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st 辰霜

看懂繪畫的天賦於我而言是:零;但能從文字裡看見最細微的畫面,我是Frost。享受於故事中窺探各種人性;耽溺於戲劇、電影、美食等生活必需品。在這裏,你可以卸下匆忙的焦慮與恐慌,讓我陪你一起生活。

金鐘56 結束了,台灣找回失去的20年 才剛剛開始。

發布於
在Dcard上看過相關討論,議題是「韓國有劉在錫,中國有何炅,台灣呢?」你說主持人變成偶像崇拜真的很難嗎?至少我不這麼認為。
圖 / 《天橋上的魔術師》公視影集 _ Facebook

談金鐘獎之前想以金曲獎做個引子。今年2021第32屆金曲獎頒獎典禮前,曾看到過一位網友表示:「我以為是哪個大學自己辦的頒獎典禮。」嗯,乍看之下確實有些諷刺有些挑釁,甚至有些"酸";但冷靜思考、仔細琢磨之後,你會不會也感到心有戚戚焉?下圖來張「第28屆金曲獎 vs 第32屆金曲獎」部分入圍名單,想想四年前看到入圍名單時對歌曲的熟悉度,如今入圍的歌曲你也同樣熟悉嗎?

圖 / 第28屆金曲獎 vs 第32屆金曲獎

第28屆金曲獎入圍名單
第32屆金曲獎入圍名單

啊,當然,田馥甄演唱的《無人知曉》還是我的心中神曲,是我在Spotify上繼《懸日》之後播放率最高的歌曲;陳建騏老師獲得【演唱類最佳專輯製作人獎】對我而言也是無庸置疑的,但可怕的或許正是只能如此實至名歸(就是你不曉得還能頒給誰),意思不是其他製作人不夠好,而是評審的選擇只能這麼少,甚至是更少。我知道這樣不好~也知道你的愛只能那麼少~

圖 /《魷魚遊戲》Netflix提供

再回到金鐘獎來說,金鐘包含了綜藝和戲劇兩個領域,戲劇類最近有個相當熱門話題「台灣為何拍不出《魷魚遊戲》?」但你知道在南韓在1998年起已經提出「文化立國」政策,以及韓國文化產業振興院(KOCCA)在2009年已經成立嗎?對韓國不熟悉?沒關係。那你知道台灣在2019年成立文化內容策進院(TAICCA)嗎?從過去《麻醉風暴》《通靈少女》,近兩年《罪夢者》《我們與惡的距離》,再到如今《天橋上的魔術師》《火神的眼淚》《斯卡羅》等,台灣逐漸產出許多獲得高評價的優質原創戲劇,我想說的是,優秀的作品不會如此突然地憑空出現,台灣的影視產業人才真的很努力,但國家政策重視扶植就是晚了20年,至少目前正在看見曙光(應該算有看見一點吧),產業孕育需要時間,儘管我也很心急。

圖 /《火神的眼淚》海報設計:陳世川 Gelresai _ 壹壹影業

說心急的其中一點是因為,中國影視產業近幾年真的是如海嘯般崛起,不少戲劇我自己也很著迷,雖然最近頒布了多項禁令,但那又是另一個話題。畢竟儘管有為了吸金的「造星工廠」,可也真的有太多實力派演員,還有強大的製作團隊,以及簡直源源不絕的"資金"。網路媒體隨時來篇文章就是「10部未播先火的小說改編甜寵陸劇」「2021必追10部高質感陸劇」「2021二十部熱門陸劇推薦」,作品數量多到簡直不可思議,可怕的是這些陸劇你即便沒看過多少也都聽過,光是行銷費用也許都能拍一部劇。

這些還只是在戲劇方面而已,根據廣電總局監管中心統計數據,2018年中國共上線385部網路綜藝,再根據《2019年上半年中國綜藝節目廣告營銷白皮書》顯示,2019年上半年中國綜藝節目廣告市場規模達218億元人民幣。反觀台灣綜藝,在金鐘獎的報名件數還是銳減狀態,不是「重複」就是「從缺」,就連去年高度重視的「開放網路節目報名金鐘獎」議題,今年立馬開放後,此次益智及實境節目主持人獎還是只入圍了4組。

圖 / 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 _ 新聞稿

為此想特別討論《關鍵評論網》專訪黃子佼的一篇文,裡頭提到:黃子佼認為綜藝節目最大的問題,就是資金進不來。綜藝節目有一個時效性在、有流行感,它不像戲劇是精雕細琢,很classic,然後還有偶像崇拜,主持人很難變成偶像崇拜。所以綜藝圈確實遇到了很大的瓶頸,它的文化差異,二刷、三刷的被利用性,即期的降低,因此他的投資就會越來越少。首先針對主持人的偶像崇拜這點,我也在Dcard上看過相關討論,議題是「韓國有劉在錫,中國有何炅,台灣呢?」你說主持人變成偶像崇拜真的很難嗎?至少我不這麼認為。再說到綜藝節目的二刷、三刷;有一檔陸綜《明星大偵探》我在YouTube觀看時底下不少網友留言這是自己第幾刷了,雖然《明偵》確實包含了角色設定及故事劇本使其具有「戲劇性」,但這不也是綜藝節目創新的一環嗎?所以我還挺好奇,如果黃子佼也看《明星大偵探》他會如何解析。

圖 /《明星大偵探》宣傳海報

而且《明星大偵探》上的資方品牌呈現,他們明明白白告訴你,這是廣告、這是金主爸爸(當然前提是要有金主爸爸),不僅僅是簡單一個冠名商,節目內來賓偶爾還會自言自語道,他們要先去完成"任務",任務當然就是一波廣告表演,注意!這真的是一段表演,不單純是無趣的呆版廣告;更別提兩位主持人隨口就能來點花式口播廣告。因此重點還是如何給廣告「加戲」,讓觀眾從反感到期待,金主銷售額能提高,再投資的廣告資金也就不會少,嗯 … 當然節目本身還是要足夠優質有看點啦!所以,黃子佼認為綜藝節目最大的問題,就是資金進不來。究竟是真的進不來,還是製作團隊沒有想辦法讓錢進來,直播抖內的金主爸爸們都需要你的關懷,提供節目資金來源的老闆們,你怎麼能不好好巴結。

*文中提到的專訪:《關鍵評論網》《木曜4超玩》 為何不能入圍?YouTube、網路節目狂吸觀眾,「電視」金鐘獎如何因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