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櫥。Sho 的路上觀察手記

日台文化研究者,個人旅遊愛好者。廣告人,行銷人,(希望成為)作家,譯者。 主要出沒地:方格子 https://vocus.cc/user/@midnight Matters 的更新會比方格子慢,因此歡迎優先追蹤我在 Vocus 的連載喲!

2021 年中回顧:告別與啟程

我在一陣朦朧中醒來,彷彿做了很長的夢。

6 月中開始身體狀況就不太好,又適逢工作繁重,加上一些需要履行的約定,除了事情多之外,也還有人的問題在煩惱。我一直咬牙前進,並用很阿Q的精神告訴自己些許明天就沒事了,心力交瘁到最後甚至突然頭腦變得異常清醒,可以花比旁人要快一半的時間來把手邊的事情處理完。然而這個狀況也為自己招致旁人更多的依賴,大家覺得有你真好,交給你就對了,殊不知我已經心累到想丟棄一切。昨晚,我終於狠下心關了所有通訊軟體,喝了兩壺放鬆的茶飲,接著一夜沈沈睡到早上。當大腦經過充分休息,新的想法果然孕育而生。

所以決定來紀錄一下這份新想法:學習告別,是我接下來要努力的主題。

我過去一直很討厭聖母型的奉獻。我認為很多無差別聖母行為,是起源於把自己的價值建立在別人的依賴上,而不是協助對方去負起自己應負之責,是一種讓對方失去成長機會,自己也因此成癮的有毒行為。由於我並不是一個非常在意別人喜不喜歡我的人,所以我一直以為自己能免去這個症頭。

不過,這段令我心力交瘁的 hard time,一部分便是起源於聖母心態。

只要有人來求助,或是看到誰陷入顯而易見的困境,我就會很想很想去幫助他,去扭轉團體的不愉快或低落。可是,如果說現在的情況是過去行為導致的結果,那麼我應該做的,就是讓他們自己察覺這份因果關係,不過度介入那些屬於別人的功課,而專注在省思這段關係、這段狀況帶給我的學習才是。我只能做自己的功課,不能做別人的。

同時我也發現,許多過去認為「無法想像失去之後會如何」的關係,其實未必如此。更該說,人的種種關係中,存在著看似蜜糖其實裡面是毒品的上癮性連結。如果我想保持著精神獨立,我想要真正自由,應該要有能力切斷這種病態依附。我要有選擇留下還是離開,而且下這些決定必須讓自己「感覺更好」,而不是基於害怕別人覺得「你如果不OO就是狠心」的情感勒索關係。

最後,我發現,我對自己下了一個「我不值得獲得最好」的謊言暗示。不管是人、事、物。


面對自己非常崇拜的前輩,我害怕我會搞砸,讓他對我失望。
面對難得一見的機會,我害怕我能力不夠,讓我自己丟臉。
面對美好的人,我害怕我的笨拙會讓對方討厭,所以不敢靠近,不如不見。

種種「自己不夠好」的害怕,讓我在生命中,錯過許許多多夢寐以求的機會。

事實上,當我咬著牙逼自己去抓住它了,縱然結果依然不能算盡善盡美,我卻依然感受到極大的幸福感。

所以我想,該對自己這種心態告別了。
該對那些過度依附我到無法執行自己應盡之責的人告別。
該對那些無法徹底讓我發揮熱情與能耐的事物或戰場告別。

人到了最後,只能對自己負起責任。

對自己的快樂負責,也對自己的命運負責。

我很喜歡薩古魯說的:"what comes our way is not in our hands.but what we make out of it is 100% in our hands."


也記錄一下今天這個夢:

夢裏我好像在不斷尋找舞台,去了很多奇怪的地方談工作。每一份都是大公司,都提供住宿,可是每一個住宿都是一個牢籠(真正牢籠的形象),而不是一片值得發揮的天地。

最後我去了一個做電商的地方任職,有位很爽朗的同事來迎接我,還準備很多資料給我。

他說:「我是來幫你的,幫你在這裡待好」

他非常熱心,資料也厚厚一大疊,更是不斷對我噓寒問暖。這讓我覺得很不自在,一個陌生人為什麼這麼熱心?於是我只是禮貌性地將資料抱在懷中,未曾認真看待。甚至對他的關懷覺得有些反感,覺得過度越線。


我和一群新同事在市郊走散了,琢磨著怎麼回到市區辦公室開始工作的時候,聽到其他新同事說公司準備遊覽車要運送大家到市區,車子就停在前面。

前面那位過度熱心的同事原本走在我身邊,突然加快步伐先行一步到遊覽車上,要伸手扶我上遊覽車,還幫我找好了位置。而我翻著他準備好的簡報,一邊覺得真的很有收穫,但是讀到後面我突然發現:

不對,這是我自己做的提案啊。

我詢問他這份資料從哪來的,過度熱心同事只是笑而不語。原來這家公司的老闆是我過去用心服務的客戶,這份資料是我當時為他製作的。

回過頭來,能幫助我的,是我過去的心血。

而旁人(那位過度熱心同事),在我背後輕輕推了我一把。

我想,這些年的累積沒有白費。我的潛意識試圖告訴我這件事。

我有能力展開我想要的旅程,去我想要去的地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