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國輝

藍天白雲黃太陽 http://www.kohwaiyoung.com

寻找心灵归属 01

做人不能只靠法律规范。分辨是非黑白,得靠自己的判断力,同时也要借助宗教信仰的大智慧。


在我人生跌到谷底时,常有热心的朋友想引介我不同的宗教信仰,希望为我找到精神寄托。他们带我去佛堂、去教堂,去听不同的宗教讲座,我都去了。但听完讲座,我心里想的是:我现在需要的不是宗教,是钱哪!

直到80年代我接触了创价学会。我足足用了十一年去了解这个宗教,1991年才正式加入。


创价学会是源自日本的佛教团体,以日莲大圣人佛法和生命哲学为基础。它讲求“人生革命”,强调“改变从自己做起”,这与我内心深处的想法有强烈的呼应。我相信,当你先改变,你的正面能量必然会感染到身旁的人。自从有了信仰,我对生命的本质有了深刻思考,对宗教的传播系统也有许多反思。


主要因为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


加入创价学会初期,我去听讲座、做布施,竭尽努力去实践教义所讲的事。唯一我没做好的事是念诵经文。一般上,会员会早晚做一次“勤行”,需要诵念《南无妙法莲华经》和《法华经》部分经文。我背不全经文,又看不到,无法看书唱诵,于是成了某些人眼中“不合格的会员”。这也成了我无法在家安置“御本尊”的其中一个原因。


御本尊是日莲佛法中的信仰对象,外观是一幅绘上中文汉字和梵文的卷轴。创价学会会员会在家中安置御本尊,向其进行日常修行。过去,我曾几次想把御本尊请回家安置,却屡屡遭到回拒。原因有三:


第一,我看不到,无法照顾御本尊,不过后来太太已答应协助我。


第二,我没做到勤行。我承认我不够积极,但不该凭这点断定我不虔诚。他们看得到,所以没办法体谅一个看不到的人。


第三,也是我认为最不可理喻的原因。对方问我:“如果你家失火,你会先救谁?”我本来不想回答这种假设问题,基于礼貌我还是说:“我会先救家人,然后是御本尊。” 御本尊可以再请,亲人死了却不能复活。


“那你不能把御本尊请回去。御本尊应该排在第一,其他人第二。”


我不以为然,回他:“如果有天你出门在外,家里失火,你也救不到!”


对方恼羞成怒:“那你还没开窍。”


显然,这是在彰显个人阶级地位的手段,是政治,而非宗教。对方以我的视力打击我,我不介怀;旁人认为我没资格请御本尊,我也不在意。我臣服于我的宗教,我无需向任何人交待或证明。


直到今天,我家没有佛坛、没有御本尊,但佛在我心中。


这二十多年来,我是真正在实践这个道理。一有什么事,我便唱啼。每次唱啼,心便平静。对我而言,御本尊或祭拜只是仪式,如果没有实践当中的教义,一天在家拜十次也枉然。很多教徒仅执着于表面形式。对他们而言,一个盗贼,只要他能唱出经文,他大概就比我虔诚。


不管怎样,我不会因为个人的言行影响我对宗教的看法。宗教是我和佛之间的事,不是我与其他会员之间的事。我认为宗教本来应该是纯粹的信念,一切应该回归到根本。越简单越单纯,能够理解、能够跟随的人越多。太多框架、制度、形式、太多繁文缛节,只会让人退却。宗教应该是帮助人,不是为难人的。宗教很单纯,人性却把它变浊了。这对宗教本身是一个灾难,因为一个好的宗教要广泛传播出去,正正得依靠其会员的素质。


我拥有信念,但我不是“盲目”的。很多人眼睛不盲,心却盲了。所以,要改变的不是我,而是某些会员的偏见。我相信他们是少数,宗教本身也没有问题,比如对社会贡献很大的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先生,我是很敬佩的。


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