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yanagi小柳

关注公共社会领域中人的行动,在行动中寻找人性

所以夫妻不同姓,爱会消失吗?

發布於
都2021年了,霓虹精还在争取夫妻别姓的自由

独家授权:我敢女性 微信公众号

最近有一部火出圈的日剧 《大豆田永久子与3个前夫》 ,神编剧坂元裕二在剧里吐槽了“夫妻同姓”:女主角大豆田有三个前夫,根据日本法律结婚后必须统一姓氏,所以她三次随夫改姓,在第一集里她不同时期认识的朋友用不同名字称呼她-“田中”“佐藤”“中村”。但女主角现在改回原姓叫大豆田依然过得好好的深受3个前夫“惦记”。

日剧 《大豆田永久子与3个前夫》截图

日本是唯一一个强制夫妻同姓的国家

日本《民法》规定,夫妻双方若同为日本国籍,必须选1个姓氏来做结婚登记。这就意味着婚后某一方要改姓。据日本政府的统计,有96%的女性在结婚登记时改夫姓。也就是说,虽然没有排除“夫随妻姓”的情况,但绝大多数都是妻随夫姓。

二战后对“夫妻同姓”制度的反对一波又一波,但是保守势力太过强大,始终没有修改这个法律。也有人做出无声的反抗,比如选择第三个姓氏登记,或者干脆不结婚,但是并没有对“强制夫妻同姓”这个问题的本质——“性别问题”进行抵抗。

夫妻同姓是日本的文化传统应该保留?(bushi)

支持保持夫妻同姓的保守派说“这不关乎性别平等问题,只是文化传统使然。”(是不是有点耳熟?)

但搞笑的是这个法律并不是“自古以来”的传统文化。在古代日本(江户时期)平民是不允许拥有姓氏的,只有贵族才配。1870年明治政府为了更好管理税收和征兵,要求所有人使用姓氏+名字来登记户籍。1872年(明治5年),日本法律禁止更改姓名,因为不便于户籍人口管理。到了1888年(明治21年)10月,《旧民法第一草案》规定:除了特别申请之外,结婚需要妻随夫姓。

所以,《强制夫妻同姓制度》从实施到现在也只有100多年时间。从第一代天皇神武天皇于公元前660年建国来算,“夫妻同姓制度”这个所谓传统只占日本历史的5%的时间。夫妻同姓是“传统文化”应该保存的借口是站不住脚的。

《夫妻同姓制度》是在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确立下来的,可以想象一场近代救国运动中引进先进思想和技术的同时,压迫女性的传统思想也在复辟ing。主导修改法案的人说他们参考了法国,意大利等国家的法律,并且出于基督教“夫妻合一”的理念而改。其实这些主导“夫妻同姓”的这些人只是扶洋自重,想要掌控近代父权而已。

影响家庭和谐的会是姓氏吗?

保守派反对更改这个法律的借口还有一个,就是如果不同姓氏的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会影响家庭和睦,孩子缺少归属感,失去家人之间的羁绊,对孩子成长不好,容易离婚。同一个姓氏才是一家人。确实宗族在社会的构成中有很大影响,但这都2021年了,男性团体的借口共同体体还是很奇妙的,家庭关系不好,怪夫妻不同姓。

而事实上,强制夫妻同姓的目的并不是想要夫妻一体,而是抹杀掉一个人的存在,在日本,就是在杀死女人,让她成为谁的妻子。

受尽麻烦的改姓

改姓给个人的生活带来的无数的麻烦:个人证件,银行账户等要一一去申请修改,这些麻烦都落到了女性身上。不仅如此,像日剧《大豆田永久子与3个前夫》里面演的那样,名字改了之后,社会身份也被改变,是不是发出“我是谁?”的灵魂拷问。比如结婚前写的书发的论文做出的设计,在结婚改姓后都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写的。

顺便说一句,日本人很喜欢拿德国做榜样,说德国很多都是妇随夫姓。但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夫妻别姓。而且她是继续使用前夫的姓氏。这是会让日本人认知失调的例子。身为物理学博士的默克尔离婚后没有改回旧姓,再婚后也选择不随夫姓。默克尔的例子清楚地表明了在个人职业生涯中能够决定自己姓氏的重要性。

2019年3月,有一个日本男性起诉日本政府,称婚后夫妇同姓制度违反宪法,政府的不作为给当事人造成必须改姓的麻烦,还要承担精神上的痛苦。但东京地方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也就是判决夫妇同性制度“符合宪法”。

立法行政法院踢皮球,这个事说明了你永远无法用对方的魔法去打败对方

上野千鹤子红宝书

烫口的“别姓自由”

日本政府在2020年12月发表了《第五次男女共同参画基本计画》,可笑的是,在第四次的文案里存在的 “可选择的夫妻别姓”这个词都被删了。

1999年6月施行了《男女共同参画社会基本法》。这一法案起草的目的是男女作为社会的平等一员,男女不分性别在享受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文化的利益的同时对社会赋有责任。以及确保女性作为个体的人来自由选择生活方式的社会。

《第四次男女共同参画基本计画》2015年--“考虑到家庭结构的变化、生活方式的多样化、民族意识的趋势、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的最终意见等,对导入“可选择的夫妻别姓制度”和民法典的修订,我们将根据司法部门的判断进行探讨。”

《第五次男女共同参画基本计画》2020年--“关于夫妻姓氏的具体制度,基于夫妻同姓的历史,同时关注国民各阶层的意见和国会讨论,我们将根据司法部门的判断进行深入探讨。”

在早稻田大学的某项社会调查中,有70%的人赞成“可选择的夫妻别姓”,可是保守派依然一意孤行,维护父权的地基。到底是谁更加在意要“夫妻同姓”呢?在一个社交APP的调查中,认为“男女别姓”会影响家庭羁绊的男性要比女性多得多。

https://prtimes.jp/main/html/rd/p/000000085.000032757.html

所以关于人类的终极问题来了——“如果夫妻不同姓,爱会消失吗?孩子会不幸福吗?”我想说,男性在烦恼这件事之前,不过不作出改变,已经不会有家庭这种东西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