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二一. 九月. 十六

赤藍

Y:

我已嘗試所有的辦法喚醒妳。

預言者無能,預言只在應驗之後才被認可。預言者是騙子,是小偷,是自己也不去拯救的人——有人說,如果你是神的孩子,先拯救你自己吧。當一個人背負十字架,妳當說給他聽。

我意識到疼痛也是世界必然的一部分,我只能讓妳走去,走進其中,接受疼痛而什麼也不做:

預言者必須接受預言的應驗,也必須接受死亡。

所有的通訊渠道都堵塞:妳在一場夢裡,我的信息無法傳達到夢的世界。


妳覺得我高高在上。

妳說我不能體會妳的感情,我不懂,我只和妳抽象地講與妳無關的事。不是。是我疲憊,不能再與你共情在情感上共同起伏,共同經歷一模一樣的痛楚。我清楚,妳比任何時候都需要陪伴,我離開是在最壞的時刻。妳可以明白,妳有機會明白,但妳拒絕明白。

這半年,我看著妳的生活分崩離析,不知妳是否警覺和驚心。我認為還沒有:妳還睡在一場太逼真的噩夢裡不能覺察,要直到它的尾聲。

我不想看著妳毀掉自己。這話讓別人心生嫉妒。他們不懂妳的掙扎和我的無力。和一個夢中的人說話,且無論如何不能傳達到遙遠的夢的世界。

我了解夢。我在夢中沈浮良久。

妳會在夢裡見到不可想像的光怪陸離、種種勝利、許多成果。妳會在夢裡得到許多許諾。但切切記得,妳在夢裡,夢裡所見都是虛無。

此生即一場大夢。此生即令自己從夢中醒來。

醒來之後,還有整整一場真實的人生等妳度過。妳手裏握著電影票,切莫錯過。夢裡也有一個真實的出口。

L
2021. 09. 17

八月的詩

二〇二一.七月.十五

紐約詩集:蜻蜓之眼

赤藍

感謝!能來看展是我的榮幸。攀岩是字面意思,平時岩館大概 V5 水平。在中央公園有嗑一條 project。

二〇二一. 六月. 二十

赤藍

我不認同有必要存在「層級」和「有用無用」的區分。我認同作為整體的人,一個覺察的,敏銳的,和身體同樣敏銳的人。作為整體的人才是更好地活著。

赤藍
回覆
金魚@goldenfishtarot

有很多不知道怎樣(或者不應該)評論的事情。意識層面的 support 需要豐富的經驗和專業的訓練,我大概沒有能力去評判什麼。和更多人的連接,如果能在媒介上做出一點探索,就很滿意了。

赤藍

有時候是的。方法需要適度。我在需要的時候也有禁食、少食,意識引起身體的改變自然會降低食慾。不過不會刻意去做。一些儀式裡也是有的。靈性追求的人容易忽略身體和自我意識的建立,這是不對的,丘揚創巴就死於酗酒。很多詩人也是。