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國輝

藍天白雲黃太陽 http://www.kohwaiyoung.com

我们是这样过节的 01

有限的资源可以是局限,也可以迫使我们迸发出强大的创造力。

我成长于一个单纯的年代,家家户户可以夜不闭户;那也是人情味还很浓的年代,邻里之间不时相互借盐借糖,过年过节各种糕点、年饼更是你来我往,异常热闹。

我最喜欢一家人齐心合力准备过年的氛围。我是唯一的男孩子,负责除污翻新,比如洗厕所、锄杂草、去青苔、油窗花、漆篱笆。当空气中散发着新油漆的味道时,母亲和群姐已在厨房的袅袅炊烟中,做好了年糕、kuih kapit(加必粿,折成三角形的蛋卷皮)、角仔、鸡蛋糕、炸虾饼鱼饼。母亲每每从厨房忙完出来,就要开始“清理”我——我每次连头发眼镜一并“刷新”,油漆沾得满身都是。母亲总会边碎碎念边把我押进浴室,替我洗头。

从除夕开始,镇上就像进入前线战地般,足足十五天,炮仗、烟火像连珠炮那般响不停,各家各户暗地里较劲,谁家地上最多爆竹纸屑谁最威风!每次看到满地的红纸屑,我总要纳闷:那些穷鬼过年时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各门各派的舞狮同样斗得难分难解,从早到晚,姓氏公会的、会馆的、精武门的轮番上阵。大人特地把青菜红包吊得老高,挑战舞狮的功夫,或直接把一串红炮丢过去,看舞狮灵巧地左闪右躲,大家就乐了。

锣鼓喧闹的舞狮队过去,又来一只单打独斗的舞狮。通常是个老人,手上举着小小狮头,腰间绑个小鼓,挨家挨户边敲边舞,人们给他红包,他就回一张“财神爷”(一张财神爷画像的纸张)。

看完舞狮,小孩子就去玩“械斗”。

“械斗”的武器是火箭炮。火箭炮由一支铁喉管和一支“月旅行”组成。铁喉管扛在肩上,再把月旅行放进铁喉洞口,对准目标,点火,“咻”一声便射到人家家里。最险的一次是射到邻居家门帘着火,差点酿成大祸。

我们这些淘气的孩子总是不肯循规蹈矩地过节。到了中秋,吃月饼、柚子、菱角之外,又想出另一波的攻击行动。

这次的武器是“火柴枪”,比起过年的水喉炮,这只算轻型武器。做法是拿支铅笔,去掉笔芯,把一支火柴装进空心处,接着用三个火柴盒绑成枪,铅笔作子弹。准备就绪后对准敌人的灯笼,点燃铅笔芯中的火柴,把橡胶圈往后一拉一放——火柴射到灯笼,立即着火!突击成功,我们就逃到一边笑成一团。

每年中秋,全镇的孩子几乎总动员,骑着脚踏车到处打游击。我们也做“cherry枪”,用一种野莓种子当子弹,有时也直接用塑胶圈把火柴发射出去,你射我的灯笼,我射你的灯笼,妹妹灯笼着火了,哥哥又来报仇,简直没完没了……

总之,小孩子每次玩得不亦乐乎,大人则要为了谁家小孩闯祸吵架。

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