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iazka

中文系延畢在學中,對中文系依依不捨的叛逃者。

坂口安吾〈思想與文學〉

發布於

前言:2/17是安吾忌,當天晚上十點才開始翻,果然趕不上當天發。雖然按照常理,慶祝忌日(?)好像滿怪的,但我覺得安吾本人不會介意,而且自然死亡對他而言大概是成就,值得慶祝!!那就慶祝吧!!所以翻了一篇短短的〈思想與文學〉以資紀念。對安吾的思想與活法充滿了衷心感謝,感謝他來到這個世界上。好喜歡安吾,也希望更多人喜歡。



思想與文學

坂口安吾

 

  這世上,存在著洞悉人類的文學。也就是以「洞悉人類」及「虛無」為主體,由靈魂(esprit)構成的文學。在日本,《伊勢物語》、芥川龍之介、太宰治等等即是如此,這類型的作家大都是短篇作家。

  所謂的虛無,並不是思想。我認為虛無直屬於人類的本質,換句話說,就像人類本質中的精神性,是原本就存在的東西吧。

  所謂的思想,則完全是另一回事,並不是原本就存在的。而是提出令人生越來越好的架構、試著實踐、並明白人生的斤兩。若是如此,正能如字面所言,明白人生到底有多少斤兩。明白和無限的人類的時間相比,五十年的人生微不足道。

  不滿足於原有的虛無的人類本質,無論如何,都要追尋使人生過得更好的工夫辦法,思想正是自此而始。可是從不變的人類性這個角度看來,傾注在短短五十年人生上的工夫與琢磨,實在是天真幼稚、滑天下之大稽。然而,若是參透了悟了這個虛無的事實、冷漠地對人生投以白眼,既不會因此得救,也不會變得崇高。

  也就是說,只能活出五十年的肉身之人,與一般定義下的人類不同。藉由這個不同,在笨蛋的死死掙扎、以及名為思想的鮮活躍動著的天真幼稚裡,意義與生命正宿於其中。

  思想的文學,就是去下工夫、發明人生的活法。換言之,也是行動的文學。其中有時代。有社會。斬斷與時代社會的連繫,思想的文學就不可能成立了。

  儘管有所謂的社會小說或農民文學,但特別標出這種標籤,實在很荒謬,思想的文學當然與時代社會政治相連結,不在這其中發展構成是不可能的。於是,這樣的文學,借助著思想、成為時代中新潮流行的成功模範;但與此同時,它也會隨著思想一起老去,擁有和時代一起亡故的性質。也就是說,在這些文學中,為了讓五十年人生活得越來越好所下的工夫,有著與這五十年偕同死滅的宿命。說來說去,人活著的事實,不過就是像這樣死去罷了。正因如此,耗盡工夫的苦苦掙扎雖然幼稚,但跟投以白眼漠然旁觀的大澈大悟相比,更像是活著。相較於恆久不滅的一般定義下的虛無人類,只擁有五十年的肉身之人,一直都是幼稚又愚蠢的。此即「活著」的真相。

  不需懼怕這幼稚。不能不明白思想本就注定是幼稚之物。若非如此,優秀的思想怎能誕生。日本文學自古以來都被向人生白眼以對的大澈大悟所擊敗,所以才無法誕生思想性的文學。

  寫不出長篇小說的問題並不在其長度篇幅,而是思想性、生命活法的問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坂口安吾〈不良少年與基督〉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