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yanagi小柳

关注公共社会领域中人的行动,在行动中寻找人性

让广告不翻车的唯一办法是摈弃以男权叙事的营销——记2021第一拳

發布於
修訂於

“全棉时代”是中国境内的一个生活护理品品牌,主要商品有卫生巾、纸尿裤、化妆棉、内衣等。2021年1月初,“全棉时代”发布了一个名为《防身术》的卸妆巾的广告,被不少网友质疑该广告故事情节“不尊重女性”、“侮辱女性”。

在这个广告中,一位年轻女性独自走夜路被陌生人尾随,情急之下她从包里拿出卸妆巾卸妆。下一个镜头里的女性却变成拿着卸妆巾的男性脸,画面出现“呕”字,暗示靠素颜吓跑歹徒,化妆巾可以防身。

这则广告在引发了大量批评后,“全棉时代”官方微博给的回复是:“视频是广告创意,是为了突出商品的清洁功能。”很显然,这个广告创意方并没有意识到冒犯女性群体的严重性,仍然沉浸在长久以来的男权叙事里,丝毫未发现在女权扩张的当下做这样的广告会引起广泛的批评。

这个广告剧本的厌女逻辑是:归因在被害者,正当化加害者。即把犯罪动机推卸着给被害者——因为你美丽才被侵犯。这就是男性为主体的叙事。

而与社会现实是相反的,我们从很多案件报道中就知道,在性侵犯案里加害者才是应该被惩罚,被害者美不美丽或者是否是完美的受害者都不应该窥视。“因为美丽才侵犯,因为丑就不会侵犯”这样的逻辑是一种本末倒置,真相是——因为他们发情了想要实施侵犯,也正因为他们知道侵犯是错的,才甩锅怪女性。

另外,关于这个广告里的男性凝视其实是问题的根本。由男性的主观意识来决定故事走向,选择尾随打算实施犯罪的是男性,看到后选择停止猥亵的也是男性。就是以男性为第一人称的故事。可能最后那个“呕”,如果是反讽,那就来自是女性的呕了,但是在随后全棉时代发出的声明中,显然是来自男性视角对卸妆后“像男人一样的”女性的脸发出的呕。

像这样以男性为主体制定规则,把女性“他者化”的广告层出不穷。比如“京东美妆”快递的外包装盒就是以男性的口吻去规定女性要涂口红。在男权制下,美丑的标准是男性定的,京东的“涂口红的自由”和全棉时代“卸妆的自由”全权被掌握在男性的手里。

好的广告应该是一种连接厂商和消费者的媒介,让需要产品的消费者了解产品,让厂家把自己的商品用途和效果告知消费者。从“全棉时代”的广告策划来看,贵公司的卸妆巾根本就没有起作用,因为男性选择性侵犯与女性是否化妆是没有关系的。

这样以男性为叙事主体的广告从来没有断过,它像是男性间的对话和自嗨,像在跟自己的兄弟说“你懂的!” 他们通过把女人作为“他者”才能完成自己的主体地位,也就是通过女性来正当化自己的欲望提高男性的自尊。比如之前“优思明”避孕药的广告里,小三和原配争宠的对话如下:

广告中设定的女性角色,不去责怪出轨的男人,反而通过避孕药去争取男人的爱,暗示我可以不带套可以更亲密。这种贬低女性自尊的广告一时引来了无限的愤怒,但2021年,还是有“无知”的广告人在复制女性蔑视,招来无数拳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社会文化|被举报的杨笠:当女性表达撞上中国屏幕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