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國輝

藍天白雲黃太陽 http://www.kohwaiyoung.com

不可思议的旅程 02

發布於

大劫发生在泰国之行的最后一站——苏梅岛。当时它还未成为旅游热点,长长的海滩上经常见不到一个人,只有蓝天白云黄太阳,以及一排排的椰树和棕榈树。

那是一个没有风浪的下午,我一个人去泡海水。泡了一阵,觉得戴着隐形眼镜不舒服,便脱下来。

海面很静很静,只有一点点涟漪;云很低很低,仿佛快掉到海里;我追寻着远处的地平线,越走越远……一不留神海上掀起了浪,脚下忽然踩空,我一慌张,失去方向,看不到海岸,本能反应即刻往上跳,大呼救命。

四面一片寂静,没人听到我的呼救声。

海水一下子就灌进我的鼻子……慌乱中想起电视上的求生技能节目,溺水之人必定会跳出水面吸气,于是我再次使劲往上跳,吸气的瞬间,远远看见阿杨和史蒂芬的身影,赶紧大声疾呼,但这两人跟我一样是旱鸭子,爱莫能助,只能在岸边干焦急……

我不想死在这里!我拼命挣扎,鼓足了力气,第三次跳起来吸气,谁知这一跳,让我跌在更深的水域,还来不及张口呼救,又灌进了一大口海水……

这次死定了。

一这么想,脑海中像是有什么按钮启动了,从小到大的往事像自动倒带的电影一样,播放起来。我的一生在此刻浓缩成一幕幕无声的画面。然后,我看到儿子。两岁多的儿子,穿着红色夏威夷衣服,一脸天真,接着我又看见女儿……快转的画面还在播放,而我的身体则渐渐往下沉……

我真要死了吗?两个孩子还那么小,我死了他们怎么办?我对不起他们……想到自己是这样的死法,又对自己生气起来:我为什么那么笨,不识水性却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玩……

海水好像要逐渐把我吞噬,我觉得自己快窒息,我想呼吸,但是我的头很痛,天地似乎旋转起来……我再也无法思考、无法呼吸……我的身体越来越重,我的眼皮越来越重,四周的声音越来越远,这世界离我也越来越远了……

突觉脸上一热,有人在拉我头发,又轻轻地把我的头托起来,我冒出海面,大口大口地喘气……是有人在救我吗?千钧一发之间,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不可挣扎!我知道溺水的人被救时必须保持冷静,否则会危害到双方的性命……当然这也是看电视学来的。我不敢动,任由对方带着我。然后,我听见海水的声音、风的声音,我的意识逐渐恢复过来……

这个海滩可以三天没一人经过,真正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却在我快没顶时,有个丹麦飞机师和家人经过,我才命不该绝。

飞机师把湿漉漉的我拉上岸。此刻的我,全身抽筋,动弹不得,飞机师和路人赶紧把我抬到棕榈树下。有人拿了一瓶矿泉水过来,从我头上哗啦哗啦往下淋。我睁开眼,听见耳边一把陌生的声音说:“Are you okay(你还好吗)?”

“Ok……”我虚弱地回答。此时,阿杨已找来按摩师替我按摩,帮我放松肌肉。这条命,又再一次捡回来了。

第二天,我找到飞机师一家人,请他们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作为答谢。原来正当我忘我地泡在水中时,远处刚好有一艘船经过,掀起了海浪,其实只要我保持镇定,浪很快会退去,但我一时慌张,乱了分寸,完全失去了判断局势的能力,才差点葬身大海!

对于生命,从此不敢心存侥幸。

这是一个惨痛的教训:做事如果没谋略又没准备,至少要有防守,如果把最后的防守都拿掉,那是活该。总之呢,人要冒险,但不能盲目地冒险,还是得未雨绸缪。

待續

(Posted by Carmein, Mr. Tam's daughter)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