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先暴青筋

新聞摘譯,新書資訊,新的語言,新仇舊恨,新瓶舊酒,新陳代謝,新不了情 -- Angry Ancestors and Deranged Descendants ご祖先様に怒られた話 * 你祖先在看你,你阿公阿嬤都在看你。

敗戰?終戰?Docchi?

發布於
修訂於

1945年8月15日,日本昭和天皇接受《波茨坦宣言》,同意無條件投降。日本昭和天皇在 8/14 親自宣讀《終戰詔書》並錄音, 8/15 向大眾廣播,後稱「玉音放送」,這個日子在日本被稱作「終戰紀念日」。然而,有論者主張「終戰」是粉飾太平的說法,應該承認戰敗的歷史而作「敗戰紀念日」。

日本在投降後,時任內閣總理的東久邇稔彦曾提出《一億總懺悔》,要求戰時指揮者與軍隊,乃至全體國民,應徹底反省懺悔並負起戰爭責任。曾在1988年的議會質詢中直言「昭和天皇要為戰爭負責」的長崎前市長本島等認為,包括組成明治政府的上位者、以陸軍為中心的軍國主義者等,都以天皇作為國家的唯一中心並將天皇的神聖與不可冒犯嵌入體制與教育之中,無論是有意為之或無心之過,他們打造出喪失反思風氣與能力的社會。本島等認為,戰爭時期的思想與教育在戰後時期發酵,日本戰後時期的人民藉由忘卻與否認的態度,並抱持著「戰爭是無可奈何」的思考方式,來面對具體侵略行徑與個人戰爭經驗的厭惡感。本島等在1989年的新天皇(平成)紀者會時,再度提出新天皇及全體國民應當負起戰爭責任。他主張,唯有當社會深刻思考戰爭責任的問題時,當教育不再迴避戰爭真相時,日本才能不重蹈覆徹。否則,日本社會無法脫離「戰後」的狀態

本島等解釋,目前懸而未決的沖繩問題、大量置留南方海島的軍隊遺骨、遺華日僑(又稱日本遺孤或遺華日本人)、原爆受害者等議題,都證明了「戰後」仍是進行式。本島等針對上述狀況,真摯地提出以下叩問:日本人如何以具體的行動,對韓國、朝鮮、中國以及東南亞地區的人民表達歉意?對英國、澳大利亞、荷蘭等戰俘,又該怎麼做?本島等一再強調,太平洋戰爭始末的戰爭責任該由天皇、指揮官等人負責,而孩童與學生則沒有責任歸屬,然而,自「戰後」開始,承擔戰爭責任就是日本國的義務,是全體國民的責任,也就是說,即使現在的孩童與學生沒有戰爭體驗,身為「日本國民」,也都需要且應該背負這個責任。

本島等表示,日本經濟高度成長乃至於成為經濟大國,相當大的程度是受益於朝鮮戰爭與越南戰爭。戰後殘破不堪的日本之所以能在短時間內發展工業、投入公共建設,是因為美國的關係才能快速重啟經濟活動,躋身世界經濟大國的日本,現在(訪談時間:1989年)正用「日圓」侵略他國的經濟。帶著深刻的自我批判的本島等認為,不管是過去或現在,日本的成就都是奠基於其他地區的犧牲。本島等呼籲,現在正是日本人要深切思考、反省的時刻。時至今日,距離本島等一席話已20餘年,日本社會仍處於戰後的狀態,但「不要逃避戰爭責任」的警語似乎更加飄渺了。

本島等接受谷內真理子訪談,翻攝自《長崎市長のことば》

相關參考資料:

  1. 長崎市長のことば (岩波ブックレット) · 本島 等, 1989/12/2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長崎和平宣言,不讀嗎?

軍艦島爭議:工業發展—軍事計畫 — 強迫勞動

加害與被害,你今天默哀了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