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國輝

藍天白雲黃太陽 http://www.kohwaiyoung.com

不可思议的旅程 03

發布於

死里逃生的感觉,很不可思议,没想到香港之行,还有更惊奇的事。

这事发生在“宋城”。

宋城是香港80年代的热门旅游点。那是个以宋朝为主题的游乐场,里头楼阁矗立,身穿古代服装的商贩绕着城墙卖茶酒点心、弹琵琶,又有人表演织布、魔术、民间舞蹈、杂技、古代婚礼仪式等。1997年因为生意惨淡,才结业拆除。

我们去那年,到处人山人海。

那天,我站在一个算命档口旁,等去看热闹的阿杨和史蒂芬回来会合。相士好几次招呼我过去,我都婉拒了。我本来不相信这些风水命理的事。

这个相士很殷勤。

“来关照一下,很便宜,才一百块。”一百港币等于马币三十块,不贵。

相士又进攻了:“先生,我今天第一天上班,在这里拍了整个早上的苍蝇。反正你在等人,没事做,我赠你几句。”

我随口敷衍:“你有没有实力的?”

“我学过五、六年的,找吃嘛。”

“你批命准不准的?”我故意刺激他。

“哎呀,准的话就不会坐在这里了,”他倒很老实:“不过,也不是完全不准的 ,我照书上说的。”

我打量眼前这人,挂着假胡子、戴着宋朝帽子、手里一把扇子,确实有模有样。“好吧,让你跟老板有个交代,”我把钱掏出来给他,“不过坏的就别说了,我来旅行,不要扫我的兴。”

“不好意思,我跟书直说,有什么说什么。”我坐了下来,他看一眼我面相,笑容就收起来了:“哎呀!你的眼睛有问题!”

我没有戴眼镜,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有问题吗?” 我想试试这个人。对我而言,相士最擅长趁虚而入、打蛇随棍上的心理战术,所谓面相,其实靠察言观色。

“不用多久之后,你会两眼全盲。”

这下踩到我的地雷,我脸色一变,作势要起身。

相士摇了摇扇子,说:“你别急,你给了钱,不听浪费啊!”

“好,你继续。”我反正也想看他如何说下去。“不过你尽量讲些好听的话让我开心嘛!”

“这不行啊,我也有职业操守的。”这人倒很固执。

“到底灵不灵的?”

“不灵你可以来找我,拆我招牌嘛!”

“如果我盲了,怎么找吃?”

“你将来会闯天下,全世界到处走。”

“怎么可能?你以为在做盲侠电影吗?”

“我不知道,我负责看相,不是神仙,”他说:“我只知道你越老日子越好,不过现在先苦一下。”

“那我做什么比较好?”

“你最好做跟水有关的事。你现在做什么?”

“我现在帮政党出版东西,政治书、党报、广告之类的。”

“这就对了,笔墨,有水。”

我心想:这不是更惨吗?以后盲了怎么可能做出版?

“我有机会做官吗?”当时我有意参政,满腔热血,想改变社会。

“你有官命,但我劝你不要做官,你有妇人之仁,不够残忍,如果做生意、交朋友,这是优势,但在政治里,变成弱点,你可以参政,但不适合你。你还是做生意比较好。”

我正在沉思这句话,他又接下去说:“你心肠软,总是原谅别人,喜欢给人机会,这是你的弱点。”

“那我不是很吃亏吗?难道要我杀人放火?”

“你做不到的,你看到血都怕,”他摇头晃脑地说:“但相对人家会觉得你有情有义,肯帮人,所以大奸大恶的人不会接近你。”

“那么,我的孩子将来会如何?”

“你几个孩子都很出众。”

这时,阿杨和史蒂芬正从不远处走过来。我指着阿杨,问相士:“那个朋友,我打算跟他一起做生意,你看他跟我合拍吗?适合做我的拍档吗?"边问边向阿杨招手:“杨,过来!”

那天,他穿了一件花花绿绿的夏威夷上衣、戴着李小龙式眼镜、头发剪得短短的。听到我叫他,随身听的耳机也不拿下来。一路蹦蹦跳跳着过来,边大声喊回来:“什么事什么事?”

相士说道:“这个人永远会在你左右辅助你。不过,你回去之后,现在的拍档会跟你拆伙。”我那时在跟纳登拍档卖《火箭报》,已经合作了一年多。

十年后,我真想找回这个宋朝相士,包个大红包给他。

他说的话,全部成真。

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