚们带去,转了一圈,才找到一包一次性护理口罩,后悔那天没有全部买下来。到乡下,亲戚们沉浸在过年的活动中,吃着流水席,打着麻将好不热闹。我把父母拖到一边,反复请求,戴口罩,别去吃流水席,均不理会,还骂我大过年的,不懂事。沟通无果,于是我把自己关在房间,吃了一天泡面。22号回城,下高速的时候,有工作人员拦住要量体温,我借机问工作人员,现在怎么这么严,都得戴口罩么?她说当然啊,要注意防护。父母亲才乖乖把口罩戴上。

3. 疫情有直接衝擊到你的生活嗎?如果有,講講是如何衝擊的吧。

以前经常撑着过年的机会,跟老同学见面聊天。今年是最长的假期,却每天关在家里,约好的同学会也取消了。以为过年可以和男友腻在一起,但现在却只能用微信和苍白的语言,诉说想念。

4. 疫情發生後,最令你意想不到、或對你觸動最大的一件事是什麼?

李文亮医生的去世。一个靠强权、瞒报的体制,打这几个字的时候,我又不断地在自我审查,这么写好么,会被什么人找麻烦么。昨天一天处在失语状态,看到朋友圈还有不少朋友,要冷静,不要被别有用心分子带节奏,更气愤于他们的自我阉割和异化。

5. 你覺得疫情會很快過去嗎?如果不會,你打算怎麼安排接下來的生活?

看着天天上涨的确证人数,不知道大自然的警示何时结束。在网上买了一些压缩饼干和一些基础药品,准备再去卖点米,囤积粮食。这段时间,就静下心来趁此机会看看书、看看电影吧。

6. 你從哪裡獲得有關疫情的最新信息,可以列出三個你最常看的來源嗎?(若是臉書專頁、微信公號,Twitter帳號,請儘量具體列出)

1、财新网;2、微信群、电报群 3、微信公号:“丁香园”“八点建闻” 

7. 你每天花多少時間來刷疫情消息?你相信你看到的消息嗎?一般是什麼因素會令你產生懷疑?

三四个小时,对于确诊手段的怀疑、对官方通报的死亡数据的怀疑,因为有很多在确诊外的死亡。对把疫情捂这么久的气愤,一直以来对官方的不信任。

8. 疫情影響了你與他人的關係嗎?比如家人、朋友、鄰居或網友。

跟同学因为疫情而引发对于言论自由的争论,吵到删号。。。

9. 疫情讓你遭遇了什麼倫理難題嗎?如果有,是什麼?

武汉封城,封城能抑制疫情的传播,但封城之后看到微博超话里的求助,为自己的置身事外羞愧。

10. 等到危機解除,你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想见男友,和他一起去一趟武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