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國輝

藍天白雲黃太陽 http://www.kohwaiyoung.com

迎向阅读革命 02

我的另一个大挑战是盗版。这些年来,我投注了很多心力经营版权。以前我不知道什么是版权,做广告设计不讲版权,替别人画画稿没有版权,出版政治书时,版权也是别人的。当那两大卡车的书被泼上红漆时,我告诉自己:以后版权一定要留给自己,这样就没人可以踢我走。


版权讲求的是竞争能力,是实力的比拼。换言之,这是肉搏见真章的战场。

这些年,我出版的东西在国内外不断被翻版。印度、越南、巴基斯坦、台湾、香港、中国,甚至英国,从CD、书、贴纸、图片都有。有些盗了我的图,制作成VCD、拼图、贴纸;我们出版的东西在印度特别受欢迎,许多印度翻版商更是毫不客气直接照抄。而翻版最多我作品的,是马来西亚。


有翻版,证明我成功了,因为那正是产品素质好不好最具体最有力的证据。别人说好,可能是客气话,但能够让人家翻版的,一定是好东西。


然而,我是做版权的,我必须捍卫自己的智慧产权。


我打过几场官司。官司不好打,至今为止,马来西亚我们打得最多,也赢最多;香港的案子我们胜诉,获得赔偿;印度的庭外和解,他们赔钱;英国翻版商的产品则受谕令下架。其实,赔偿并不足以弥补我们的损失,更何况一旦诉诸于法律途径,就等于必须面对一场冗长而未知的斗争。鉴于种种因素,我们对孟加拉、巴基斯坦、叙利亚、台湾、中国和越南的翻版商,依然束手无策。


然而,我很确定,抄袭的人是不会成功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自己也还有很大进步空间。若我们做到六分,抄的剩下三分,更何况我也会判断错误,我也会做错事,错的东西你还抄,不是直飞“荷兰”(走入绝境)吗?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人是靠抄袭成功的。


我是个盲人,尚且靠自己,你好眼睛好鼻子却来抄我。我不会诅咒你,但我觉得你可耻。以前别人翻版我的东西,我会耿耿于怀,如今我又有另一种思维:在第三世界国家,很多人穷得没钱吃饭,自然不可能买版权,有人翻版我的东西,表示当地的孩子有机会用便宜的价钱买到这些读物,有机会看这些书。这也不失为一种贡献。这样想我就体谅他们了。至于那些先进国家,那些奸商并非给不起,纯粹只想要占人便宜,那么只好等天收吧!


其实,如果想学习我的出版心得和经验,可以随时来问我。我非常乐意分享。这几年我分享了很多参加海外书展的经验,包括要带什么去、怎么去、行程怎么安排。倒不是为了造福个人,而是想贡献马来西亚的出版业,希望本地出版品可以和外国竞争。我们出生在马来西亚,要去跟欧美国家竞争,一开始就是不公平交易。他们的币值大,我们的币值小,必须花费他们的两、三倍才买到同等价值的东西,这是我们再勤奋都追不到的。正因为如此,我们需要靠更有素质、更优良的出版品来拼。


我认为马来西亚很需要发展自己的创作。这片土地有那么丰沛的文化,有那么多元的内容可以做、可以写。站在国际出版的立场而言,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风格,才能在竞争激烈的国际舞台找到出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可能靠白雪公主或睡美人突围,这始终不是我们的故事,不是我们的文化,我们不可能做得比别人好。


从创业到守业,没人教过我,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自己流着血摸着伤口学回来的。我走过冤枉路,我不介意告诉后人哪里有洞哪里有陷阱。能够分享的知识才有用,反正它是带不走的。我希望这个行业的所有人得益。如果我不是真心分享,我得到的是憎恨,别人会恨我自私;我分享了,我将得到朋友。所以,我相信只要你真心,总会有人愿意教你的。

网际网络也是一个“无私分享”的开放平台,不同之处在于,它既包罗万有、却也龙蛇混杂,所以从网络截取资讯时,我们必须懂得分析过滤。


我也不排斥跟大家讲述自己失败的经历。正是有了当初的“负资历”,我才能慢慢累积出珍贵的经验。没有一份努力会被浪费,正如没有一滴水是没有意义的。每条小支流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当它们最后汇聚在一起,就变成浩瀚的大海。


每次失败,我便思考如何改善。每个失败都是一次启发,就看你是否愿意从中学习到什么。一如我的政治路,虽然最后破灭了,但那几年我累积了出版、代理网络、批发等等的经验。而这些经验,最后成了我做童书最大的奠基。


做生意当然很靠运气,但在你失败以后,其实还是会有人给你机会。很多人并不是输在生意失败,而是输在无法面对那个失败。只要你面对了,总是能够重新再来的。一切的一切最后必须回到一个重点:你必须自己踏出去。


人生只要踏出第一步,接下来就会像有大光灯那样,照亮着你,让你一步一步往前走。你或许还不确定要去哪里,但其实每踏出一步,世界就不同。路是人走出来的,没人会铺路给你,就算真的有,你去问铺路的人,他也可能会带你去“荷兰”。我绝不会故意指点你去“荷兰”,不会隐瞒我的经验,但即使跟着我的方法、走我走过的路,你也未必去到我去的地方。


最后,我认为赚到钱要懂得回馈社会。人人在竞争,森林里每棵树都要争取阳光才能活,但这种竞争可以是良性的,自己找个空间,能够吸取足够的阳光,也能好好防守,没必要动不动就把别人打倒。


做生意也一样,懂得攻打之余也要会防守,还要建设。成吉思汗打下一大片的大蒙古版图,但他的血液里始终带着辽阔草原的自由天性,打完天下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有几个蒙古包。罗马则不同,古代帝国在这座城市留下无数珍贵的历史遗迹,从罗马竞技场,到万神庙,到多座凯旋门、城堡、宫殿、广场和教堂。直到今日,任何人只要踏上罗马的土地,仿佛还可以在这些古老而宏伟的城墙之间,聆听千年以前的一声慨叹。


那么,我要建设的罗马城是怎样的呢?


我有一个梦想。


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