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yanagi小柳

关注公共社会领域中人的行动,关注LGBT平权。当然,所有类型的人的平等是一切。

园子温的《反情色》电影,实际上是反‘为了女权的女权’

發布於

读过很多影评,都说园子温的作品一直在关注性。与其说是情色电影,我认为跟多是探寻生理上的变化和对生死的哲思。这一点与巴塔耶( Georges Bataille(1897-1962) )的观点很是贴合:性是一种恐惧的源泉,就像恐惧死亡一样,交配行为可以繁衍后代作为生命的延续,而与性器官临近的是排泄器官,是肮脏和死。园子温的电影也就充满了肮脏和欲望的对立。而这一部纪念日活电影公司创立一百年的粉红电影企划,表面上用每10分钟一次激情戏来‘反情色’,内在隐藏的是园子温对‘女性自由’议题上在性议题上的反映。

因为‘自由’是一个消极词。他的解释是‘不受限制和拘束’。只能通过‘不自由’来表达自由的状态。于是《反情色》通过情色来表达性冷淡。因为生殖器同时也是排泄物的出口。

关于性的自由,一直是女权的议题。在脑海里留下印象最深的那一句是‘ 这个国家里没有一个女人是真正地手握自由,只是装出一脸我是自由的样子,成为了自由的奴隶,被自由玩弄于股掌之间’。不经让人想起微博中经常看到的那一句‘女权性解放使男人得到好处,所以男人要支持女权来共赢’的论调。也就讽刺了女权斗争里面的混沌。

豆瓣这个影评已经对反情色的用法解释的十分极致了。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395651/

这里想起了性别研究中,作品‘看客’与‘表演者’的研究。也就是一个作品被欣赏时,主与宾分别是什么。《反情色》里登场的‘被观赏’的一方都是女性,主编,摄像,带着假阳具的化妆师。包括在台上低三下四、台下对着女主角大声吼叫的助理,也只是一个演员。而喊cut的摄制组都是男性,还有女主角面试的时候的人们。看的主体是男性,被看的是女性。只有女主角幻想出来的摄制组是女性。女性在台上再怎么自由,依然被操控着。这是园子温对当下女权最好的解释。

回到那句台词“女人成为自由的奴隶”——片尾女主角希望被他父亲破处,失败后在路上找到一个男人让他带走自己的“处女时代”。从此之后所有肮脏的排泄物只能从口里吐出来。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