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櫥。Sho 的路上觀察手記

日台文化研究者,個人旅遊愛好者。廣告人,行銷人,(希望成為)作家,譯者。 主要出沒地:方格子 https://vocus.cc/user/@midnight Matters 的更新會比方格子慢,因此歡迎優先追蹤我在 Vocus 的連載喲!

成為期待的自己,不再後悔:《練習改變:和財經五百大CEO一起學習行為改變》

發布於
圖片取自 < 讀冊生活 >

多年以前,我申請到了去日本打工度假的簽證。雖然打工度假的價值現在看來眾說紛紜,不過對一個從出社會起就以「活躍以亞洲舞台」為志的人來說,無疑是一個跨出國門的好機會。

可是,我沒有去。我放棄了。

而這並不是我在職涯中,唯一一次和這種機會失之交臂的時刻。

有很多原因。有時候是我自己打退堂鼓,也有時候是我根本沒有準備好,而被別人 Turn Down. 當機會到我面前時,我依然沒有抓得住它的本事。然後,眼看現在都30好幾,我幾乎快要確定,自己會過著庸碌的一生,真正將夢想活成夢裡的想像。

這個危機感不是現在才有,事實上,我過去一直在努力克服它。我每年都訂定年度目標,從年度目標向下細分為季度、月度、週度目標(甚至本來還有日度)。每一年,我喜歡買一本年度手帳,我還有一家特別喜歡的品牌,那個品牌手帳的格式規劃很符合我的目的,我稱之為「夢想手帳」。我會定義從技能成長、人際關係、健康狀況、職涯目標、儲蓄水準等,方方面面的計畫。可過了 30 歲以後,我發現,不管我再怎麼精密地規劃,我依然沒有辦法以最低標:60% 的完成度,達成這些目標。更進一步來說,平均都是 30 分。我把這問題拿出來請益友人,大家都說很正常。

手帳的最後一頁,留有「年度檢討」的空白頁,翻到這一頁,我不自覺地感到十分羞愧。久而久之,我不再寫那本手帳,更不買了。

「目標」能不能不只是「夢裡的想像」?

我讀了很多行為管理的書,教導自律的書。我或許可以管好一份工作,一位部屬,但說到管理自己的人生,每每下班後,我都對自己十分沮喪。坊間大多的書,都強調自律地重要。所有書都在鼓吹你要拿出 100% 的精氣神來管理自己。但是我們的生活充斥了太多必須耗費心神的事,有時候是囉唆地親戚,難纏地推銷員,不得不的加班,大多不受我們控制。往往當我們意識過來,我們已經又重複自己不想要的行為,並再度陷入深深地悔恨。

本書主要作者:馬歇葛史密斯,他是全球頂尖領導人教練,並被 Thinkers50 推崇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領導力思想家。他收的學生,是財星 500 大企業 CEO,他的收費,是直到學生「身邊的人」覺得學生改變了,才給付學費。

改變成功的標準,不只是學生的自覺,甚至包含學生身邊的人:同事、上司、伴侶、家人的評分,如何?真是地獄般地 Business model。而這些學生全部都是叱吒商場的風雲人士,他們理性,聰明,自尊心特高。有些甚至自我感覺良好,是被身邊的人逼迫要參與行為改變計畫的。換句話說,在行為改變的戰場上,這種等級的學生是教練最難纏的對手。

這本書最令我驚豔的地方在於,許多書籍(也有許多人)將改變失敗的種種原因,歸咎於當事者的懶散和軟弱。但事實上,只要是人,不管我們覺得再優秀的人也好,就是一種脆弱地生物。我們會受環境等種種不可抗力因素觸發,然後一步步做出背離計畫的行動,成為我們不想要的人。

馬歇葛史密斯深知這點,且毫無要你和人與生俱來之弱點對抗的意思。他知道這是徒勞無功。馬歇在書本裡,最倡導地就是用簡單地技巧,提升你的「覺知」,進而意識到什麼是你想要地,什麼是你不想要地,再採取行動。覺知的手法可以非常簡單,也許是幾張便條紙,也許是你好友的一通電話,又或者是手機定時跳出的提醒通知。

書裡馬歇提到的眾多技巧之中,我非常喜歡這個自問句:


「這次」

「我是否願意」

「針對這個主題」

「投注必要的心力」

「做出建設性的貢獻」


這幾道問題,不只適合拿來問自己,也適合拿來問你需要改變行為的對象,譬如你的下屬,你的夥伴,你的學生。

面臨改變,我們最容易掉進的陷阱,便是「當責」。我們很容易覺得,眼前的困境,是別人必須負責,而不是我們自己在其中須負多少責任。作者在這裡提出這點,並無責怪的意思,但他要我們「覺察到」,當我們面臨任何挑戰時,「當責」的認知,會影響結果走向甚巨。

除此之外,馬歇還有提到一些很簡單的做法,譬如每日提問,與為自己尋找能幫你 review 提問成果的教練。每日提問的實踐方式是,為自己訂下一些目標,並從1-10分中,為自己當日在目標上的貢獻評分。而教練的存在,是能讓這件事順利進行地關鍵。教練會幫助你 review 你每日在每項目標上的自我評分,若哪一項過低,則透過詢問,和你一起找出這項目標低分的理由,或是這項目標是否真有意義。教練可以是任何人,朋友,不需要特別訓練,只要能夠坦率做出回饋。作者自己直到現在,都特地付錢請一位女士每天打電話給他,只為了追蹤自己的行為改變進度。

我已經開始每日睡前為自己的目標評分,篩選出我最應該投入心力的事。而每當我在哪一項的自我評分高時,我對自己的改變充滿喜悅,也覺得未來更有希望,夢想不再是在夢裡想。當我在哪一項評分自覺分數低時,我也明白自己該負責,思考為什麼沒做到 / 這個目標是否必須,然後及時進行調整。


譬如,我最近睡眠不是很好,所以我正在練習正念冥想,一天二次。我學習了 headspace 的冥想技巧,並在每日提問項目裡,加入了「我是否有做好早晚各一次地冥想」,以及「我是否睡得好」這兩個目標。如果再加上上面那五句自問,毫無疑問地,我對自己的睡眠狀況「當責」,並應作一切最大努力排除影響睡眠的因素,包含處理壓力,營造放鬆環境,攝取有助睡眠的食物。我不應該把睡眠失調歸咎在外送咖啡太晚到(如果拿到咖啡的時間點太晚,我可以選擇冰起來,隔日再喝,或是送給其他不排斥晚喝咖啡的家人)。

我們的每一天都是獨一無二,每一刻在歷史上都不會再重現。

在閱讀過無數本行為改變書後,這本絕對值得一試。

這本著作,目前與先前推薦的《操控與反操控》,並列我私人書架排行榜上第一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