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eJac
DaleJac

做廣告無資質蹭熱點瘟龜演戲式的假救援 無跡可尋無績可談大發難民財必玩火自焚

瘟龜真是把不要臉做到了極致。 說是救援、派大力神去烏克蘭救援,可到現在,連個飛機的影子都沒看到。 喜國的救援行動從上至下完全演變成了一場上邊吹牛騙捐,下邊無恥狂蹭的鬧劇。 蹭救援大巴(被趕)、蹭採訪(別人一句英文,喜國人翻譯好幾句中文),還有比這更無恥的團隊嗎?

吹牛皮、蹭熱點一向是瘟龜詐騙的不二法寶。 在俄烏戰爭進入胶著狀態的時候,瘟龜上演了一出嘩眾取寵的烏克蘭假救援的大戲。 一是虛構救援人數。 2022年4月8日第35天當日救援統計:Medyka救援站接待:約264人; 累計救援總計:Medyka救援站接待約10095人; 巴士救援難民:2009人; 巴士發車:39次。 從現場視頻來看,除了一頂帳篷,還有螞蟻幫成員,這些難民從哪裡來到哪裡去都一無所知。 二是杜撰螞蟻幫成員接受各國記者採訪。 所謂的新中國聯邦志願者Nicole接受美媒《每日來電者》採訪; 一家日本東京一家大電視臺在新中國聯邦烏克蘭救援前線營地採訪戰友; 除了擺拍,無名無姓,更無一家權威媒體報導。 三是搭台唱戲、做廣告、沒有資質、蹭熱點、演戲式的救援。 現場70多個螞蟻幫成員,他們做的主要工作不是救助烏克蘭難民。 他們在Getrr上發了很多他們帳篷周圍的,也就是其它的媒體或者是其它的NGO組織的人士來跟他們螞蟻幫成員合影,或者邀約到他們採訪裡面。 螞蟻幫成員打著反共的旂號,文宣他們是跟共產黨不一樣的新的中國人。 而且“共產黨不代表整個中國人”這幾個概念反復地被提及。 與眾不同的是,螞蟻幫成員穿上黃馬甲,戴上帽子,就是代表了新中國聯邦。 就連帳篷的周圍橫幅標語也全部打上法治基金、新中國聯邦的廣告。 所謂的新中國聯邦的國旗已經飄揚在波蘭麥迪卡的上空了。 他們現在這個Medyka營地帳篷的最大的作用。 正如大螞蟻大衛總結的一樣,他們以救難民,給難民一個棲身之所為幌子,給新中國聯邦和法治基金做推廣。 四是利用反華媒體造勢。 聲稱《波蘭團結工會》一個雜誌,介紹喜國前線救援的故事,傳播喜國救援真相,系消滅中國共產黨的平臺。 大衛特意提到兩點:如果媒體跟共產黨有勾連的不接受採訪; 媒體報導,你必須得給我說出來我是誰,新中國聯邦、法治基金我們這次行動。 還有我們反共滅共的事你要不提,我不去,我們是誰不提我不去。 還有最後一點,報導裏報給七哥大直播給世界帶來的真相,比如說“冠狀病毒”。 大家看《波蘭團結工會》這個雜誌報導裏,其實最大的亮點,除了我們來到Medyka,文章的最後面那幾段話:“中共病毒”。 五是聲稱喜國郵箱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駭客。 作為法治基金的義工,用自己的錢、自己的銀行卡,完全合法地買了這個GoDaddy這個郵箱的功能變數名稱,然後贈送給法治基金,作為這次救援行動使用,整個過程完全合法。 實際上為了騙捐洗錢,借用他人的信用卡等原因,郵箱給關掉。 不僅僅關掉了整個救援行動的郵箱,而且關掉了很多法治基金的郵箱。 卻污蔑詆毀GoDaddy公司背後的老大是中國共產黨,它的很牛的股東都是中國人。 六是開展“咖啡滅共”行動。 新中國聯邦帳篷裡面有現磨的咖啡,有高級的咖啡,可以隨便選拿鐵、卡布奇諾,全部都可以選,螞蟻幫為會麼要這樣做? 目的是文宣新中國聯邦,卻口是心非地說中國共產黨才是一切邪惡的根源,不要被其他媒體、所謂的主流媒體、一些政權去誤導。 只有消滅共產黨才是喜國唯一的出路。 而幫助難民提供食品、安全飲水、保護、臨時住所,以及醫療急診都不是喜國應該做的事情。 根據慈濟波蘭志工傳回來的現場觀察與瞭解,許多烏克蘭難民選擇居住於居民家中,因為比較有隱私及方便。 以鄰近盧布林三個收容中心為例,約有四百張軍床但只有兩間廁所,也沒有地方擺放東西。 所以喜國搭帳篷救援實質就是在裝樣子騙人。

怎樣成為戰友? 捐贈法治基金,申請任何一個農場即可。 難民當成客戶,大發難民財。 一件件、一樁樁事例證明,喜國烏克蘭救援是假,都是大螞蟻們在演戲,就是為了蹭流量,最真正的目的就是為了騙錢! 這才是真正的欺哥,一生都靠著吃人血饅頭髮邪財,終將玩火者必自焚!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