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通訊社

truth and tradition

[轉載]本人親身經歷:南疆,一個真實的1984世界。 (一手資料,長文章)

本文轉載自品蔥,感謝蔥友ks11930


為了個人安全著想,不會紕漏太多關於自己的事情,所有敘述沒有證據,僅為回憶,內容雜亂,你信就信,不信就當我在撒謊造謠。


最近新疆棉花的事情火了,結合我之前心裡憋了很多話,一般不敢在網絡上說,現在終於有個合適的時機說出來了。本人對南疆不敢說特別熟悉,但至少比大部分支人,甚至是北疆的支人要更為了解!


接下來,我就分成不同板塊給大家聊一聊我印像中的新疆:

南疆的城市:我去過南疆很多城鎮:喀什,莎車縣,葉城縣,澤普縣,麥蓋提縣,英吉沙縣,巴楚縣,拜城縣,和田,塔縣,阿克蘇. .....以及一大堆小鎮,很多小鎮都曾發生過嚴重的恐怖襲擊(因為我幾年前就離開了新疆,所以具體地名記不太清了)。


南疆城市風貌:大家常說的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事情就不用說了,這個不用我來說。


我說點別的,這些南疆城市的城市面貌基本都大同小異,但凡是維人多的城市,大街上幾乎所有的商店都必然會裝有類似於不銹鋼防盜窗的防護門,監控設備和一鍵報警系統是必須安裝的,一套安保系統的費用一般在2000元人民幣以上,這筆錢由商家自己承擔(只要你想開店,就必須購買相關設備,如果你是開規模稍大的餐館和旅店,那麼你還必須購買昂貴的安檢儀,並且要自費僱傭當地人給你當保安),並且只能向與政府合作的幾家公司購買;當你在南疆城市大街上行走時,你會有一種穿越到中東戰亂國家的錯覺,滿大街的防暴警察,全城攝像頭無死角監控,街邊商店都裝防護門。唯一讓你還知道自己在中共國的,就是大街上的中文牌匾,以及各种红色宣傳標語,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標語是”國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一尊和前幾任領導人的海報也隨處可見,只要你在南疆城市,你幾乎隨時都可以發現這些標語;可以說,南疆的城市沒有活力,非常的壓抑,你在內地城市經常可以看到的街頭賣藝,廣場舞之類的東西,在南疆是絕對不會存在的!


南疆的種族歧視:我對南疆的民族構成不是很了解,而且我也分辨不出來維族人,哈薩克人,塔吉克人的區別,在我看來他們都長著相似的面孔。南疆,是一個充滿種族歧視的地方,我想在當今世界,只有南疆能讓一個人感覺到種族歧視充斥著生活的方方面面!即便你是個去南疆旅遊的小粉紅愛國五毛,你也絕對能感覺到這種明目張膽的種族歧視。


在南疆城市,漢人是特權階級,是受信任的韭菜,除了敏感的政府機構,漢人去任何地方都只需要刷身份證,有的地方甚至不用刷身份證,一般不會搜身;在很多城市的旅遊景點,其入口往往會分成2個:一個給漢人通過,不用刷身份證就可以進入。另一個是給少數民族設立,不僅要刷身份證,還要過安檢和搜身。一般來說,過哪一個通道要看你長了一張什麼臉,如果你是長相像漢人的民族,苗族壯族之類的,應該是等同於漢人對待的。如果你長了一張西域臉,那麼不管你是什麼民族,都必須過”專屬通道“。

南疆的維穩力量基本以當地人為主,但內部潛規則是遇事問漢人,說白了就是幾個漢人帶領一隊人馬維持區域治安;

維族人的自由遷移受到很嚴重的阻礙,當然維族人也是可以去南疆其他城鎮的,只會會受到較為嚴格的審查,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南疆的維族人不可以隨意住店!我在南疆從沒見過維族人開的旅店,一家都沒有,我所見過的旅店統統都是漢人開的,並且,漢人開的旅店是不會給維族人住的。我不知道是不是上層下指令不允許旅館給維族人住,反正我接觸過的漢人店家,都說他們不會給維族人開房間,哪怕給再多錢也不開,就算讓維族人住店,因為所有人(包括漢人)住宿都必須要掃描身份證,拍面部照片做登記,所以維族人就算成功住宿了,也是會受到嚴密監控的。所以這就很殘酷了,一個維族人,去了其他地方,他沒辦法住店,如果他沒有親戚朋友可以藉宿的話,那麼他晚上要去哪裡睡覺呢?有點細思極恐。


維族人的人權就不說了,大家都懂,我聽當地漢人和我說過,如果一個漢人與維族人發生了衝突,那麼一般來說,無論是誰先惹事的,維族人是絕對會被重點照顧的,兩人同時被抓起來,晚上能回家的只可能是漢人。也就是說,維族人是被禁止使用暴力的,特別是禁止對漢人使用暴力,否則後果很嚴重。


最後再說說職業歧視,如我之前所說,我在南疆沒有見過有維族人開旅店的,我沒有證據說支共不允許維族人開旅店,但至少從我在南疆的所見所聞來判斷,我認為維族人是不被允許開設旅館的(隔壁的藏人就沒有這種限制),支共應該是很怕維族人開旅店私藏恐怖分子吧。因為支共這種草木皆兵的心態,使得維族人在職業選擇上受到了嚴重限制,基本上主要就是種地,放牧,擺地攤,做餐飲之類的經濟活動,至於能不能開設公司和僱傭員工,我不清楚,我在南疆沒有見過維族人開公司的。


這些僅僅只是生活中比較常見的區別對待,很多細節我已經記不清了。


南疆緊張的氛圍:身處南疆,給人一種渾身不自在的感覺,你明顯可以看到很多當地人都是板著臉的,看起來悶悶不樂的,即便和你說話,也都非常謹慎。如果你是遊客,那麼維族人一般只會問你是從哪來的,覺得新疆怎麼樣之類的客套話,涉及生活和政治類的話題,沒人敢和你說,他們怕你舉報。在南疆這種寧可錯關200萬人不可放過一個的地方,只要被漢人舉報你的政見觀點有問題,都會被扣上一頂感染極端思想的帽子,然後先進集中營再說。


支共害怕信息流通過快給維穩造成壓力,所以整個南疆片區很多年了都只有3G網絡,在內地已經全面覆蓋4G的情況下,南疆基本上只有3G網絡,有些地方更只有2G網或者甚至沒有網絡。當地警察會隨機抽查手機,即便是漢人也有可能被檢查手機,會翻看你的相冊文件,安裝的軟件,聊天記錄等等……如果有維族人被查出手機上有翻牆軟件以及一些境外社交媒體APP,那麼基本上這傢伙就完蛋了,進集中營包吃包住在所難免。


即使學校強制教漢語,但維族人普遍漢語不好,雙方溝通不易,導致漢人很難與維族人成為朋友,雙方的猜疑和恐懼更加劇了彼此之間的隔閡,這種隔閡導致了無法斬斷的仇恨(當然,只要共匪控制新疆一天,那麼仇恨就不可能有斬斷的希望)。


南疆是一個比內地還要原子化的地方,內地好歹大家的人身自由不會受到太大限制,幾個好哥們或者朋友組織個線下聚會吹啤酒吃燒烤唱K是很平常的事情,但在南疆你很難看到(南疆也是有KTV的,不過一般是針對漢人和遊客開放),有時候即使你是漢人,在大街上閒逛也是有可能被要求查身份證的。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在一處十字路口停留了幾分鐘,我旁邊有一個維族輔警上班摸魚玩手機,然後他的上級過來訓斥了他,接著那個上級就走過來語氣很差的叫我趕快走,別待著。一個人在大街上閒逛都尚且如此,所以結群上街是不可能的。


南疆的社會活動幾乎是靜止的,整個社會死氣沉沉,遊客成了當地主要的收入來源,基本上,在南疆做生意的還是以漢族居多,這些漢人對維族人充滿了偏見,我接觸過在當地做生意的漢人商家,沒有一個說維族人好的,統統都是要我小心維族人,勸告我不要去維族人的村子,不要晚上去沒有監控的地方之類的。漢人普遍很害怕維族人,但狗仗人勢讓他們又在自己覺得安全的時候對維族人咄咄逼人,所以不難想像,高壓鍋爆炸的一天會發生什麼了。


當地會經常性的在大街上舉行反恐演練,扮演敵對雙方搞對抗,對於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很有可能以為真的有恐襲事件發生。每周也會有固定的時間安排商戶們在街上進行反恐演習,怎麼演?商戶們拿著拖把掃帚棍棒之類的玩意兒,站好隊形,像集體跳舞一樣練一些滑稽可笑的招式動作,一個個演習的時候嬉皮笑臉,各種防衛動作做的歪歪扭扭,簡直就是當成廣場舞在跳了,我覺得這種群眾演練基本沒有用,該嚇尿還是會被嚇尿。


所有的政府機構都會有安保措施,通常來說就是持槍守衛,這和大街上隨處可見的崗哨和裝甲車沒什麼區別。加油站之類的地方則會被鐵絲網保護起來,加油站門口不僅有安保人員,還會有防撞欄杆,實行刷身份證一次只能進一輛車加油的規則,只有車主能進去加油,乘客全部在門口等。

當地農村也佈滿了攝像頭,每家每戶門前門後都會有攝像頭正正對著,監控人員出入。我認識一個小伙子,他挺勇敢的,一個人騎腳踏車旅行新疆,他有一次去維族人村子裡借宿,結果弄得全村人都緊張害怕,趕忙上報給上級,最後允許他在村里一戶人家住了一晚,從此以後他再也不去維族人村子裡借宿,太麻煩了。


就算是在漢人開的旅店住宿,也免不了會被警察折騰,半夜對旅館住客突擊檢查是常規操作,在南疆待過的人,基本都體驗過半夜被警察敲門查身份證的經歷,所以說,在支國是沒有半點個人隱私的,你的一舉一動都處於老大哥的監視中,老大哥在看著你!


南疆的治安目前可以說是非常好的,充足的維穩力量保證了現在的新疆就像一根被死死壓緊的彈簧!據說在南疆城鎮裡,只要發生暴恐事件,5分鐘內必須要有防暴力量到場,否則會對事發片區的安保人員進行處罰(也有說1分鐘的,具體我也不確定,反正反應速度很快就是了),之前說過只要想做生意,監控設備和一鍵報警系統必須自費安裝,而這些關於黑皮反應速度要求的標準,是一位漢族旅店老闆告訴我的,當時我都驚了,如此之快的反應速度,難怪新疆好幾年沒有再發生恐襲事件,但這種高壓之下的治安不值得炫耀。


有鍊子的菜刀,在南疆地區,菜刀屬於管製刀具,需要實名購買,並且會有登記。如果是做開餐館或者擺攤做小吃的人,基本上所有菜刀都必須栓上鍊子,而且菜刀上會激光雕刻二維碼,掃描二維碼就能有菜刀主人的身份信息,據說如果在恐襲現場發現了遺落的菜刀,那麼無論這把刀是否是偷來的,菜刀主人一家都要受到懲罰。


由此引申出來的還是對菜刀的管制,對於商戶而言,會不定期有警察上門檢查,如果發現菜刀沒有拴起來,甚至隨意擺放,那麼基本上就免不了被罰款。我一個曾去喀什旅遊的朋友說,有一次他住青年旅舍,有一幫人跟青旅老闆借了炊具做飯,那把菜刀沒有栓鐵鍊,他們做完飯就把菜刀放廚房桌子上,剛好來了警察檢查,發現那把刀沒栓鍊子,結果青旅老闆被罰了5000元。 (此為道聽途說,沒有證據)

國道上有很多檢查站,這些檢查站會對過往車輛進行搜查,並且嚴令拒絕車輛車窗貼黑膜。據我所知,很多檢查站還附帶了臨時收留功能,如果有路上的旅行者想要住宿,而前方鎮子沒有旅館,那麼旅行者可以住進檢查站,住進去後是不能亂跑的,上廁所會有人跟著。我和一些驢友聊過,他們有時候會在小鎮上露營,通常是會被驅趕的,情況好的時候會被邀請去政府機構住宿(如果小鎮沒有旅店),反正就是不允許隨便在大街上露營。我覺得這幫人簡直是瘋了,為了省幾十元,在南疆城鎮露營,危險性很大。


當地年輕人基本上不會有死宅家裡蹲,在南疆這種地方,失業意味著不穩定因素增加。所以,小孩子必須去上學,青壯年除非身體原因,必須去上班。但是南疆這種經濟落後的地方,不可能提供足夠多的工作崗位給年輕人,除了有正經工作的人外,多餘的年輕人都成了共匪維穩力量的一部分,他們當協警之類的,在大街上站崗,給漢人當保安。可以這麼說,共匪用著全國納稅人的血汗錢養著南疆的多餘勞動力幫助其維持統治,共匪的邏輯就是只要所有人都去上班幹活,不管他是做正經工作還是給共匪當走狗,只要有活干,他們就不會閒著蛋疼搞事情;所以,如果這樣還有人失業不干活,我不敢說一定會被關進集中營,但至少會有其他方法讓這類人忙起來。


新疆真的有集中營嗎:首先聲明一點,我非體制內人士,我不可能親自去集中營裡看看。但從我在新疆經歷過的幾件事情來看,集中營是肯定存在的。新疆的集中營一般是建在國道邊,經常能在國道兩側看到很多防衛森嚴的廠房,有些廠房甚至建立在遠離城鎮的地方。正常來說,工廠都是會建立在工業園區裡的,這樣才能集中資源生產。但是南疆國道兩邊的廠房卻很奇怪,零星幾棟廠房和住宿樓,離市區很遠,對於生產而言無疑是會增加運輸成本的。

有一次天快黑時,我和朋友們在野外路邊看到一個方位森嚴的”工廠園區“,看起來規模不算小,門口養了2條惡犬,當時天色已晚,我們到不了前面的鎮子,就想去工廠借宿。結果才到門口,還沒等我們說完緣由,門口保安就非常粗暴的叫我們趕快走,甚至對講機裡叫了人要上來推搡,當時我們很生氣,克制住了沒有起衝突,也沒有多想,就繼續往前方去了。我無法確定這是否是個集中營,但我後來回想,覺得這個很有可能就是集中營,不然無法解釋如此防衛森嚴的情況下,保安能如此粗暴不講理,甚至用對講機叫其他安保人員來門口趕我們走。


另一次就更奇怪,是在一條小路上,看到路邊有一處被鐵絲網牆圍起來的彩鋼板房集群,中間有很多穿著同樣衣服顏色(為了安全,不說具體顏色),剃了寸頭的人在裡面漫無目的的散步,門口同樣有守衛,而且養了好幾條狗,沒有栓繩子,看到我們就衝過來想咬人,不過那時候我們開車倒是不怕,不快不慢的離開了那個地方,那地方不太像是監獄,因為房子太少了,不像是關押犯人的地方,而且沒有水泥圍牆,就只是用2到3米高的鐵絲網圍牆圍起來。

我在北疆也和一些漢人聊過,他們說新疆是個大監獄,2000多萬人,有將近200萬人被關起來了,綜上所述,再結合西方媒體報導出來的新聞,以及一些逃往外國的維族人的講述,集中營是確定存在的,很多集中營就建在國道路邊。


強迫勞動:這個都不用找證據的,就連內地普通的監獄都會強迫凡人工作賺積分,新疆那種沒有法制的中共殖民地,不強迫維族人勞動才不正常。 200萬人每天都要吃喝拉撒,全都要花錢,中共不可能免費養著200萬張嘴,強迫勞動是獨裁者最喜歡幹的事情,前有蘇聯西伯利亞種土豆,今有新疆摘棉花,強迫奴隸生產各種產品賺錢維持奴隸集中營的持續運作是基本操作。以前百度上有很多關於出租新疆工人的貼子和信息,說什麼新疆工人吃苦耐勞要的工資低可以在新疆代工生產產品之類的屁話!


中共有沒有對維族人進行種族滅絕:這可以說是中共的最高機密,普通人是接觸不到的,納粹集中營也是在二戰即將結束時才被世人知曉,那我自然也不會亂造謠。但以中共歷史上各種反人類屠殺行為來看,執政72年造成1億人非正常死亡,我沒有理由選擇不相信中共的邪惡!雖然我沒有證據,但我絕對相信中共在新疆搞種族滅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转载]一个新疆汉族人的告白:那是我永远回不去的故乡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